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


  “我说的全是实话!大王,很多时候亲眼所见的并非就等于真相,别人看到了我跟沧浪国的王后以及风国的宫女在一起,但我们在一起难道就代表我们在谋议危害三国的事吗?你身为君王,却听信谣言,没有明辨是非的能力,根本就是昏君!”

  这该死的女人又骂他是昏君!祈尧峰气到急怒攻心,暴喝到“来人!”

  “是!”数名侍卫立刻踏入大殿。

  “把这三个罪人押入死牢,没有我的命令,任何人都不准探监,违令者,格杀勿论!”

  “是!”感觉到大王骇人的怒火,侍卫们动作迅速地押起三人。

  雪葵被擒时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仅是淡淡地、伤痛地望了那男人一眼,然后就迅速地把眼光移开。

  不在乎了,她什么都不在乎了。

  心,已经死了……

  霍将军跟婉妃有染、再加上贵妃娘娘卷入奸细凝云的事情,很快地轰动了整个后宫,每个嫔妃都在热烈的讨论着,快乐地祈祷那个独占大王恩宠的贵妃快点被处死。其中,以梅妃和丽妃最为雀跃。

  自从雪葵进宫后,大王连一次都不曾召她们侍寝,她们的宫殿形同凄惨的冷宫。原本以为贵妃被押入大牢后,大王会回心转意,想起她们的婉转温柔,可等啊等、盼啊盼,都半个月过去了,大王还是不曾踏入她们的寝宫一步。私下询问太监,才知道大王这半个月来都没有召唤任何妃子侍寝,天天都在寝宫里发怒乱骂人,脾气非常暴躁,宫人们个个战战兢兢、戒慎恐惧。嫔妃们听到这个消息更加生气了,那个该死的贵妃到底有什么魅力,居然让大王变得如此失常?

  琴棋书画四名宫女非常担忧雪葵,准备重金打通关卡,买通看守的狱卒让她们探望娘娘,可狱卒一口拒绝了,并非不贪财,而是谁都看得出来这次龙颜大怒的程度非比寻常,倘若因为贪财而丢了性命,那可划不来啊!然而,琴棋书画四人依旧天天去哀求狱卒,这一天,她们甚至带着一直吵着要见雪葵的太子来到死牢。看到太子泪汪汪的双眼,再加上恳切的哀求,以及诱人的黄金,狱卒终于心软了,要琴儿和太子披上暗色披风以避人耳目,趁着夜深人静时带领他们走秘道进入死牢。

  狱卒领他们摸着墙壁往下走,感觉视线越来越昏暗,空气也更潮湿,还夹杂着腐败的气息。走到最底端,狱卒不安地左右张望,确定无异状后,从腰间取下一大串沉重的钥匙,连续开了四大道复杂的大锁后,让他们进入囚禁雪葵的牢房。

  狱卒离去前叮嘱道:“快进去吧!记住,长话短说!我一来催促你们,你们就得立刻出来,否则会害我人头落地啊!”

  “谢谢大哥,谢谢!”琴儿不住地道谢。“我们一定会把握时间,不会给你添麻烦的!”说完,她转身带着太子走入囚房,一看到孤伶伶地躺卧在稻草堆中的女人,琴儿的眼眶不禁发红了。天啊,宁宁好像吃了不少苦,看起来好惨,她柔软华丽的宫纱早就被粗布囚服所取代,发丝变得凌乱,脸色也苍白憔悴很多,整个人好瘦。

  “呜呜……”

  稚嫩的哭声响起,琴儿低头一看,发现太子满脸都是泪,已扑上前抱住了雪葵娘娘。“雪葵姐姐!姐姐!”

  原本处于半昏睡状态的雪葵突地被惊醒,一看到琴儿和太子,不禁感动得落泪。“你们怎么来了?不行!琴儿,快保护太子回‘东宫殿’,万一让大王知道这件事,后果不堪设想,你们快走!”尽管想太子想得发狂,雪葵仍狠心地赶他们走。她不能让悲剧继续扩大,她不要纯净额太子心里蒙上阴影,看到这么多无奈的事。

  琴儿哭着道:“娘娘,让我们跟您说说话吧!您放心,狱卒会帮我们把风,一有风吹草动,他会立刻领我们直奔秘道逃走的。娘娘,您看看太子吧,这孩子好像您,每天晚上都哭着问您在哪里……”

  太子泪汪汪地紧抱住雪葵。“不要赶我走,雪葵姐姐,我好想你,好想……”孩子的心思是最单纯敏感的,谁是真心对他好,他一清二楚。他最喜欢雪葵姐姐了,这几天他一直哭闹,吵着要见她。

  他哭着闹:“父王为什么把你关在这么可怕的地方?这里好暗又好冷,你的被褥好破旧,上面都是补丁,根本无法御寒,你会生病的!我要马上去见父王!”

  雪葵泪眼婆娑紧拥抱住太子。“太子,乖,听雪葵姐姐的话,这不完全是你父王的错,姐姐也有做错的地方,所以你不可以跑去对大王大吼大叫,知道吗?还记得姐姐教过你的吗?无论如何,对长辈都要谦恭有礼、要孝顺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祈浩濬哭到双眼通红。“为什么要吧你关在这里?你是好人,你绝对不会做坏事的,他们不该吧你关在这里!”

  雪葵爱怜地轻抚太子的头发,淡淡地道:“大王对我有些误解,但我相信总有一天,他会明白我的苦心。”眼前她最担心的,是贪狼国入侵的危机。就算病死在死牢里,也是她的命,但倘若她无法解救祈国百姓,让祈国陷入水深火热中,那她根本无法原谅自己。

  太子望着她,问:“姐姐,我听说雷将军和婉妃娘娘也被关入死牢,他们又犯了什么罪呢?”

  雪葵亲亲他的小脸蛋,温柔地道:“没有,他们没有犯罪,雷将军和婉妃是真心相爱,天下之大,他们只求一个小小的容身之处而已。他们深爱着对方,把对方当成一生一世的伴侣,不管发生任何事,都不会改变。”

  “一生一世的伴侣……”祈浩濬眼神迷惘,这些话,上次去溪边抓鱼的时候雪葵姐姐也告诉过他。

  雪葵容颜消瘦,水眸漾着淡淡的哀伤。“是的,一夫一妻,一生一世的伴侣,那就是真正的爱情。”她的晶眸涌起泪雾。“太子,你还小,很多事要等你长大之后才能明白。记住,不管发生任何事,都不要怨恨你的父王。你要乖乖留在‘东宫殿’继续学习,凡是谨言慎行。姐姐相信,将来你一定会是以为英明的君王,你的聪慧伶俐、善良敦厚,都可以为百姓带来福祉。”

  祈浩濬死命地抓住她的袖子,豆大的泪珠争先恐后地坠落,哽咽地道:“你要离开我了吗?雪葵姐姐,你答应过永远不离开我的……”呜呜,为什么身边的人都一直离开他?奶娘走了,二皇弟、三皇弟早就不跟他玩了,现在连雪葵姐姐也说这种话!他好慌,他不想一个人孤单地守在冷清寂寞的‘东宫殿’……

  太子的泪拧痛了雪葵的心,她不舍的亲吻他圆润的脸颊,抚摸他软嫩的小手。“不是这样的,我一点都不想离开,但,倘若经由审判,判定我真的做错事,我可能被逐出宫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