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九


  他们衷心感谢雪葵的义气相挺,但他们不能拖累她,不能让她卷入这场风暴中。

  “闭嘴,没有你们说话的分!”祈尧峰怒喝,腾腾杀气几乎震碎屋瓦。

  就在这时,丞相大人悄悄进来,合身颤抖地匍匐跪地,“卑职斗胆禀大王,鹦鹉洲……传来很不寻常的消息。”每说一个字,他的牙齿都在剧烈打颤。唉,要不是兹事体大,他真不想在这时冒犯龙颜,真怕大王一怒之下,那柄利剑会朝他砍来,让他当场身首异片啊要!

  祈尧峰怒斥“有事快奏,奏完就滚出去!”

  “是,是……”丞相的身体抖得宛如狂风中的落叶。“今天有人在,在鹦鹉洲看到了贵妃娘娘,他和沧浪国的王后以及身穿风国服饰的宫女娶在一起,三人还紧紧拥抱,相谈甚欢。”

  鹦鹉洲是三国交会的商业重镇,往来的人非常多,那一幕让在场的众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其中也包括了各国的探子,他们由不同宫廷的衣着认出了那三个女人的身分,觉得事情非常怪异,因此便紧派人快马加鞭地将消息传回京城,禀告圣上。

  此话一出,所有人都愣住了,雪葵的脸更是失去最后一滴血色。糟糕,原本她是想在今晚告诉大王有关贪狼国的事的。

  没想到会在这种状况下被别人抢先一走,他铁定误会了。

  果不其然,祈尧峰的脸色更加森冷骇人,瞪着雪葵“他说的全是事实?”

  “是……”她别无选择地承认。

  更剧烈的痛楚掠过他的脸庞,他咬牙,一字一句地逼问“你为何会跟沧浪和风国的人在一起?”难道,你真是敌国派来的奸细?”巍峨华丽的宫廷仍在,但他却觉得自己的世界已一寸寸塌陷、崩落,心底有个尖锐的声音在狂笑“祈尧峰,你真是失败,你的人生好荒谬!先是推心置腹的好友,接下来,连心爱的女人也要背叛你了。”

  背叛!背叛!还有什么东西是真正属于他的?还有什么人是真正属于他的?

  “不是那样!”雪葵急切的解释。“我说过,我绝对不是奸细,跟我见面的的确是沧浪国的王后以及风国的宫女,但我们只是联手促成一件很重要的事,位处荒漠之地的贪狼国势力日渐庞大,窥视富饶的中土三国,很可能近日就会出兵突袭,逐一屠城,三国都不能幸免。论实力,三国中的任何一国都不是贪狼国的对手,唯今之计,就是三国要达成合作协议,并肩抵抗贪狼国,才有一线生机。”

  祈尧峰的表情高深莫测,停了半响才道“你为何会知道这些事?是谁告诉你的?你究竟如何跟那两国的人取得联系”

  没错,他已经注意到贪狼国的蠢蠢欲动,也明白贪狼国很可能近日就会起兵攻打过来,为了这件事,他已开始跟数位将军展开秘密议谈,可这一切都是秘密,身处后宫的雪葵如何得知?

  雪葵言词恳切地说“我可以解释我何会知道这个消息,也可以向大王保证,沧浪国的王后和风国的宫女都是我的好友,我们三人并没做出危害三国的事。”

  他神情哀伤,缓缓地说道“至于我的来厉……大王可还记得,狩猎那天你抓住我的时候,我曾经说过,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。事实上,我来自数百年之后,我在我原来的时空已经死了,魂魄却阴错扬差地被天使送来这里。天使要我达到一个任务,就是促进三个国家的合作,以免苍生受苦。倘若我任务失败,无法达成三国合作的任务,也会失去性命,再死一次。”

  忍不住在心底叹气,此刻真是最糟糕的解释时机。狂怒的他不可能相信话的,可她也很无奈,她曾不止一次试着要解释自己的来历,例如他为她戴上玉佩的那天,她就想把事情原原本本地交代清楚,只是他一直不肯听、拒绝听。

  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人都惊愕不已,婉妃和雷寒昕面面相觑,难以理解贵妃娘娘到底在说什么?她是不是……疯了?

  祈尧峰的脸色更阴沉,徐缓地开口。“你在胡说什么?说!你到底是哪国派来奸细?”太奇怪了,什么数百年之后的人?根本是匪夷所思!

  “我说的全是真的!”雪葵好急。“大王,你可以不相信我,但请你一定要正视贪狼国的威协,万一他们真的发动突袭--”

  “够了,住口!”他暴躁地怒喝,必须紧握住拳头,才能控制自己不上前掐死这个女人。可恶的女人,可恶!可恶!她是他最心爱的女人,他费尽心思讨她欢心,可她为何满嘴谎言,毫不留情地背叛他?为什么?她对他,难道没有一点点感情,一点点留恋吗?她好狠!

  一旁的丞相赶紧道“大王,这女人分明是来亡国的妖孽!竟敢欺瞒圣上,满口谎言,还说什么自己来自数百年后?荒谬!可笑!根本是在愚弄圣上!求大王明鉴,这妖女一定是害怕身为奸细的事被揭发,才会编出这么可笑的谎言!留这妖孽危我社稷,将来必酿大祸,求大王速速将她赐死!”

  事实上,早在祈尧峰由狩猎山区将雪葵带回皇宫那刻开始,群臣就议论纷纷,极度反对大王将一个来路不明、可能是奸细的女人安置在后宫,甚至恩宠有加。群臣联名上书劝谏,可大王却始终置之不理,今日好不容易逮到机会,说什么也不能放过!

  “闭上你的嘴,滚出去!”祈尧峰厉声怒喝,嚇得丞相连滚带爬地逃出去。

  他阴鸷地望着雪葵,眼底的冷芒令人胆颤心惊,沉声问“我再给你一个机会,坦承你是哪个国家派来的,有何目的?老实招来,我会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  雪葵伤痛地望着他,良久才有办法开口。“所以,你不相信我,你还是认为我会背叛你,会伤害你这个国家的人民,伤害太子?”

  “该死的你快点说出实话!”祈尧峰有些急躁地怒喝。

  “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实话。我不是奸细,信不信由你。”语毕,她决绝地转过脸云。心怎么会这么痛?他为何不信任她?泪眼望着跪在地上的雷寒昕和婉妃,雪葵突然觉得好悲哀。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爱她,可却连最起码的信任都做不到,反观雷将军与婉妃,他们的爱情是多么坚贞不移,没有任何人可以拆散他们,就算死他们也要死在一起,这才是爱啊……

  “你居然还满口谎言,不肯吐实?”他不明白,她为何还不说实话?他不会杀她的,因为他根本下不了手!但,为何她要一再地伤害他的感情?她果真是个妖女,是专门践踏他真心的妖女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