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六


  “啊?”小太子低呼一声。“我没有娘亲已经很可怜了,没想到,你连爹爹都没有。你的心里一定很难过吧?”

  “嗯,小时候当然很难过,毕竟别人都有亲生爹娘疼爱,就我没有。不过,收养我的人很疼爱我,再加上后来我认识了很多好朋友,所以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的。”真奇怪,跟一个才七岁的小孩聊这些事,雪葵却不觉得突兀。也许是因为小太子的眸光极为温暖单纯吧。雪葵问道:“太子,你有好朋友吗?”

  简单的问题却让原本活泼的太子瞬间安静下来,天真无邪的脸蒙上轻愁,闷闷地望着手里的小玩偶,低声道:“本来有。以前,我常常跟二皇弟浩炀一起在后宫玩捉迷藏,可是有一天,浩炀突然不理我了,我去找他,他都不肯出来见我。后来他才跟我说,他的娘亲说我是坏人,是我抢走了属于浩炀的太子之位,还说我登基后,一定会杀了他们母子。”

  他眼眶发红,豆大的泪珠一颗颗淌在小小的脸颊上,拚命摇头。“我不会的!我不会杀浩炀,也不会杀害任何人,他们是我的皇弟啊!我只会保护他们,怎么可能伤害他们?后来,居然连三皇弟浩纬也跟我说一模一样的话,他们都不理我,不肯跟我玩了。为什么?为什么我当了太子后,所有的人都不理我,害我一个人孤孤单单?这种太子谁爱当就让给谁当吧,我一点都不希罕!不希罕……”

  雪葵听了好难过,不明白这些后妃为何要让丑陋的后宫斗争蔓延到纯净的孩童身上?小太子脸上的孤寂让她的心好痛,她很了解那种寂寞,那份说不出的苦。

  她温柔地为他拭去泪,认真地道:“太子,这不是你的错,因为这里是皇宫,所以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能比较复杂。唉,等你长大后,就会明白人世间充满了无可奈何的事。”

  祈浩濬无比专注地望着她,突然开口,很认真地道:“那么,你可以当我的朋友吗?”

  “我?”雪葵一愣。

  “不行吗?”童稚的小脸迅速蒙上忧愁,瘪起小嘴。

  “当然可以啊!”不忍见那充满期盼的小脸失望,雪葵扬起更灿烂的笑容。“可以当太子的朋友,是我的荣幸呢,我很开心能当你的朋友喔!”

  “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小太子满意地微笑。“那么,以后我要如何称呼你?叫你御医姊姊吗?”

  “我不算御医,你还是直接叫我雪葵姊姊好了。”

  “好,雪葵姊姊,以后你就是我的好朋友!”小太子笑得好开心。“来,打勾勾,盖印章!”

  “好。”雪葵笑着伸出小指,两人一起喊:“打勾勾、盖印章,说到要做到喔~~”她笑盈盈地望着小太子充满期待的脸蛋,在心底叹息。真是一个好可爱又单纯善良的孩子啊,令人忍不住想要多多疼惜他。

  这时,小太子打了个呵欠。

  “你困了,睡觉吧。”雪葵微笑地为他盖紧丝被。“太子病体初愈,应该多多休息。睡吧,我睡这里陪你。”她把自己睡的软榻更拉近太子的大床一些。

  两人一起躺下,太子睁着乌黑晶灿的大眼睛望着她,兴奋之情全写在小脸上,似乎很满意自己终于有了朋友。

  “快点睡觉喔!”雪葵柔声哄着。“小孩子要多睡觉,才会长得又高又壮。”

  一双细嫩的小手从丝被底下伸出来,拉住她的手,小小声地问:“雪葵姊姊,我可以拉着你的手睡觉吗?”

  看到那么孤单的眼睛,雪葵的心又被拧疼了。“当然可以啊!”

  他讲得好小声,还把丝被拉到接近鼻子的地方,不想让雪葵看到他害羞发红的脸。“你保证,你会一直陪着我?”

  她笑得很温柔。“我会一直陪着你的,除了‘东宫殿’,哪里都不去。”

  “不会偷偷走开?”他是个早熟的孩子,心底隐约知道奶娘不想来见他,他的心里好难过。其实,从小到大,他已经历经很多次离别了。

  “不走开。”雪葵郑重地点头,在心底发誓,她绝不会伤害这个孩子。就算有一天,她真的要离开皇宫了,她也一定会花很长的时间跟太子解释清楚,让他了解离别不是他的错。

  “你保证吗?”软软的童音已经加入浓厚的困意,他累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,却还是固执地要求一个允诺。

  “我保证。”

  小太子这才放下心,抓着雪葵的手,脸蛋在枕头上蹭啊蹭的,很快地进入梦乡。

  就着柔和的烛光,雪葵微笑地望着小太子天真可爱的睡脸。真是个可爱的小娃娃,睡着后还会发出像猫咪一样的呼噜声呢!

  她躺在软榻上不敢乱动,就怕一动会吵醒太子,半晌后,才确定他已经熟睡。

  尽管已熟睡,可太子的小手依旧牵住她的手,像是牵住一个遥远却温暖的美梦。

  雪葵轻柔一笑,抓起被子覆盖住两人的手,另一手轻轻抚摸太子熟睡的小脸,水眸漾满怜惜。“乖,睡吧,我会在这里陪你的。”

  听着小孩规律均匀的呼噜声,雪葵也困了,轻轻闭上眼睛,很快地进入梦乡……

  因为雪葵成功医好太子的病,并且让太子迅速恢复健康,所以祈荛峰对着文武百官正式宣布封雪葵为御医,而且是专业负责照顾太子的御医,她居住在"东宫殿",唯一的责任就是陪伴太子,照顾他的饮食起居,此举让朝中大臣议论纷纷,有老臣当场劝柬,直言江雪葵的出现很诡异,恐怕是其它两国派来的奸细,留她在皇宫中已是非常不妥,绝不可以再封她为御医,不过,祈荛峰根本不理会臣子们的柬言,集权于一身的他以威严慑住文武百官,让他们明白--这是皇命,不得违抗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