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四


  她的眼眶盈满痛楚。“我是寒云族唯一的公主,不管我如何哭求,爹娘都不肯理会,坚持要把我送入祈宫,而且还很严肃地告诉我,这是身为公主的使命,为了族人的长治久安、为了寒云族,我不可以任性,只能乖乖地进宫,成为祈王的嫔妃。”

  婉妃拭着不断淌下的泪水,低切地道:“我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命运,势必入宫,所以我乖乖地接受安排,但我还是不肯认命,仍然对我们两人的爱情怀抱着希望。我希望在宫中能想办法联系上他,告诉他,这辈子,除了他我谁都不嫁,也绝不委身于任何男人。也许,我真的很不懂事,不懂国家大事,但,我懂得要对心爱的男人忠诚……我要跟他一起跪在大王的面前,求他宽恕我们,我们愿意被发配边疆,一世为奴,只求拥有相爱的权利。就算再苦,我只当他的女人,就算要死,我也要跟他死在一起……”

  雪葵动容地听着,眼眶泛起薄雾。她真的没想到,看似弱不禁风的婉妃居然如此坚强,如此勇敢地捍卫属于她的爱情。她被她感动了,真心希望这个小女人可以得到幸福。只要在她的能力范围内,她很乐意尽全力帮助婉妃。

  婉妃眉锁千愁。“可是,将军的态度却反反覆覆,他先是派人偷偷给我一封信,原本说好要带我私奔的,但是两天后却又送来这封信,说他身为祈国的臣子,三代都蒙受国恩,不能做出任何背叛祈王的事,否则他无法原谅自己。他说他非常痛苦,整个人像要被两股巨大的力量撕裂了。他要我忘了他,忘了在高山区发生过的一切,忘了我们的海誓山盟,他还要我当一名乖巧的嫔妃,好好地侍奉大王……”

  婉妃悲愤地痛哭。“我做不到、做不到!我明明就深爱他,为何要构伺候另一个男人?倘若不是为了争取跟将军在一起的机会,我根本不会踏入祈宫。他好狠心,他以为凭一封信就可以斩断过去的情爱,可以把我推给别人吗?他……他究竟有没有爱过我?”

  眼看婉妃哭成泪人儿,雪葵心疼地安慰她。“你别这么伤心,也许将军有他的难言之隐。对他们男人而言,家庭的荣誉是比自己的性命和爱情都重要的事,所以他宁可忍痛放弃你,也不能背叛他们三代效忠的朝廷,抢走大王的嫔妃,做出让家族蒙羞的事来。”

  “我不管,我只是一个很单纯的女人,我不懂国家朝廷这些复杂的事,我只想好好地爱他,这一生一世都守在他的身边服侍他、爱他!”婉妃眼里除了泪,还有浓浓的爱。“我明白将军的立场为难,所以一时无法下定决心,但我可以等,等到他终于有勇气带我走为止。可是,我不会让任何人碰我的,我已经准备好绝命丹了。”

  雪葵大惊。“绝命丹?那是什么?”

  婉妃取出随身配戴的项链,打开精巧的链坠,拿出一粒白色的药丹,淡淡地道:“这是毒性很强的毒药,服用后不消片刻便会气绝身亡。打从知道要被送到王宫那一刻开始,我就准备好了这丹药带在身上。我想过了,万一大王真的要我,我只好吞下丹药保住清白了。我当然渴望能跟将军白头到老,但,倘若要失去清白……我宁可一死,也不能带着残花败柳的身躯去见将军。”

  雪葵倒抽一口气,心疼地摇头。“你……你真傻。”

  婉妃抹着不断淌出的泪。“是啊,我好傻。我也知道这样可能害了族人,可是我真的办不到……除了他,我不准任何人碰我。幸运的是,大王似乎对我没有兴趣。”

  那个野兽般的男人会对这么清纯高雅的公主没兴趣?不可能吧?雪葵分辨不出此刻内心究竟是什么复杂的滋味?好像甜甜的,有点开心……讨厌,这又不关她的事,她到底在开心什么啊?笨蛋!

  婉妃继续道:“前几天,大王第一次到我的寝宫时,我紧张得都快昏倒了,看都不敢看他,紧张到双手都在发抖,但大王根本没有多看我一眼。大王命令宫女准备了很多酒菜,但却一直喝酒,我只好一直为他斟酒,后来他喝到醉醺醺之际,突然盯着我的脸,自言自语,讲了一串好奇怪的话。他说——不是她,不是。真可笑,我乃堂堂的祈国君王,居然会去在意一个讨厌我的女人?她宁可躲在‘东宫殿’也不肯见我,哈哈哈……真可笑!然后,大王往旁边一倒就沉沉睡去,从头到尾根本没有碰我一根手指头。”

  听到这里,雪葵的粉脸胀红了,心跳扑通扑通跳得好快。他……真的那么说吗?他很在乎她吗?她在他心底占有很特别的地位,对吗?对吗?她可以这么想吗?

  这时,外头传来宫女焦急的呼喊声——

  “婉妃娘娘?婉妃娘娘,您在哪里啊?”

  “小红,你去那边找,得快点找到婉妃娘娘才行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婉妃不安地看着外头,仔细收好信。“宫女在找我了,娘娘,我先出去了,今天的事,求求你不要对任何人提起。”

  雪葵郑重地点头。“你放心,我谁都不会说的。不过,你也要答应我,要爱惜自己的性命,不要寻短。多给将军一点时间,我相信他是爱你的,他一定会找到解决事情的办法。”她真怕婉妃哪天想不开而吞下毒药。

  “谢谢你。”婉妃感激地道:“跟你聊过之后,我的心里轻松多了,我会坚强的。那我先出去了。”说完,她匆匆走出山洞。

  雪葵一个人怔忡地站在原地。唉,情关难过啊!不过,她真的很佩服婉妃的痴情,也可以了解那份捍卫爱情的决心。她默默地发誓,倘若有一天婉妃身陷危机,她一定要尽力救她,救她的恋人!

  这一夜,雪葵看太子的情况满稳定的,连胸前的疹子都慢慢消褪了,便要这几天下来也累坏的琴儿和棋儿先到隔壁的厢房好好睡觉,白天再来跟她换班,自己则睡在一旁的软榻上,方便随时可以照顾太子。

  夜里,她因困极而迷迷糊糊地睡去,却感觉到有双软软的小手一直摇晃她的手。“我好渴……”

  啊?她立刻惊醒,睁开眼便看到太子抓着小被子站在她的软榻边,稚嫩的脸上还有朦胧的睡意。

  “我要喝水……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