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五


  “好,我去拿水。你不能下来喔,夜里很冷,这样会着凉的。”她赶紧下床,先抱着太子回到床上,为他盖好被子后,再取来温水。“来,慢慢喝。”

  太子喝完水后,睁着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她,以童稚的嗓音问:“你是谁?负责照顾我的御医和奶娘呢?”

  “我叫雪葵,现在由我来负责照顾你,御医他们白天会来探视。”雪葵避重就轻地道,她不忍心对这个只有七岁的孩子说,其实负责照料他的奶娘非常害怕太子罹患的是天花,所以这几天都装病在家,不敢踏入“东宫殿”。

  “喔。”也许是因为生长在皇宫的关系,祈浩濬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早熟,他转转黑白分明的眼睛,没有继续追问奶娘的事,仅是好奇地看着她。“你负责照顾我,那你会医术吗?你不会害我病死吧?”

  这几天,他处于半昏迷的状态,睡睡醒醒的,可每次睁开眼睛时,都可以看到这个漂亮的大姊姊。而且,大姊姊每天都用干净的手绢为他清洁全身,照顾他的动作也好温柔,在心底,他已经喜欢上这个大姊姊了。

  雪葵微笑道:“殿下放心,我懂得医理。”

  “是吗?对了,我该不是得到了天花吧?你要据实以告,我不喜欢被欺瞒。”他的表情很严肃,年纪虽小,酷似父王的稚嫩脸上却已可看出储君的气势。

  雪葵也很认真地回答他。“绝对不是。”

  “太好了。”祈浩濬的表情像是松了一口气,喃喃地道:“我就知道自己不会那么倒霉,我可不想死,也不想变成一个满脸疤痕的丑八怪。”天花的疹子都在脸部,病患会忍不住去抓破脓包,因而留下永久性的疤痕。

  雪葵忍不住噗哧一笑,她觉得这个小太子好可爱,明明满脸未脱的稚气,可讲话却故意装得很老成。

  “你笑什么?”祈浩濬不悦地皱着眉头。

  俊秀漂亮的小脸搭配那紧锁的浓眉……感觉好可爱喔!雪葵发现他们父子俩皱着眉毛的表情简直一模一样,她敢打賭,太子长大后一定也是个英姿焕发、俊美无俦的男人,不知要迷惑多少女人的心哪!就像……就像明明知道祈尧峰是个危险的男人,自己还是悄悄地为他动了心哪!雪葵眼神一凛,不敢再继续想下去。

  祈浩濬很固执地追问:“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你刚才在笑什么?”

  “没事。”雪葵摇头,赶紧转移话题。“对了,请问太子身体还有没有任何不适?头会痛吗?身上的疹子会痒吗?”

  “不会。”祈浩濬明确地回答,抓起床上的小玩偶,专注地盯着她。“我觉得自己这几天好像一直在睡觉,睡得好饱好饱,现在睡不着了,你要负责跟我聊天。”

  “好啊!”雪葵嫣然一笑。她觉得人生真有趣,不久前,她还是一个很普通的台湾女孩,每天忙着找工作,或是跟甜甜和丝绮去找房子,没想到,现在她居然来到一个遥远的时空,在皇宫里跟年仅七岁的小太子秉烛夜谈,还真是奇妙啊!

  祈浩濬好奇地问:“你是什么时候进宫的?”

  “这个问题有点复杂耶!”雪葵笑笑。“我只能说,最近才因缘际会地进宫的。”

  “那你认识字吗?”

  “当然认识啊!”

  “所以,你现在在太医院当差吗?”祈浩濬又摇头。“不对,我从来没有听过女子可以当御医,你不是御医。”

  “严格说起来,我的确不是御医,不过你的父王亲自下命,由我来照顾你。”雪葵慧黠地望着他。“如果懂得医理,又可以妥善照顾病患,为什么女子不可以当御医呢?”

  “……”小小年纪的太子似乎被这个问题问住了,他歪着头、皱着眉,很认真地思考。“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耶!可是,在皇宫里的女人,倘若不是我父王的嫔妃,就是负责打扫的宫女,女人似乎只能做一点都不重要的工作。”

  “错了!”雪葵毫不客气地纠正他。“谁说女人只能做不重要的事?太子,你知道,只有女人可以生小娃娃,男人不会生孩子吧?倘若这个世界没有女人,只剩下一群男人,人类早就灭亡了,对不对?”

  祈浩濬更严肃地思索着……好像没错耶,至少,男人真的不会生孩子。

  雪葵继续说道:“还有啊,这次太子生病,太医院的御医都以为是天花,搞得大家很紧张。可是,我却独排众议,坚持太子罹患的不是天花,而是一种突发性出疹,并坚持按照自己的方式来医治你。你瞧,倘若不是对症下药,而是让你一直喝治天花的汤剂,你的病情也不会迅速好转。”她可不是要夸耀自己,只是啊,她真的很讨厌男尊女卑这种古老又错误的观念。她想告诉年幼的太子,不管是男是女,只要肯努力,每个人都有无限的可能。

  小太子乌黑发亮的眼眸闪啊闪,思索过后点头道:“你说的有道理,好,等到我以后继承了王位,我会改革立法,让女人也可以参加朝廷考试,进入太医院成为御医。”

  “谢谢你。”雪葵笑得很开心。“我相信太子殿下日后一定可以成为一位非常英明的君主。”这孩子真可爱,虽然早熟,却不骄纵,而且很喜欢思考。

  被她夸赞,小太子粉粉嫩嫩的脸蛋漾起一抹红晕,他轻咳一声,掩饰自己的不自在。“你刚刚说,你是最近才进宫的,那么你跟你爹娘分开时,是不是很伤心?”他知道宫女一旦进宫,至少十年内都不能出宫见家人,只能在皇宫安排的小别院里做一年一次的简单会面。

  雪葵沉默了一会儿后,淡淡地微笑道:“我不知道亲生爹娘是谁。”

  小太子瞪大眼睛。“他们都死了吗?”

  “不是那样。我是孤儿,一出生就被人遗弃了,后来被好心的人收养。活到这么大,我从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爹娘,他们也不曾来找寻过我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