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四


  祈尧峰以手指按住她的嘴唇。“不要再说这么奇怪的话了,女人,就算我再宠你,你也不能如此刁蛮。”

  雪葵泄气地望着他,明白这时自己再如何解释穿越时空的原委,这个男人都不会相信的,他只肯相信他愿意相信的事。

  他专制地道:“不要再胡思乱想了,等着接受册封吧!”男性眼眸透露着喜悦,他拥有很多美丽的妃子,不过,这是第一次,他如此期待明日册封大典的来临。娇艳的她穿上属于贵妃的华丽宫纱后,一定更美、更倾国倾城。

  “不,我不能接受,我无法当贵妃。”她摇着头,眼神哀伤。“你不能这么强迫我,这不是我要的爱情。”

  “爱情?”祈尧峰冷冷地咀嚼这两个字,“我可以赐给你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,永远宠你,确保你在后宫的尊崇地位,但,不要跟我要爱情,那是无聊的东西。”

  “爱情不是无聊的东西!”她反驳,心头更冷了。“我不要荣华富贵,不要这些金山银矿。我可以粗茶淡饭地跟一个男人吃苦,但我的爱情必须是专一的,只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,一世真情,牵手到老,这一生只爱一个人,眼中只有一个人,会给对方最完整、最坚定的爱。”

  祈尧峰面罩阴霾地望着她,他并非不懂爱情,倘若不识情滋味,他也不会把这刁蛮却美丽的女人稳稳地搁在心上。可是,她讲的话他无法认同。他可是万民爱戴的祈国大王,为了传承社稷江山,他需要很多后宫妃嫔为他留下子嗣,生下很多像他一样卓越优秀的男儿。

  他冷峻的开口。“葵儿,不要无理取闹,你明白我是君王,身为一国之君,有几个后宫妃嫔是很正常的事。”

  雪葵幽幽地望着他,眼眶浮起薄薄泪雾。这一刻,她觉得好悲伤,为何自己会爱上这个男人?为何要爱得这么苦?

  “如果你认为我在无理取闹,那么,应该从现在开始就把我打入冷宫,不要再见我。我不能改变你的想法,但是,我也无法跟其他女人一起分享你。我可以疯狂地爱你,为你付出一切,我不要别的女人瓜分你的注意,瓜分你的宠爱,我不要你去抱别人,我就是做不到、做不到……”讲到最后,她已哽咽,晶莹的泪珠缓缓坠下。

  祈尧峰无言凝视她,这是第一次,这个倔强的女人在他面前落泪。有种力量狠狠撞击胸口,胸臆之间闷闷的、痛痛的,好像最珍惜的东西被无情地摧毁了。他舍不得她落泪,他想讲些话来安慰她,可却发现自己语塞了。他该说些什么?她要的是一份专一的爱,那种爱,他给不起,至少,目前不可能。

  “葵儿……”这丫头一定要让他这么烦恼吗?为何不能像后宫那些女人般温驯听话?像梅妃或丽妃,那两人争夺贵妃的宝座已经很久了,倘若他随便挑一个来当贵妃,被挑中的人肯定喜出望外,痛哭流涕,跪坐在地上谢主隆恩,而不是像雪葵一样,露出一副要她当贵妃,好像要把她拖上断头台般的痛苦神情。可话说回来,倘若雪葵跟那些妃子一样,只知道顺从他的喜好,完全没有个人意见,没有独特的想法,他也不会这么迷恋她,为她神魂颠倒了。他伸出大手想拥抱她,可她却转过身去。

  “请你别碰我。”倔强地抹去脸上的泪,“你先出去,可以吗?”她不想在他面前哭,不想表现得这么脆弱,可是……他真的很坏、很过分。他害她爱上了他却又无法给她一份专一的爱情,甚至还强迫她得留在后宫,她的人生变得好乱,她恼他,但更恼自己。都怪她意志不坚定,她不该对他悄悄动心,还痴傻地献上全部的真情。

  她背对着他静静地流泪,没有哭出声音,可微微颤抖的肩膀却泄漏出她有多悲伤。她的泪水螫痛祈尧峰的心,巨大的罪恶感袭击他,这一刻,他才缓缓意识到,他好像真的很混蛋,真的狠狠地践踏了一个女人的真情,但……

  迷惘盘据他的黑眸,他真的不懂,对她而言,当他的后宫妃子是这么痛苦的事吗?在这世上,很多男人都拥有三妻四妾啊!更何况,他还是高高在上的君王,理当拥有三宫六院,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呢?可是,她的泪……够了!一个个的疑问几乎要淹没祈尧峰,他不想再拿这些小事来困住自己了。反正,他就是要她,就是要定了这个名叫江雪葵的女人!

  他冷冷地下令。“总之,你必须接受我的安排,这是皇命,不容违抗。等内务省的人全安排好后,你立刻搬入‘揽月宫’。你会拥有更多的宫女,珠宝商人也会定时为你送上最华美的珠宝。”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后,他才转身步出暖阁,回到寝室,命令婢女进来为他换好朝服,进“明和殿”处理政事。

 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簇拥大王离去,留下雪葵一人征征地留在明阁。她颤抖地举起手轻按自己的唇,唇瓣上还残留着他滚烫的温度,这是令她迷恋却也伤痛的味道。她仿佛还可以嗅到属于他的男性气息,从头到脚、从内心到灵魂,他早就完全俘虏了她。他在她的每一寸肌肤都烙下专属的印记,她很清楚,就算她逃离皇宫,逃到天涯海角,甚至回到了原来的时空,终其一生,她也永远无法忘记这个男人,永远无法把他的放荡不羁、他的狂妄自大、他的炽热深情、他为她戴上玉佩时,眼底那抹令人心醉的柔情、他的一切一切,由她的脑中抹去。

  她,已经是失去自由灵魂的女人。

  为何会这样?泪水淌落在御赐的玉佩上,玉雕的美人似乎也在哭泣。倘若她不是这么爱他就好了,因为爱他,她无法潇洒地离去;因为爱他,她好介意他的三宫六院……她讨厌自己变成这样的女人,身陷一团混乱,却又无力改变什么。

  “我该怎么办?”魂魄仿佛被抽走了,她呆呆地坐在地,水眸不再清澈灵动,取而代之的,是深深的、无言的悲伤……

  立秋了,秋风起兮,早晚多了一丝寒意。

  “娘娘!娘娘!”

  书儿和画儿兴奋地走进来。“恭喜娘娘、贺喜娘娘!”

  雪葵怔地站在轩窗前,望着一片片坠落的绿叶,淡淡地问:“什么事?”

  “娘娘,我们方才经过‘揽月宫’,看见里面装点得好高贵典雅,雕梁画栋、珠帘帷幕,真是美不胜收呢!除此之外,还有一箱又一箱的珍珠翡翠、玛瑙璎珞、绫罗绸缎,以及丝路商旅所进贡的珍贵香料不断地被扛进宫去。总管太监说了,大王命令他们尽速打点好,下个月初就可以请娘娘正式迈入‘揽月宫了’了!”

  雪葵已经在前天接受册封,正式成为祈国的贵妃,位居三宫六院之首,可是,她没有任何喜悦。

  画儿疑惑地问:“娘娘,您看起来怎么都不开心阿?大王如此宠爱您,听说梅妃和丽妃以及其他娘娘们,个个气到七窍生烟,可又不敢造次。哈哈,梅妃和丽妃神气很久了,可大王自从娘娘进宫后就冷落她们,不再去她们的寝殿,那两人的寝殿形同冷宫,这下正好消消她们的气焰!”

  书儿也开心地道:“这叫恶有恶报!谁教梅妃和丽妃气焰高张,得宠时目中无人,一不顺心就杖打宫女,还逼死过好几名宫女,视人命如蝼蚁,此番失势,真是大快人心。”

  雪葵静默地听着,脸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