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四


  “太子?!”雪葵惊喜地道,只见太子一脸喜悦地跑进来扑入她的怀里。

  “雪葵姐姐!你没事了吧?头还会痛吗?有发烧吗?”

  “没有,我很好。”雪葵开心地拥着他笑。

  琴儿在一旁含笑提醒。“殿下,你该改称呼喽!不可以再叫姐姐了,是娘娘。”

  雪葵笑着摇头,“没关系,称呼一点儿都不重要。”

  祈浩濬却从善如流地点头。“对,我应该要称呼您为娘娘。”呵,他知道琴儿是在提醒他--现在先称“娘娘”,可能不久之后就可以改口称“母后”了。

  太子歪着小脑袋,认真地道“听父王说,明天一早要在明和殿召见贵妃娘娘,不知是为了什么事?”

  “是吗?”雪葵疑惑地望着琴儿,但见后者点了点头。

  “是的,稍早大王已让宫人来传话,明天一早,请贵妃娘娘移驾到明和殿,大王说有重要的大事宣布。”

  重要的大事?雪葵疑惑,会是什么事?他为何不先把婉妃和将军放出来?

  祈浩濬小小的脸上有丝担忧,很认真地问“娘娘,父王这次把您关入大牢,您会原谅他吗?”

  雪葵一愣,其实她心里很清楚,自己根本无法恨那个男人,不管发生什么事,她仍是痴痴地爱着他。

  “娘娘,原谅父王吧!”太子为他求情。“娘娘曾经教过我,人非圣贤,孰能无过?虽然我父王平日看起来威风凛凛,不过他也有糊涂的时刻,也会犯下愚蠢的过错,这次的事,请娘娘原谅他吧!”

  “太子。”雪葵笑了,捧起他红扑扑的脸蛋。这孩子真的可爱,眼神这么纯净清澈,讲起话来却像小大人似的。“你希望我原谅你父王吗?”

  “是啊!”祈浩濬用力点头。“看在我的面子上,饶了他这一回吧!”

  “噗--”一旁的宫女忍俊不禁地偷笑,雪葵也笑了。

  “好,是看在太子和面子上才原谅他的,这都是太子的功劳喔!”她捏捏浩濬的腮帮子,这孩子真是太讨人喜欢了。

  祈浩濬笑得好开心。哈哈,太棒了!这样一来,雪葵娘娘很快就会跟父王恢复“甜蜜的感情”,也许很快就会变成王后,正式成为他的母后呢!他太幸运啦!

  祈浩濬偎入雪葵的怀里撒娇。“娘娘,我好想念你喔!今天晚上我可不可以留在这里?我好久没听您说睡前故事了。”

  “当然好!”雪葵笑着拥住他。“你今天就睡在这儿吧。琴儿,你派人回去东宫殿说一声。”

  太子开心地跳起来。“太棒了!”

  翌日,雪葵在护卫和宫女的护送下,来到明和殿。

  进入殿内,只见身穿龙袍的祈尧峰高坐在龙椅上,青石地板上阵列着许多刑具,看起来十分阴森可怕。

  看到刑具,雪葵的秀眉不禁蹙起。这是什么意思?祈尧峰要对婉妃或雷将军用刑吗?不,她绝不允许!

  “爱妃,你来了。”看到她,祈尧峰眼底闪过欣喜的光芒。“过来,坐在本王的身边。”他昨晚一直克制自己不要去揽月宫,为的就是想让这累坏的小女人好好休息。岂料,他一早就听说太子留宿揽月宫,还缠着雪葵讲了好几个睡前故事,然后再香香甜甜地抱着她沉沉睡去!哼,这小子动作可真快啊,教他嫉妒死了!

  龙椅高地安置着一把非常精致的椅子,雪葵面无表情地走过去坐下,劈头便问“为何有那些刑具?你要对谁用刑?”

  “爱妃稍安勿躁。”祈尧峰微笑,笑容高深莫测,扬声道“带进来吧。”

  语音甫落,高大的门扉被推开,一群士兵押解着两个人走入大殿,正是雷将军和婉妃。

  雪葵紧张地看着他们,虽然他们身上没有伤痕,没被用刑,但两人都好消瘦憔悴,婉妃更是瘦到只剩下一把骨头了。

  “跪下!”

  雷将军和婉妃双双跪地。

  祈尧峰面容冷肃,沉声道“雷寒昕,你身为护国大将军,居然染指本王的后宫,荒淫无耻,败坏我祈宫纲纪,你可知罪?云婉儿,你身为祈国的嫔妃,却不知廉耻地与雷寒昕在染,红杏出墙,不守妇道,你可知罪?”

  两人低头回答“罪人知罪。”

  祈尧峰冷笑“欺君之罪理当论斩,本王要诛杀你们九族都不为过!不过,念在雷府一门出了不少将才,为朝廷立正许多汗马功劳,本王就大发慈悲,网开一面。但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雷寒昕仗打五十大板,云婉儿仗打二十打板,打完后两人可发配边疆为奴,一生一世都不能踏出冰天雪地的高山冰原区,更不准成亲、不准生下子嗣。”

  此话一出,雪葵第一个跳起来。打五十大板?那还有命吗?就算是粗壮的汉子,搞不好三十大板就筋骨断裂,血肉模糊了,迸论五十大板?在,而且,婉儿已经那么消瘦憔悴,她哪禁得起二十大板的酷刑啊?恐怕打个三下她就会香消玉殒了。

  雪葵脸色发青地想阻止。“大王,万万不可啊!您--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