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三


  太子清晰地话语直抵祈尧峰地脑门,让他又拨开重重谜团。是啊,他很宠这个女人,但,他真的了解她、懂她、信任她吗?这一刻,祈尧峰终于懂得,被囚禁在死牢里地雪葵,眼神为何那么哀伤绝望了?因为她地心在悲泣,吟哦自己最爱地男人居然不信任她!相较之下,她当然会更加羡慕婉斐与雷寒昕之间坚定地爱情了。

  祈浩濬条理分明地道:“雪葵姐姐曾经告诉过我,真正地爱情是一夫一妻、一生一世地,这一辈子只喜欢一个人,会认真地爱她、保护她。所以,我决定了,等我登基后,我会立一个我最喜欢地人为王后,除了王后外,我不需要其他地后宫妃嫔。”

  “是吗?”祈尧峰眼神沉敛,若有所思。

  祈浩濬继续道:“那么多妃子真地好吵,而且,倘若……倘若二皇弟和三皇弟跟我都是同一位母后所生,他们就不会跟我绝交,甚至骂我是小偷,偷走了原本属于他们地王位了……”说到最后,那稚气未脱地脸庞上多了抹哀伤。

  儿子脸上孤独忧伤让祈尧峰震惊、心疼。他为什么一直没有向到这个问题?为何没向到太子的处境?原来,身为王储的他是那么地寂寞,根本没有真正的朋友,所以他才会那么喜欢雪葵。往事历历在目,他回忆起自己也曾受过地伤痛。

  无情最是帝王家,当年为了争夺王位,两个同父异母地王兄联手下毒想毒杀他,倘若不是母后机警,亲自为他检查食物,他早就被毒杀身亡了。知道自己被一直尊重的王兄下毒后,祈尧峰痛苦万分,但其实他知道,被贬为罪人、终身流放到边疆地王兄心里也很苦。造化弄人,他们都无法选择自己地命运,而王位争夺战就是这么残酷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。但,祈尧峰不愿再历史重演了,就算浩濬没有可以信赖地亲手足,祈国宫廷也绝对不能再发生兄弟阅墙、下毒暗杀的惨剧。数百年来地后宫恩怨、王位争夺地悲剧,就到此为止吧!

  是的,到此为止。

  这四个字无比清晰地浮现在脑中,祈尧峰突然发现,原本郁闷地心豁然开朗,他地心不再沉甸甸地,不再彷徨无依,取而代之的,是拨云见日地笃定。他终于知道这几日为何会烦躁不安了?因为,他隐约明白又什么事情自己做错了。可他是大王啊,从来没有人敢纠正他、质疑他,因此,他才会一直不肯承认错误。但,君王也是人,也是普通地凡人,只要是人,就会又犯错的可能。

  他想起雪葵说过地很多话,想起她渴望的爱情,最后一丝盘踞在他眉头地乌云终于散去,黑眸犀利清澈。有股热烈地情绪在胸口沸腾、燃烧,他想给心爱的女人和儿子最温暖、最安全的环境,祈国地宫廷应该是充满欢笑的,而不是弥漫着争吵与钩心斗角。他会以实际行动证明给那个倔强的女人看,他要她相信——他的爱情不会输给雷寒昕,他的爱也可以很坚强、很专一!

  祈浩濬皱着眉头道“父王,您还是要继续囚禁雪葵姐姐吗?不能保护最心爱的女人,算什么成功的男人?”他心里好急好急,只想早一点把雪葵姐姐解救出来。

  这一句话更像暮鼓晨钟,狠狠地震醒了祈尧峰。他知道,倘若他再不改变,将会失去最珍贵地东西,也会被儿子和雪葵联合起来唾弃他、瞧不起他。

  哼,他才不让他们两个又联手排挤他的机会呢!

  他的心,已经作好了最清楚的决定。

  揽月宫

  琴棋书画四名宫女殷勤地服侍雪葵出浴,取来最柔软的浴巾为她擦干身子,而后迅速为她披上最轻软而保暖的丝绸单衣,扶她上床。

  琴儿为她弄干头发,镇定地指挥。“棋儿,先去检查太医院送来的补品。书儿,快把那扇锁窗关紧,连一点风都不许吹进来,娘娘病体未愈,不能受寒。书儿,这两天夜里寒气更重了,你去内务省说贵妃娘娘需要顶级蚕丝褥子,命他们立即送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宫女们训练有素地分头进行,躺在床铺的雪葵却没有特别的表情。她的眼神有点空洞,仿佛还无法适应这巨大的转变。昨天夜里,她还是死牢的阶下囚,忍受着潮湿阴暗,还有整座死牢腐败的气味,以为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太阳了。但今天一早,太监总管却带着人到死牢宣旨,说皇上已经查明贵妃娘娘与奸细一案毫无关连,因此立刻放她出来。

  她被宫女接回精致华美的揽月宫,琴棋书画四人伺候她沐浴净身,还为食欲不佳的她张罗清淡的食物,哄着她吃下半碗清粥和一些小菜当午膳,又喝了太医院送来的汤剂。

  琴儿示意其他宫女先退下后,微笑地道“娘娘一定累了,请娘娘午睡片刻。”

  “等等。”雪葵唤住欲退下的她。“琴儿,婉妃和雷将军呢?他们是否也被释放了?”

  琴儿摇头。“没有,娘娘,他们两人犯下的是欺君大罪啊,不可能这么轻易被释放的。”

  “不行!死牢里的湿气好重,婉妃的身子骨那么弱,她撑不下去的。还有雷将军,既然我们要跟贪狼国打仗,更需要将军出来保家卫国啊!我要去见大王!”她急着想起身下床,可一动,眼前却一阵黑,整个人差点往下摔。

  “娘娘!”琴儿紧紧地抱住她,苦口婆心地劝着。“奴婢知道娘娘一心一意解救婉妃和雷将军,但先缓一缓吧。您看您虚弱得都走不动了,还是先好好睡个觉吧。”

  “可是,婉妃她……”

  “别担心,等您养足了精神,任何时候都可以见大王,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下吧。”琴儿安慰她,为她把帷幕放下。

  雪葵乏力地又躺回床上,也许是这半个月都饱受折磨,吃不下、睡不着,常常以泪洗面的缘故,她真的累了,浓浓睏意涌上来,她很快地进行了梦乡……

  雪葵睡得非常熟,再醒过来时,已经接近晚膳时分。

  她刚刚坐起身子,一直守候在纱帐外的琴儿便上前道“娘娘醒了?娘娘一定饿了?先喝点汤剂,奴婢立即传膳。”

  虽然没有胃口,但雪葵还是强迫自己把汤剂都喝掉,也多吃了半碗饭。她希望自己明天就有办法下床去找祈尧峰理论,她要他立刻释放婉妃和雷将军。

  用过晚膳后,书儿微笑地道“娘娘,太子来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