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八


  “是。”

  雪葵心惊胆战地望着火光跳跃的烽火台。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?她绝对不相信风国会举兵来犯,可是……

  这时,另一名将领冲上楼台,朗声道:“大王,这是风国大王派遣使者送来的书信!”

  “拿过来。”

  祈尧峰拆开书信,也看到里面夹带着要给雪葵的信,两人看完信后,雪葵脸色蓦地发白。

  “天啊!原来丝绮犯病了,而且病入膏肓……大王,他们不是来攻打我们的,骁王只是带着心爱的女人来看看我,并且希望我可以帮助他一起挽回丝绮的性命!请你立刻撤下城楼上的弓箭手,不要放箭,不要引发战事!”她好怕一个差错,会酿成两国互相残杀的悲剧啊!

  楼台之下,厉王与甜甜也已经赶到。甜甜的眼里满是讶异,还踮起脚尖,伸长了脖子猛瞧。

  雪葵转头忧虑地看了甜甜一眼,又匆匆回身。怕祈尧峰不相信,她把那封信拿给他看。

  祈尧峰过目,略微思考后下了决定。“所有的军队依旧维持战备状态,弓箭手也坚守岗位,但,除非得到我的亲自下令,否则谁也不能轻举妄动。”他可以相信风国不是来兴战的,但他仍要保护自己的国家,不能冒险。

  这时,城楼的众人已经看到远方卷起滚滚黄沙,风国军队逼近了,外侧还有祈国本地的军队,打从他们一进入祈国领土后,就一路戒备跟随。

  兵临城下,祈尧峰领着众人走下眺望台,下令。“开城门!”

  一打开厚重坚固的城门,就看到风国的皇家马车被众多军队簇拥着,一个表情严峻的男人小心翼翼地抱着身披雪白毛裘的女人下了车。

  骁王与祈尧峰冷冽地交换了个眼神,两个气势猛烈的男人互相打量着对方,熊熊火花在半空中互撞,气氛无比紧绷,周遭的戎装精兵感受到腾腾杀气,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  祈尧峰锐利如刃的视线几乎要在骁王的身上戳出好几个大洞,这毁了他大喜之夜的该死家伙!他正要发怒,没想到,那男人却笔直走向一旁被他牵住手的雪葵,恳切地开口。

  “请你救救她!”骁王阙竞天的脸上满是痛苦和怜惜,似乎恨不得生病受罪的是自己而不是江丝绮。

  雪葵和甜甜两人心痛地望着小脸发白的丝绮。

  “丝绮,你还好吗?”雪葵看到丝绮娇容惨澹,虚弱地被骁王抱在怀中,不禁悲从中来。

  “丝绮,你哪里不舒服?”江甜甜见到丝绮的病容,万分心疼。

  “我们终于又见面了。”江丝绮泪光闪闪,情绪激动难平。

  “可怜的丝绮……”江甜甜感同身受,难过地说道。

  “你又犯气喘了是吗?别紧张,不会有事的。”江雪葵柔声安抚着。

  “别怕,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。”江甜甜紧握着丝绮的手。

  “来,深呼吸,慢慢放轻松,不怕喔!”江雪葵握住江丝绮的手,露出温暖的笑容,对一旁的宫道:“快将贵客带入别馆,还有,快请太医院的最高御医,动作快!”

  “是。”

  宫女抬来软轿欲接过江丝绮,但紧紧抱住她的阙竞天却紧扣住丝绮的手不肯放。

  雪葵温柔地望着他,柔声道:“长途跋涉下,丝琦一定累坏了,我们先把她送入别馆休息,并立刻煮汤剂给她喝。她是我最好的姊妹,我一定会尽力救她的,请相信我。”

  骁王仍是不肯放手,视线始终牢牢盯着怀里的人儿。“不!本王要亲自抱她进去。”

  丝绮也回望阙竞天,款款深情,尽在不言中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雪葵微笑,和甜甜交换一个会心的笑容,她们都看得出这个男人非常疼爱丝绮。

  “请往这边走。”宫女立刻开道,领着贵客往前进。

  被晾在一旁的两个大王又你瞪我、我瞪你,怒目相视。看在彼此心爱的女人的分上,他们是没有直接拿武器起来互砍,不过还是很讨厌对方。但是为了中土的和平,看来他们只好先放下彼此的成见,也收起蠢蠢欲动的剑鞘,坐下来商议大事了。

  精致的别馆灯火通明,太医院的最高御医被紧急召来,熬煮一种只产于祈国、专治哮喘的草药呈上来。也许是终于见到好姊妹,再加上感受到骁王坚定不移的爱,浓浓的爱情和友情包围住丝绮,给了她更强烈的求生意志,因此连续喝了两碗汤剂并适度的休息后,丝绮的气色已慢慢恢复红润。

  虽然夜已深,但难得贵客临门,所以雪葵命令御厨端出丰盛的佳肴美酒款待嘉宾,知道甜甜喜欢吃烤羊肉,还特地烤了一只香喷喷全羊送上来,让甜甜大快朵颐。

  雪葵一手握着丝绮的手,心里还是很忧虑。“丝绮,你怎么会把自己搞成这样?骁王是不是又欺负你了?”她可以看得出骁王是很疼爱丝绮啦,但他们是不是曾经大吵过?否则,丝绮为何会哮喘发作?

  “你放胆说,有我们在,我们会马上替你讨回公道!”甜甜也放下油滋滋的羊腿,豪迈地拍着胸脯保证,摆明了挺好姊妹挺到底,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