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


  这个问题就像在她的心湖扔入小小石头般,涟漪不断地扩散,扩散,再扩散……过了好久,她才苦涩地低语。"嗯,但我爱上的男人,并不是真的爱我……至少,他无法给我我想要的爱,一份专一的,两心想契的爱。"

  祈荛封可以很宠她,给她荣华富贵,数不清的财富,但那些通通不是她要的,她要的很简单,只是一份单纯的,专一的爱,真爱容不下一粒沙子,更容不下第三者,因为爱他,她无法跟别的女人共同分享他,只要想到他跟其它嫔妃亲热的画面,想到他也以那深情的眼眸望着别的女人,想到他也会很温柔地拥忽她们,在她们的耳畔倾诉爱语。她就快疯了。

  "你说的男人就是我父王吗?"

  突来的问句吓坏雪葵了,要不是双手都撑在石头上,好早就摔到溪里了!

  "太子?你……你为何……这样问?"她吓得都结巴了。

  "嘿嘿,我很聪明吧?"祈浩濬顽皮地吐吐舌头。"很简单啊,因为皇宫上上下下都知道我父王很喜欢你,要封你为贵妃,可是我不肯接受,雪葵姐姐,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的父王?他不够好吗?"

  "不是他不够好"雪葵苦笑。"而是我不能接受那样的爱情,我要的爱情是专一的,绝对的,一夫一妻,一世真情,牵手到老"她突然想想苦苦等待将军的婉妃,不知她现在情况怎样了?雪葵真心希望,那一对有情人可以找到容身之处,成就他们的爱情。

  一夫一妻,牵手到老……太子似懂非懂地咀嚼雪葵说的话,天真地道:"我太明白你说的话,可是,如果有一天,雪葵姐姐变成我父王的妃子,我会很高兴,我更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当我的母后。"

  雪葵很惊讶:"太子,你不排斥你父王太立新的王后吗?"

  "不会啊!我只是不喜欢梅妃娘娘和丽妃娘娘,因为她们对我好凶好凶,常常在私底下用好可怕的表情瞪我,而且还不准二皇弟和三皇弟跟我玩,倘若父王要立她们为王后,我一定会很伤心的,可是雪葵姐姐你最疼我了,不但细心医治好我的病,只要我半夜做恶梦惊醒,你也是第一个赶到我身边的,只有你会温柔地哄我睡觉,讲一整夜的故事给我听,从来不喊累。"他双眼发亮地抱住她,俊秀地小脸满是孺謩。"所以,我最喜欢你了,我希望你可以一直留在皇宫陪伴我!"小孩子的心思最单纯,却也最剔透,清楚谁是真心爱他,谁只是敷衍他。

  雪葵感动地道:"谢谢你,太子,我也很喜欢你,"经过这些日子的朝夕相处,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这个孩子了,他是一个好单纯却又好寂寞孤独的小孩,她发誓绝对不伤害他,就算有一天必须离开皇宫,也会好好地跟他说明,不让他伤心。

  祈浩濬兴致勃勃地开始踢水,"水好凉喔,我们来打水仗吧!"

  "不行--"雪葵的话还没说完,太子已经顽皮地跳到水里,掬起清澈的水泼到她的身上,霎时,雪葵身上都湿了,太子则继续哈哈大笑地继续泼水。

  "哈哈哈,好好玩喔!来啊!来泼我啊!抓不到,嘿嘿,你抓不到~~~"他身手矫捷地跳到另一块大石头上。

  "太子!"雪葵抹去脸上的水珠,又好气,又好笑。"好,既然你已经开战,那我就不。客。气了!你完蛋了,今天我一定好好地修。理。你!"捧起水,她毫不留情地泼过去,祈浩濬马上就变成了落汤鸡。

  "哈哈哈……"他笑得更开心,拼命掬水泼雪葵。"话别说的太早,不知道是谁修理谁呢!来吧!"

  雪葵笑阗躲开。"好冰喔!你好过份……"

  疯狂玩乐的两人恣意大笑,完全没有注意到柳树后始终有一双织热的眼眸正牢牢地锁住他们,锁住他钟爱的儿子,也锁住那个固执不听话,却令他无法移开视线的女人……

  快乐地打完水仗后,雪葵和祈浩濬从头到脚、从里到外都湿透了,比落汤鸡还惨。宫女拿来两条可御寒的大披风为两人披上,扶他们上马车,命令车夫快马加鞭地赶回皇宫。踏入“东宫殿”后,雪葵只留下琴儿服侍自己,要棋儿、书儿和画儿去太子的寝殿帮忙服侍,张罗热水和姜汤,以免年幼的太子感染风寒,又生病了。

  在大浴池泡过澡后,琴儿扶着雪葵起身,为她擦干身体后,穿上柔软的雪白绸衣,外罩一件粉杏色宫纱。她坐在梳妆台前,让琴儿为她把头发弄干。

  头发干了后,琴儿打开茶壶却发现热水不够,她知道雪葵娘娘睡觉前喜欢喝一点红枣茶暖暖身子,便道:“娘娘,我去拿点热水,马上回来。”

  “好。”雪葵慵懒地坐着,顺手拿起梳妆台上的象牙梳,细心地梳理越来越长的头发。

  今晚月色如水,推开轩窗,窗外静得可以听到松子悄悄坠地的声音。拿着象牙梳,雪葵闭起双眼,低着头很细心地梳理长发,打算喝完红枣茶后就上床睡觉。今天玩得好开心,不过也很累。有几缕长发打结了,她轻轻拉扯却分不开,一时恼了,正想去找一旁的剪子来剪开时,象牙梳却被人接了过去,来人以俐落的手法解开了那纠缠的发。

  仍闭着双眼的雪葵以为是琴儿,软软地道:“琴儿,你也累了一天,早点去睡吧,我自己梳头就好了。对了,待会儿你要睡觉前,先去太子的寝殿看看她们有没有好好服侍太子。太子应该睡了,要检查一下他有没有乱踢被子哦,另外记得要关好他的窗户,别让他受寒了。”

  对方不出声,仅是沉默而细心地梳理着她的长发,动作很温柔,完全没拉痛她。

  “琴儿?”听不到对方的回答,雪葵睁开眼睛,一抬眼,却撞入一泓神秘炽热的黑潭。竟是他?!

  雪葵大惊,身体下意识地往后一缩,手肘撞倒梳妆台上的胭脂盒,盒子掉落在地。“啊!”她懊恼地低呼。真是的,她干么表现得这么惊慌啊?像从没见过男人似的,好丢脸。

  “我来捡。”祈尧峰很满意她的手足无措,笑意横生地弯腰捡起那个胭脂盒,把想逃走的她牢牢地按在椅子上。“坐下,别这么紧张,我只是想帮你梳理长发而已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