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当时她疑惑地问过世钦,不明白自己何时得罪了翁佳妮?世钦还笑笑说没有的事,都是她自己想太多了。

  后来,世钦就很少带她参加公司的聚会,理由是他们常需要一边吃饭一边讨论公事,怕她觉得无聊,她也觉得这个提议很体贴。

  但她没想到,真的没想到,原来世钦和翁佳妮居然早就……不——心底传来一阵阵撕裂的痛楚,世钦为何要这样对待她?她是如此信任他啊,每回他说要加班,她都深信他真的是为了两人的未来在奋斗。

  她还一直劝他不要忙坏了身体,百分之百地支持他,没想到,他居然以这么丑陋又龌龊的事实,回报她的信任。

  “我不走!”翁佳妮决定豁出去了,张牙舞爪地吼叫。“我今天一定要把话讲清楚,张世钦,你说你只爱我一个,永远只爱我!你说你根本不想结婚,都是你爸妈一再逼迫,说帖子都发了,客人都要来了,你不想让长辈太难堪才会出席。你一再发誓今天一定会跟孟采瑜签字离婚,跟她断得干干净净,你答应我的,你在我床上信誓旦旦地保证,你说过的!”“疯女人,你快闭嘴!”张世钦真的快疯了,天啊,他只是跟这女人玩玩而已,讲的那些鬼话也只是哄哄她罢了,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敢来这一招?

  “你敢说我是疯女人?”他的话更是彻底激怒抓狂的翁佳妮,她声嘶力竭地吼着。“张世钦,如果你以为可以白玩我,下了床就甩掉我,那你就错了,大错特错!我可不是好惹的女人,我跟你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,你敢不给我一个交代你试试看!”半年?采瑜无力地闭上眼,任更尖锐的痛楚狠狠划过心头。半年!世钦背叛她居然足足半年了……该不会,这几个月每回他说要出差,其实都是去找翁佳妮吧?最近因为筹备婚事,他常常藉口公司很忙,要她独自处理婚礼琐事,也是为了去陪这位翁小姐!还有,昨天晚上,他很有可能也是在翁佳妮的床上,两人一起嘲笑她这个新嫁娘的天真无知!

  老天!她彻底心寒,完全讲不出话来。

  孟采瑜,你真的很蠢,蠢到去相信这种男人,蠢到相信他的一堆藉口,甚至还以为他可以托付终身?

  她想大笑,想大哭,更想狠狠打自己两巴掌!

  看着孟采瑜惨白的脸,翁佳妮更得意地叫着:“张世钦,你别忘了,三不五时你就挪用公款,要不是我借钱给你周转,你早就因东窗事发而被其他股东赶出去了!那些借据我都一张张保留下来,你敢甩了我,哼,我绝对让你吃不完兜着走!”闻言,张世钦更是面色如土,妈的~~只是逢场作戏而已,没想到这女人这么恐怖!他还以为翁佳妮是个很能玩爱情游戏的女人,容易上手也容易甩,万万没料到她这么难缠,他后悔死了!

  男人嘛,婚前玩玩有什么关系?翁佳妮虽然容貌无法跟采瑜相比,不过个性热情火辣,床上功夫更是了得,她一勾引他,他很快就投降了。

  不仅中午在公司附近的宾馆偷情,他还常常藉口要到外地出差,留宿在翁佳妮的香闺。采瑜不是那种喜欢夺命连环叩的女人,这样的信任,正好让他肆无忌惮地大玩特玩。

  但这种女人玩玩就好,讲到结婚,他当然还是会选采瑜。毕竟采瑜秀外慧中,才是真正的贤妻良母,当年他要不是她大学的直属学长,近水楼台先得月,也很难打败其他众多的追求者。

  “采瑜!”他只好先抓住她,急切地喊。“你听我说,这一切都是误会,真的!我没有对不起你,你一定要相信我啊。”“老娘都怀孕了,哪来的误会?”看到他对孟采瑜戒慎恐惧的态度,翁佳妮更是抓狂,脸色狰狞地扑过来。“你这个死没良心的,你不是说过会给我肚子里的小孩一个交代吗?你现在就给我离婚!”她一喊出怀孕,张世钦更是腿都软了,完了,大势已去,他抓狂大骂:“妈的——你这疯女人快放手,不要一直抓着我。”翁佳妮却死也不放开张世钦,转头以胜利者的姿态对孟采瑜冷笑。“我的的确确怀了他的孩子,信不信由你,你不信的话,我可以立刻跟你去医院检查。重点是——这种男人你还要跟我抢吗?孟采瑜,你早就输了,我劝你现在赶快退出,不要拖拖拉拉的。看,离婚协议书我都帮你带过来了,你只要负责签字就行了。”她迅速由皮包里抽出一张纸,递给孟采瑜。

  什么?张世钦吓到眼前一阵晕眩,这个翁佳妮真是比黑道还恐怖,居然连这种东西都带到机场了?可见她真的不肯善罢干休,妈的妈的,他真的后悔死了,倘若早知道她这么难缠,他当初绝对不敢多看她一眼。

  采瑜只觉眼前这一切变化真的很怪异,好像与她有关,又好像与她完全无关,好荒谬、好可笑……原来这就是她恋爱三年的下场,这就是完全信任一个男人的下场!

  她已经心痛到几乎麻痹,被动地接过离婚协议书,眼神空洞而凄绝,一连串的巨大打击已经令她完全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?

  其实,又有什么好犹豫的?就像翁佳妮所说的,不管她腹中的小孩是不是世钦的,这样的丈夫,她还要吗?她还要守着这桩荒谬绝顶的烂婚姻吗?

  她凄凉地看了张世钦一眼,其实,这半年她隐约有察觉他的异样。两人相聚时,他有时会接到一些电话,一看到来电显示,他不是立刻按掉,就是走到一旁,压低声音交谈几句。

  采瑜关心追问,他都轻描淡写说只是公司的事。连有时和她约好要碰面,还会突然打电话来取消,理由还是公司有状况要处理,他真的走不开。

  采瑜来自一个很保守、父母亲感情非常和睦的家庭。从小,母亲就一直告诫她,女人一定要温柔,结婚后要成为丈夫的最大支柱,让他无后顾之忧,要多多体谅他,才能让夫妻感情更和睦。她也一直认为既然选择一个男人,就不该疑神疑鬼。

  更何况,孟采瑜的个性本来就不是喜欢乱查勤的人。她一直以为自己很珍惜这份感情,世钦一定也一样珍惜。既然他公事已经很忙,那么她就不可以再对他无理取闹,增添他的烦恼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