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一


  “我不要!我不要!”太子嚎啕大哭,死命抱住雪葵。“你骗人!你明明就答应过不离开我的,雪葵姐姐骗人!呜呜,如果你一定要走,带……带我走,不要再留下我孤孤单单的一个人……”打从有记忆开始,都是历任奶娘在轮流照顾他,没有人像雪葵姐姐这么爱他、宠他。他还偷偷期待她能当他母后,这样,他就不用老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二皇弟和三皇弟了,他们都有好疼他们的娘亲,就只要他没有……

  “太子!”紧抱住他,雪葵的泪水已决堤而出,她何尝愿意离开这孩子?经过这段日子的朝夕相处,她对太子视如己出,凡事都第一个想到他,只是,现在她自顾不暇,真的没有能力再给太子任何承诺,她只能哭泣地道:“对不起、对不起,姐姐没用……琴儿,太子太激动了,你快点带他回‘东宫殿’。”深怕太子的哭声引起注意,雪葵只好忍痛吩咐道。倘若被人发现太子出现在死牢,那可会引起轩然大波的,梅妃和丽妃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,一定用尽手段联合大臣废除太子,改立自己的儿子为王储!她要尽力保护太子,绝对不能让他遭受到任何危机。

  “是,奴婢遵命。”琴儿了解主子的一番苦心,含泪扶起太子。“太子,我们先回去吧。”

  “我不要!我不要离开雪葵姐姐!如果要关她,就把我也一起关在这里!”他泪流满面的小脸埋入雪葵的怀里,不肯抬起来。

  听见骚动,狱卒匆匆奔来,紧张地道:“太子殿下,小的给您磕头了,拜托您小声一点啊!这么大声嚷嚷会被别人发现的,到时小的铁定脑袋搬家啊!”

  此时,一道冷峻威严的声音突然响起。“太子,不准哭!”

  突来的声音令众人心头一惊,慢慢地转过来,顿时,狱卒和琴儿都惊恐地匍匐跪地,颤声道:“大……大王吉祥,求大王恕罪……”

  完蛋了!完蛋了!千防万防,甚至还买通别的狱卒守在其他入口处了,怎么还会这样?大王是懂哪里冒出来的?

  眼看狱卒和琴儿都吓到浑身颤抖,雪葵赶紧道:“请大王不要责罚他们两人,更不要责罚太子。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是我硬逼狱卒让琴儿进来探望我的,如果有罪,请大王加重处罚雪葵一人。”

  祈尧峰定定地望着她,黑眸深不可测,冷冷地开口。“通通滚下去。琴儿,立刻护送太子回‘东宫殿’。今天的事,不要再让我撞见第二天,更不准走漏一点消息。”

  “是、是!谢大王不杀之恩,谢大王不杀之恩!”狱卒拼命磕头,千谢万谢之后,赶紧溜之大吉。至于琴儿也赶紧护送太子回东宫,以免再生事端。

  囚房里,只剩祈尧峰与她两个人,雪葵默默地望着他,望着男人斧鎜般的深邃五官,望着他寒冽冷酷的眼眸,幽幽地在心底叹息。“我可以提出两个请求吗?”

  “你说。”祈尧峰表情严峻,被囚禁约半个月,听见她终于开口求他,他的信赖居然偷偷地松了一大口气,该死的女人,该死的倔强,该死的固执!被关进死牢的人明明是她,为何他会觉得自己的心也被囚禁,也失去了光亮?富丽堂皇的宫殿突然变得冷冷清清,他对任何事都失去了兴致,不想狩猎,不想饮酒,不想举行宴会,不想跟妃子们登华美的画舫寻欢作乐,什么都了无兴致!

  没有人知道,每夜他都会从一条只有他知道的皇家密道进入死牢,隔着栅门沉默地望着躺在稻草堆中昏睡的女人,前几天她感染风寒,夜里拼命咳嗽,他还亲自端来汤剂,抱着因高烧而昏迷的她,一口一口地喂她喝药,她常常吐得他一身湿可他每夜任何怨言,依旧动作缓慢、轻柔地把剩下的汤药缓缓地哺喂入她口中,直到隔天早上醒来时,她的高烧才退,也不再头痛欲裂。没有人直到这件事,就连雪葵也不晓得,毕竟她整晚都处于半梦半醒中。

  祈尧峰的凛凛黑眸闪着复杂的情愫,这女人让他爱得好苦恼、好没尊严。他可以悍然无惧地面对强敌,就算要跟贪狼国决一死战,他也会身先士卒,一马当先地迎敌。但面对这个小女人,他却变得好笨拙、变得束手无策,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。开口开口求他吧!不要再让两人的关系如此冰冷,快开口吧!

  雪葵认真地道:“请你不要浪费时间调查我是不是奸细,那不是重点,贪狼国的威胁与日俱增,请你们一定要赶快拟出对策。”虽然被关在这个又湿又冷的地方,但她可以忍受肉体上的种种不适,不过一定要确定祈国的百姓是平安的。

  祈尧峰冷傲地道:“关于这一点,本王已经在和兵部大臣商议了,自有因应对策。”根据祈国派去的探子回报,贪狼国的确正在招兵买马,蠢蠢欲动,他们当然会做好万全的准备,不可能坐以待毙。

  雪葵又道:“既然中土三国势必会和贪狼国展开一场生死战役,请你先别雷将军。我明白他犯下了打错,但国难当前,急需将才。我听说雷将军曾经平定边境多场战役,个性沉稳,熟悉兵法,善于调兵遣将,所以何不让他出战,戴罪立功呢?如此一来即可弥补他所犯下的过错,又可解救苍生免于被杀戮的命运。”

  祈尧峰冷漠地注视她,玄亮黑眸透着一股冷芒,冷笑道:“你很有闲情逸致嘛!都已经被打入死牢了,还开口闭口地管别人的闲事,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命运。怎么,你就这么有把握,认为本王一定不会杀你,会赦免你吗?”

  “不。”雪葵平静地摇头,翦水双瞳宛如星辰般闪烁着纯净的光芒。“我知道自己很难洗刷污名,摆脱奸细的嫌疑,但就算要死,我还是希望能帮雷将军和婉妃求个情,因为在他们两人身上,我看到一份让我深深动容的爱情。”

  “爱情?”祈尧峰笑得更加议讽。

  “是的,爱情。”雪葵的表情很认真,眼底透露着哀伤及一缕淡淡的惆怅,低声道:“我很羡慕那样的爱情,那是我一直追求却又无缘得到的。他们的两人世界是那么单纯美好,没有任何人可以介入。这一辈子只爱一个人,只为一个人倾注柔情,只为一个人欢笑、悲伤、祈福,心理、眼里都是对方,和对方一生一世,牵手到老。”

  她的声音好轻好轻,却狠狠地击中他的心。好像有一枚炸弹在他体内引爆了,他的刚愎自用,专制骄傲都被炸得粉碎,轰然倒塌。第一次,他如此清楚地看见这女子的心,看见她纯净澄澈,宛如水晶的心。透过她水灵又澄澈的眼眸,他终于清楚地看到了她要的爱情。她说,她不需要荣华富贵,也不要金山银矿,她要的,就是一颗最简单、最真诚的心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