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寝宫中烛火摇曳,视线有些昏暗,雪葵惶惶不安的回头,又继续往前走,奇怪,为何这里连一个服侍的宫女都没有?她每走一步,清晰的回音便在空荡荡的寝宫回肠,气氛是说不出的死寂,难道他真的要死了?雪葵快步走到簾幕低垂的龙榻前,用力掀起簾幕,眼前的景像让她震惊到目瞪口呆!

  那个她以为要驾崩的男人居然躺卧在龙榻上,好整以瑕地以金樽饮酒,一旁的矮几上摆满精致丰盛的下酒菜,脸上的气色不但不见落败,反而眉飞色舞,容光焕发!

  "你来了?"见到她,祈荛峰双眸一亮,满意地微笑,"动作是慢了点,下一回,我会叫宫女更快地把你送过来,"

  "你……"雪葵小脸忽青忽白,恶狠狠地瞪着他,把他从头看到脚,又从脚瞪到头,气愤地尖叫道:"我以为你快死了!"

  "死?"男人挑挑眉,不屑地嗤之以鼻"笑话,我是祈国的大王,是要一统江山的真命天子,我不会死。"

  闻方,她更气恼了,"既然如此,你为什么要搞这么大的阵丈,在三更半夜急传我入宫?"差点吓飞她的魂魄。

  "喔……"祈荛封懒洋洋地喝着美酒,"那是因为本王想见你,我命令太监,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你送到我身边,否则后果他们自行负责。他脸色阴森的下令,至于宫人一层一层地传话下去后会变成什么谣言,他可不管。

  只是这样?只是这样?就因为这野人想见她,所以那群宫女和太监联手欺骗她,将她"端进来"给他,请他慢慢"享用"!?雪葵气到快喷火了,真恨不得抓起一旁的薰香炉往这王八蛋头上砸下去!

  "你以为这样很好玩吗?你吓到我了?我以为你快死了!"雪葵愤怒地转身要离去,动作却不及他快,他佣懒地一出手,就让她整个人摔到龙榻上,稳稳跌入他的怀里。

  "放开!"她抬起眼,却撞入他浪荡不羁的幽眸,眸心幽深难测,燃烧着她不敢细看,让她手足无措,让她觉得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瓜,她真的好讨厌他!她想推开他,可他却以壮硕的身躯压住她。

  他撩起她的一缕黑发送到鼻间轻嗅,黑眸闪烁着勾魂摄魄的光芒。"小丫头,你很关心我嘛,倘若我真的驾崩了,你会伤心?会哭泣吗?"

  "不会!"雪葵倔强的别过俏脸,不肯看他。

  "呵呵……"他很感兴趣地笑着。"说谎不适合你,不过,面对你这样美艳的女人,本王允许你有放肆的权利。"

  "放开我!"

  "不放。"他的眸子里跳跃着熊熊欲火,利眸似狼一般牢牢地锁住她。"小东西,本王已经给你很多时间了,你躲本王躲的够久了,你以为一直呆在东宫殿里,就可以躲开我了吗?傻丫头,那不能解决问题,只是欲盖弥彰,搬出东宫殿吧,乖乖当本王的爱妃,我会给你最多的恩宠。"

  "我不要"她毫不考虑的悍然拒决。

  "呵呵,你可真无情啊,连考虑都不考虑就拒决?难道……你是怕自己会深深地爱上我?所以不敢面对我?"他笑的很狡猾。

  "谁说我不敢面对你?"明知对方在激将法,雪葵还是忍不住转头想骂他,可她一转过脸蛋,下巴就被他紧紧箝制住,火焰般的吻烙在她的唇上……

  数日后

  阳光灿烂明媚的午后,雪葵命婢女驾着一辆轻便朴素的马车,悄悄经过宫门离开皇宫直奔向郊外,当然,这次出游是祈荛封批准的,随行的两名护卫,车马夫和琴棋书画四位宫女,都拥用深厚的武术底子,可以妥当的保护雪葵和太子的安全。

  越过深密的森林后,他们选了一处风景优美的地方停车,一下车,太子就快乐地奔向青翠地草地,快乐地大叫。

  "哇,好大好大的草原,好清澈的小溪啊!前方还有瀑布耶!这里好美喔!雪葵姐姐,我真的可以在这里玩吗?"从小到大,他没有踏出过皇宫一步,打从昨晚知道雪葵姐姐要带他出宫游玩后,他就兴奋得睡不着。

  "当然"雪葵笑着帮琴棋书画拿下一盘盘漆盒,里面装的都是丰富的野餐佳肴。"太子,你饿不饿?要不要先吃点水果或糕点?"

  "我一点都不饿"经过连日的调养,他又恢复往日的活泼健壮,红扑扑的小脸漾满兴奋之情,拉着雪葵的手就往前冲,"走,我们去玩!我看到有几只野兔在树林里乱跳,而且前面还可以玩水呢!"波光粼粼的溪水对他而言是最大的诱惑。

  雪葵被他拉着往前跑,盈盈笑着,"好好,我一定陪你玩,别急嘛!"她早就认为太子不应该老被关在宫里,偶尔也要接触宫外的世界。这样让他身心更健康,也有助于早日了解民间疾苦,瞭解人民的需求。

  祈浩濬拉着雪葵的手,雀跃地跑来跑去,第一次出宫,眼前的任何景物对他而言都好新鲜,好有趣,他们跑到森林里面试图抓住那些惊惶的野兔,又跑到瀑布前欣赏奔腾的水势,然后,祈浩濬快乐地踢掉鞋子,脱掉袜子,卷高裤管就往小溪里冲。

  他发出满足的欢呼声,"哇,好冰凉,好舒服喔~~~这是我第一次在小溪里玩耍耶!哈哈哈,真有趣!雪葵姐姐,你看,溪里有好多小鱼!"

  雪葵笑着提醒他:"太子,小心一点,水里的石头有青苔,很滑的,你千万不要摔倒喔!"幸好这溪很浅,就算太子摔跤也不会发生危险。

  雪葵蹲下身,把双手浸入冰凉的溪水里,抬起头望着透过树梢酒落而下的金色光芒,水眸微皱,那一夜之后,她更加想尽办法要躲开祈荛封,甚至连他到东宫殿,她都谎称身体不适,没有出去接驾。她知道自己的行为很像鸵鸟,可是……她的心真的好乱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