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二


  我可以粗茶淡饭地跟一个男人吃苦,但我的爱情必须是专一的,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,一世真情,牵手到老,这一生只爱一个人,眼中只有一个人,会给对方最完整、最坚定的爱……

  我不能改变你的想法,但是,我也无法跟其他女人一起分享你。我可以疯狂地爱你,为你付出一切,但我不要别的女人瓜分你的注意、瓜分你的宠爱,我不要你去抱别人,我就是做不到、做不到……

  上一回他为她佩戴玉佩,要她当一名安分的妃子时,她流着泪这么对他说。那时候,祈尧峰不明白她到底要什么,甚至觉得这女人真是不可爱,但看到婉妃与雷将军死生相随的真情后,他顿时幡然醒悟,他懂了,他终于明白对这女人而言,最重要的是什么,她一直追求的爱情又是什么。原来,她要的东西很简单,但却很难,对他而言很难。一份简单的、专一的爱,他给得起吗?倘若他给不起她要的爱,而硬把她囚禁在后宫,那么,她是否会像一朵离了水的花,迅速失去活力,失去灿烂耀眼的笑容,失去强劲的生命力,快速地凋谢呢?

  在这几日的审问中,祈尧峰知道,为了雷寒昕将军,婉妃随身携带着绝命丹,只求保住贞洁,只求这一辈子跟最爱的人厮守。为了婉妃,雷将军甘愿豁出一切,甘愿变成人人喊打的死囚,也要捍卫属于他们的爱情。这两人的爱情曾让他暴跳如雷,火冒三丈,而今,他却在这两人和雪葵哀伤的眼里领悟到一件事——真爱的确存在,而且,并不愚昧。相反地,最愚昧的,恐怕是这一辈子都不懂真爱的人。那么,他的爱呢?祈尧峰自问。他非常宠爱这个女人,但,他可以给他的爱是否够坚强,是否够义无反顾?就算周遭的人嘲笑辱骂,他是否可以沉稳坚定地捍卫这份爱情呢?一种尖锐的情绪迅速在胸口蔓延,祈尧峰不禁感到慌张起来。他还没做好准备,他还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份来得又急、又紊乱的情愫,他更不知,该如何回答心底那道清晰的声音——

  如果你真的爱这个女人,你知道自己该怎么做。

  那道声音越来越清晰、越来越大,仿佛要震破他的耳膜,震毁他的五脏六腑。像要逃避那直逼灵魂的质问似的,祈尧峰迅速转身进入密道后,奔出死牢。

  雪葵默默地站在原地,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只默默地望着他所消失的方向,晶瞳凝聚又苦又咸的泪花……

  一旬后。

  暮霭沈沈楚天阔,远方传来闷雷,似乎要下大雨了。

  ‘明和殿’内,祈尧峰站在窗旁望着远方山头诡计多端的云朵,一站就是一个下午,没有任何人胆敢上前打扰他。

  随着雨丝的飘落,他原本布满阴霾的脸色稍齐,似乎某个困扰着他的难题已慢慢理清,只不过,还有一缕沈郁之气锁住他的眉心。

  这时,太监恭敬地上前道:“启禀大王,太子殿下求见。”

  太子?祈尧峰原本想拒绝,但念头一转,这几天忙着兵部研讨出兵策略,已经好几天没去‘东宫殿’看看太子了,让他进来也好。

  “宣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穿着明黄色冠服,戴着小王冠的太子独自走进来。“儿臣向父王请安。”祈尧峰一摆手,示意所有的人都退了下后,才转头望着太子。“什么事?”

  祈浩濬严肃地盯着他,眼底有小小的怒火跳到。“父王为何要囚禁雪葵姐姐?她曾经把我从鬼门关前抢救回来,还衣不解带地照顾我,她绝对不会是奸细!”

  祈尧峰撇开复杂的眼眸,继续盯着窗外,淡漠地道:“这些事,父王自有主张,你无须过问。”

  “不!这关我的事!父王囚禁我未来的太子妃,当然关我的事!”

  祈尧峰大惊,以为自己听错了,转过身瞪着儿子。“你说什么?”

  剑眉朗目的祈浩濬很有主张地道:“我喜欢雪葵姐姐,要等个六年,我要她成为我的太子妃!”根据祈国的传统,东宫太子是十三、十四岁时就可以选定太子妃了。

  祈尧峰发现这个儿子似乎变得很不一样了,才七岁的他居然有着很坚定的眼神,这是因为生长在皇室的关系吗?他不禁冒汗问道:“濬儿,你可知道雪葵娘娘年纪比你大?”

  祈浩濬很不屑地道:“我知道啊!但,只要有真爱,年龄并不是问题,因为相差几岁而否定一段爱情,那真是太肤浅,也太愚蠢了。”

  儿子说得振振有辞,祈尧峰呆了好半响后,才有办法找回自己的声音。“呃……濬儿对爱情的见解果然宏观超脱,父王非常欣慰。不过,雪葵娘娘无法当你的太子妃。你也明白,她是父王的嫔妃,已经受封为贵妃娘娘了。”

  祈浩濬愤怒地道:“既然她是您地贵妃,您为何没有好好保护她?为何把她扔在又湿又冷地死牢,让她病得只剩下半条命呢?这就是您照顾她地方式?”他今天又偷溜进牢里看雪葵姐姐了,眼看雪葵姐姐愈来愈憔悴,祈浩濬实在受够了,无法再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,所以决定前来向父王问个清楚。

  看着儿子眼底跳跃地怒火,以及脸上地坚定表情,祈尧峰恍然明白,他地儿子不再是一个只会玩乐地小孩子,他已经又自己地思考方式了,懂得分辨善恶,懂得提出质问。因此他并没有被忤逆地不悦,相反的,他又地是欣慰。这孩子才七岁就又这种据理力争、悍然无畏地魄力,将来一定会是个勇敢地君主,他选对继承人了。而且看这孩子忿忿不平地模样,今天似乎不打算善罢甘休呢!祈尧峰眼底掠过一抹笑意。很好,那么,他们现在就放下‘父王’与‘太子’这两个虚浮地身份,以‘男人’地身份,展开男人与男人之间地对谈,或者该说……谈判?

  祈尧峰表情认真地问:“太子认为我不该囚禁贵妃?”

  “当然!倘若父王真地爱她,就应该完全信任她!雪葵姐姐绝对不是奸细,她是真心爱着祈国地子民,这一点,父王的心底应该最清楚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