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下堂妻很难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到了波士顿后,虽然杜惟刚还是很有心地透过妹妹继续关心采瑜的状况,可没过多久,可琪就告诉他——采瑜的祖母因病重而往生了。然后,几个月后她的父亲又接受职务调动,这一回要派到上海,也就是举家搬迁。

  接下来杜家也有变动,杜惟刚的父亲原本就是跨国企业的高级主管,被公司委以重任派到新加坡,可琪也跟着转学,三个女生虽然一开始都还保持联系,但随着三人的学业越来越忙,周遭的变化开始增加,她们要忙碌的事越来越多,就逐渐失去联系。

  仔细想想,他和孟采瑜居然已经整整十二年不曾见面了。

  那时候,他去了波士顿;采瑜则随家人去上海。后来,他们全家还搬到新加坡,但如今两人重逢的地点,既不是在波士顿,也不是在哪个异国,而是两人最熟悉的地方——台湾!而且还是在人来人往的机场,倘若他早一班飞机或是采瑜晚一班飞机,很可能就会错过这个机缘。

  缘分,真的很不可思议!

  其实她刚刚坐下来时,杜惟刚并没有在第一秒认出她,他只是觉得这个女孩非常眼熟,所以一直注视着她……基本上,孟采瑜的鹅蛋脸和五官没有太大变化,尤其是沉思时,脸上流露出的迷惘与稚气。还有,她方才讲电话时,娇嫩又轻柔的声音更让杜惟刚确定,她就是孟采瑜!

  她变得更漂亮了,不变的是那股单纯又脱俗的气质,还有甜甜的嗓音。

  杜惟刚的眼底满是激赏,二十六岁是女人最漂亮、宛如盛开玫瑰的绝美时刻!

  她的肌肤还是一如他记忆中的白皙无瑕,嫩白中带着珍珠般的光泽,他刚由东京回来,看腻了东京女郎从复杂假睫毛、睫毛膏、眼影、眼线、角膜变色片到腮红……全副武装的化妆方式。眼前这张几乎脂粉未施,却闪耀青春光泽的脸蛋,着实令他着迷。

  她的头发更长了,发尾烫成浪漫的波浪状,长发往后梳拢,只以一个造型古典优雅的精致发箍固定,露出完美的脸部轮廓,也更强调出秋水迷蒙的大眼睛,她鼻梁挺直、嘴唇嫣红,整个人灵秀出尘、魅力十足。

  杜惟刚很欣赏她的打扮,藕灰色的雪纺纱很适合她莹白的肌肤,手腕上造型简洁的宽版手环有画龙点睛的巧妙功能,却一点都不过度招摇,而且宽版手环还突显出她的手腕好细,简直不盈一握。

  这么细的手腕,很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!

  紧身牛仔裤的搭配更是完美,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有穿紧身牛仔裤的条件,必须身材比例够好,腿部线条够完美,没有任何多余赘肉,很显然地,孟采瑜得天独厚拥有恰到好处的纤细身材。

  他所喜欢的小瑜儿长大了,更美、更有女人味,也更懂得打扮自己。

  然而,杜惟刚也很清楚地捕捉到她眉宇之间的轻愁,染着愁绪的蒙胧水眸让她看起来更是楚楚可怜。他不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事而愁锁黛眉,还有,她为何一人坐在机场?是要独自出国吗?还是在等待她的同伴?她的同伴是男人还是女人?

  一想到她很可能已经名花有主,很可能有了男朋友,甚至已经结婚了……这个想法让杜惟刚顿时心头沈甸甸的,毕竟他们分开已经整整十二年了,十二年前,他没有机会对只有十四岁的孟采瑜告白。

  那时候的她太小了,连国中都还没有毕业,贸然向她表白,铁定会把她吓昏!

  何况就算告白了,又如何呢?毕竟现代社会瞬息多变,谁也不知道明天世界会发生什么事,自己可能会因工作外派到哪一个国家去,未知数充斥在世界每一个角落。

  可他还是觉得很惆怅、很遗憾,倘若时光可以倒流,他一定会鼓起勇气,好好地向孟采瑜告白。他会告诉她——他很喜欢她,真的、真的很喜欢!他希望可以等她长大,订下一个属于未来的约定。

  他好喜欢她眼底灿亮的光芒,更迷恋她甜笑时颊边可爱的小酒窝。

  快把握这次的机会吧!杜惟刚正想过去打招呼,却看到一个男人匆匆奔向她。

  “采瑜!”张世钦气喘吁吁地奔过来。“我来了,check in了吗?”采瑜微笑地站起来,找出面纸温柔地为他拭去额间的汗。“手续都办好了,别担心,还有一点时间,你先吃东西再去通关吧。”“我现在吃不下,待会再吃。”张世钦坐下来,有些烦躁地扯扯领带。“赶来赶去的,真是忙死了。”采瑜柔柔笑着,替他取下领带。“你连衣服都没换啊?反正都要出国了,还打什么领带?”“说的也是!”两人相视而笑,背后却突然响起一道尖锐的吼声。“张世钦!”张世钦猛然回头,吓得直跳起来。“你……你来做什么?”“你居然敢骗我?”翁佳妮愤怒地扑过来。“你跑来机场做什么?你不是说你和孟采瑜是错误的婚姻,会结婚都是长辈逼你的,你根本不爱她!你还说今天要马上找她谈离婚,然后立刻回到我身边,完完全全地属于我,你讲的每一个字都是在骗我吗?”哼!她就知道张世钦嘴巴讲的话根本不能相信,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,他一离开她的香闺,她也悄悄下楼,跟在他后面跳上计程车一路追到机场来,就是怕他又骗她!

  “闭嘴,你在胡扯什么?”张世钦作梦也想不到翁佳妮居然会追到机场来撒野,吓得面无血色,只能拚命拉住她。“你不要乱讲话,快点离开这里,快啊!”听着他们的对话,一旁的采瑜脸色苍白,只觉五雷轰顶,彷佛全身的感官都结冻了,血液也结冻了,她无言地看看张世钦,又看看那个女人……不!不!世钦,你快告诉我,那女人说的话全部是假的,都是假的!

  她认得翁佳妮,她是世钦公司的合伙人之一。以前和世钦交往时,大伙儿聚餐碰过一、两次,那时她就很敏锐地感受到翁佳妮对她非常不友善,甚至常常以充满恨意的眼神瞪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