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七


  “什么?发生什么事?”雪葵很震惊。

  “听说婉妃私下约了护国大将军雷寒昕在御花园的假山山洞里见面,两人抱在一起的时候,被总管太监撞见,总管太监大声嚷嚷,并立刻找来士兵,把两人押到‘明和殿’,交由大王亲自审判!”

  糟糕!雪葵惊吓地抚着胸口,上一回在假山遇到婉妃之后,她就在心里默默替她担心,希望她跟将军之间的爱情可以有一条活路,没想到,还是被宫人撞见了!而且一直到现在,雪葵才知道,原来跟婉妃互许终身的人,就是护国大将军雷寒昕。

  她很忧虑地问:“大王很生气吗?”

  琴儿回答道:“听说非常震怒。大王向来很倚重雷将军,事实上,雷将军跟大王年纪相仿,小时候两个人还常常玩在一起,大王一直视将军如亲兄弟,对他推心置腹。可将军居然跟他的妃子有染,等于两人同时打了大王一大巴掌,让大王绿云罩顶,太难堪了!”

  雪葵听了更担心。这样的话,婉妃和将军恐怕凶多吉少,搞不好还会被推上断头台,甚至有抄家灭门之祸,毕竟,欺君可是大罪啊!

  “不行,我必须去见大王!”雪葵欲往外冲。

  “娘娘,不可以!”琴儿赶紧阻止她。“大王怒火正炽,您还是不要去趟这趟浑水,免得遭受池鱼之殃。”

  雪葵脑海中不禁涌起那一夜婉妃含泪诉说心事的画面——她说她不懂什么国家大事,只懂得要忠于心爱的男人,她只爱将军一个,这辈子绝不再委身其他男子,就算要死,也要和爱人死在一起。

  她被婉妃的爱情感动了,那一份死生相随、无怨无悔的真爱,就是她一直渴求,却又没有福分得到的珍宝。

  “不行,我还是要求见大王!”雪葵坚定地往外走,至少,她必须保住婉妃和将军的性命,给相爱的两人一个机会。

  不顾婢女的阻拦,雪葵硬是闯到“明和殿”前,驻守的侍卫看到她非常惊讶。

  “贵妃娘娘吉祥。”奇怪,大王最宠爱的贵妃娘娘为何会在这时出现?

  雪葵道:“我想求见大王,请代我通报一声。”

  侍卫长一脸为难。“大王现在正在亲自审判将军和婉妃娘娘,王上吩咐过,没有他的命令,任何人都不准闯入‘明和殿’,也不准打扰。”

  雪葵很坚持。“我明白侍卫长的难处,但事关人命,请您千万帮我通报声。”她很清楚祈尧峰的脾气有多暴躁,万一他在盛怒下亲自拿剑杀了将军和婉妃……那可是活生生的两条人命啊!

  侍卫长看出她的坚决,也只能奉命行事,立即垂首道:“是,卑职马上进去通报。”

  但一会儿后,他灰头土脸地出来。“娘娘,大王说他谁也不见。”

  糟糕……雪葵更加忧心地望着紧闭的宫门,他大概真的气坏了,婉妃和将军恐怕危在旦夕……不!就算惹得龙颜大怒,她也要见他,替这两个真心相爱的人求情,至少,给他们一条生路吧!

  就这样,雪葵不肯离去,默默地守在“明和殿”门口,晚膳时间到了,仍坚持不去用餐。

  夜风吹起,雪葵枯守两个时辰之后,侍卫长再度进去帮她通报,这一回总算带来好消息,大王愿意见她了。

  侍卫长领着雪葵进入“明和殿”,高高燃着的巨灯,将人影拉得更长,沉寂的殿堂内回荡着令人不安的气氛。

  雪葵看到祈尧峰端坐在龙椅上,脸色冷酷森严,杀气在他眉宇之间游走,不禁心下一惊。她从没见过他如此狰狞的一面。

  雷将军和婉妃两人戴着手铐,无言地跪在角落,一脸惨白,眼神空洞而绝望。

  看到雪葵,一直低着头的婉妃突然抬起头来,对她微微一笑,笑容里包含了无限的感激与说不出的哀伤、感激,是感谢身为贵妃的雪葵甘冒风险进来为她求情,哀伤……则是预知了自己和将军的悲惨的命运。大王不会放过他们的,但明知如此,她仍无悔。可以跟心爱的人死在一起,好幸福。

  看到婉妃凄绝美丽的笑容,雪葵的心头更酸。婉妃曾经告诉过她,为了守住贞节,她随身携带着绝命丹。这么至情至性的女子,为爱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,她做错了什么?她没错啊!她跟将军早在高山区就两心相许了,只可惜造化弄人,身不由己,她偏偏又成了祈王的嫔妃……爱情没有对错可言,只问是否真心。

  看到雪葵进行,祈尧峰神色严肃地走下龙椅,进行另一偏厅,冷峻地问“为何求见?”

  他浑身辐射而出的肃杀气焰令雪葵有些胆怯,这男人真的动怒了,锋利如刃的眼神几乎能杀人于无形,可她还是说出了想说的话。

  “我……我是来求情的!我明白将军和婉妃犯下了滔天大罪,可大王,请你相信,他们两人绝对不是有意欺瞒。婉妃曾向我坦承,早在一年前,雷将军镇守高山边境时,他们两人就因朝夕相处而日久生情,甚至交换信物,互许终身了。将军还打算回京城向爹娘禀告后,再赴高山边区向婉妃的族人提亲,娶她进将军府。只是他们没有想到,十年已届,又到了寒云族必须将公主送入王宫的时刻。婉妃是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被送进王宫的,她一点不想欺瞒大王。雷将军更是挣扎很久,他知道自己蒙受国恩,不能背叛你,但是--”。

  “够了。”祈尧峰的脸色更加阴鸷,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雪葵深吸一口气。“大王,他们的确有罪,但罪不致死,求大王网开一面,将他们放逐到边疆,一世为奴。”她知道这是婉妃的心愿,只要可以跟心爱的男人相守,为奴一点都不痛苦。

  “住口!”盛怒的祈尧峰所到额上青筋乱迸,一拳狠狠地敲在檀木桌上。“该死的雷寒昕!雷府三代蒙受国恩,本王甚至当他是亲兄弟,对他推心置腹,结果呢?他居然勾引本王的妃子!他混帐!该死!”

  他的怒火更炽,杀气腾腾。“为了一个女人,他胆敢背叛本王,摧毁本王多年来对他的信任、朝廷对他的期望,他死一千次、一万次都不够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