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三


  祈尧峰惊讶地发现,这是第一次,他为了一个女人如此费尽心思,每做一个动作前,都会在心底反复思量着她会不会开心?他想尽办法要取悦她,渴望看到她露出甜美的笑容。他从来没有这样娇宠过任何女人,就连长孙王后生前也不曾。那是一种很复杂的心情,他就是喜欢宠她,想把她搁在心房最柔软的地方。

  拿起素色单衣,他轻柔地为她穿上,在她腰间打了一个蝴蝶结。他再度发现她真的好娇小,楚腰纤细掌中轻,却又得天独厚地拥有一对坚挺浑圆的丰乳,没有任何男人可以抵抗这么柔媚的美人。不过,普天之下除了他祈尧峰,任何男人都不会有机会窥视她的美、她的媚。因为,她只属于他。打好蝴蝶结后,他发现在她的锁骨附近有点点吻痕。呵,他知道,那是他昨夜烙印在她身上的痕迹。

  “会痛吗?”他含笑问着,大手轻轻抚过细致的锁骨。“下一次,我会轻点。”

  轰!好像有一座火山在雪葵体内炸开,要不是她现在衣衫不整,铁定会夺门而出!她娇嗔地瞪了他一眼。这恶棍在说什么啊?下次?下次?居然还有下次?哼,他慢慢等吧!

  美人又嗔又怒的表情犹如三月桃李,祈尧峰唇畔的笑容更加扩大,双眸精灿有神。原来帮美人儿着衣是一件这么有趣的事啊!呵呵,古人有画眉之乐,他现在才知道,除了画眉外,闺房之中还有珍珠粉、帮美人着衣等等很多乐趣,真是挖掘不尽啊!因为想宠她,想跟她在一起,所以任何事都会变得新鲜有趣吧!对了,下回可以服侍美人沐浴。温泉水滑洗凝脂,侍儿扶起娇无力,想到可以饱览她媲美羊脂白玉的丰润肌肤,曼妙有致的胴体,他不禁开始期待了。

  穿好单衣后,祈尧峰又拿起一件拥有精致刺绣的罗裳和绢裙为她穿上,最后再加上质地柔软的坎肩。穿好了,他退后一步,拉起竹帘让阳光透进来,好整以暇地欣赏着。她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,宝髻松松梳挽就,眉似新黛,眼如星辰,手如春葱,腰如约束,穿着华丽典雅的宫妙,显得气韵高雅,冷艳姝绝。

  “真美。”他占有性地覆住她的肩头,热唇刷过她的耳畔,沙哑地低语着。“你让我想起了一首古诗。北方有佳人,绝世而独立,一顾倾人城,再顾倾人国,宁不知倾城与倾中 ,佳人难再得。”

  “……”雪葵想轻推开他,可整个人被他粗犷的气息包围住,她觉得自己的双手似乎失去了力气,心脏扑通、扑通跳得好大声,声音之大,让她不禁担心他也听到了,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精准地击中她的心弦,幽微的情丝被搅乱、被烘暖、被撩动了……她一直提醒自己要远离这个男人,他太魅惑人心,太危险了,总是可以轻易地左右她的情思。她费尽心思想避开他,只可惜天不从人愿,老天爷似乎很喜欢把他们两个人兜在一起,唉……这究竟是不是孽缘啊?

  雪葵的小手不安地绞着坎肩,承受着他灼热又坚定的视线,她觉得自己最坚固的心防好像悄悄崩落,被他的强悍、他的柔情给摧毁了。人非草木,她当然感受得出他对她的怜惜与特别,她也无法否认自己的心湖正掀起惊涛骇浪,每一根心弦都悄悄刻上他的名字,烙印下属于他的张狂、他的霸气。可是……可以吗?真的可以吗?她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是属于另一个时代的人,来这里只是要完成天使交付的任务而已,任务一完成,她或许就会被送回原来的时空了,若是如此,那么她就不该贸然交付真心,因为爱得越深,离别的时刻就会更加痛苦。可是,她真的快沦陷了。

  她越来越无法抵抗属于他的阳刚魅力,存在两人之间的,不仅是男人与女人的肉体吸引,还有更强烈的灵魂契合度,仿佛她历经这么多奇怪的浩劫,穿越遥远的时空,就是为了要遇见他,遇见这个狂妄自大,却把她搁在心头宠爱的男人,就是为了要承受他的吻,他的万千宠爱。这么尊贵骄傲的男人如此深情、如此专注地为她穿好罗裳,如此宠爱她,她无法不动情,更无力管住早已暗许的芳心,唉……

  暗自神伤之际,他以拇指和食指挑起她的下巴,强迫她正视他,似笑非笑地道:“什么事这么操心?别烦恼了。既然我已经看过你的脚,那么,我一定会负责到底,我会娶你的。”

  什么?雪葵愣愣地反问:“什么脚?”

  他眨眨眼,笑得很坏。“昨天下午你带着太子去郊外玩,你们在溪边玩得可开心了,两人还坐在大石上享受濯足之乐,那份悠闲真令人羡慕啊!”说真的,当时他好想由树叶中现身加入他们,不过他也知道,那么做会吓跑佳人。

  啊?雪葵吓得倒退一步,无法相信他也看到了!不、不会吗?“骗、骗人……”她犹做困兽之斗。“昨天只有我带着太子外出,你不是在‘明和殿’跟大臣们议论国事吗?”

  他无所谓地浅笑道:“国事什么时候都可以说,不过烂漫的春光稍纵即逝,要好好把握啊!所以,你们的马车一出宫,我就跟着策马外出,一直跟着你们到溪边了,没想到居然看到你跟太子打水仗打得很开心呢!”那两个武功深厚的护卫当然看见他了,但很识相地没发出声音,假装啥都没看见。

  “你……你居然偷窥?!”天啊,好丢脸啊!如果地上有个洞,她铁定会毫不犹豫地钻进去!她真的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偷偷地跟踪他们,甚至看到那一幕--她不顾形象地卷起长裙和绸裤,和太子打水仗!

  “别紧张。”看到她绯红的脸蛋,他笑得更是得意。“既然我已经看过你的脚,那么,你理所当然是我的人。喏,这就是信物。”他由身上解下一块玉偑,亲自为她戴上。其实,早在上回在“朝阳宫”缠绵之后,他就找出这个珍藏的玉佩想送给她了,无奈佳人一直躲他。

  “等、等一下……”雪葵来不及阻止,只能呆呆地看着已经被安置在她颈间的玉佩。好美,她从没见过色泽如此璀璨夺目的碧玉,碧如湖水,绿如翠羽。玉石被雕成一个美人侧形,雕刻手法格外讲究,是很精细的双面雕工,每个细节都打磨得非常圆亮。美人见眉如画,梳着宝髻,脸上有一抹神秘的笑意。虽然她对玉石没有研究,但也看得出这碧玉的质地罕见,摸起来温润坚密,再加上这无懈可击的雕工,想必价值连城。

  “很美吧?”他轻抚着玉佩,炽热双眸直直望入她的眼底。“这是我国近几年来开采出的玉石中,最精美的一批,我特地命老工匠雕成美人,不过,一直没有送给任何一位后宫嫔妃。现在,我把它送给你,它是你的了。”中土三国中,风国专产羊脂白玉,祈国则拥有丰富的碧玉,玛瑙的产量也很多,为国家带来大笔财富。

  “这太贵重了,我不能收。”回过神后,雪葵想把玉佩取下。

  祈尧峰按住她的手,黑眸传递着令她怦然心动的魔力,缓缓地,一字一句地道:“这是我给你的信物,不管在任何情况下,都不准你将它取下,明白吗?还有,明天我就会册封你为贵妃,册封之后,你必须搬到‘揽月宫’居住,那是你的寝宫。贵妃乃是后宫最高权力者,你不会受到任何委屈的。当然,你还是可以继续照顾太子,那孩子喜欢你,很信任你。”

  接二连三的意外让雪葵几乎说不出话来,她喃喃低语。“不,我早就说过不当你的妃子……”

  他的笑容依旧宠爱,眼神却犀利专制。“傻丫头,你早就是我的人了。你很清楚,我要你,不打算放过你,所以,成为我的妃子是最好的安排。”

  她急切地道:“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,我来自--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