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三


  怎么了?会是哪个宫女挨主子的责打,所以伤心委屈地躲到这里来痛哭吗?雪葵一时之间进退维谷。倘若真的有人在里面痛哭,也许她应该先避开,留给对方一个空间。她脚步轻旋,打算离开,结果却不慎踩到一个小石头,再加上假山旁就是瀑布,地面潮湿,她滑了一下,低呼一声,赶紧扶住石壁,可脚还是轻轻地拐了一下,脚踝还被石头给撞伤了,好痛。

  躲在山洞里哭泣的人也听到雪葵的声音了,紧张地冲出来。“是谁?”

  两人一照面都愣住了,雪葵呆呆地望着一身雪白宫纱,气质典雅清灵,美丽得像是月光仙子的女孩。她好小,年纪绝对不会超过十七岁,但却长得好漂亮,精致的五官带着一股灵秀脱俗的味道。

  云婉儿匆匆拭去泪痕,怔怔地望着这个穿着御医白袍,五官清妍,明艳照人的女子。这女人好漂亮,五官娇艳夺目,眉宇之间尽是自信风采。由她身上的御医白袍,她知道对方的身分了。

  云婉儿低头行礼。“娘娘吉祥。”

  雪葵一愣。“你知道我是谁?”

  云婉儿温柔地微笑。“婉儿虽然刚入宫不久,不过已经听说了宫里有位可以妙手回春的女华佗。听说你独排众议,坚持太子绝对不是罹患天花,而且还有效地控制住太子的病情,让太子逐渐恢复健康,我真的好佩服你呢!”

  刚入宫不久?原来这个女孩就是寒云族的公主——婉妃。

  雪葵细看她的五官,果然柔美秀气,肌肤莹嫩,有一股弱不禁风的特质。她酸楚地想着,只要是男人,都会被这么婉约娇弱的女子所吸引吧?所以,他一定也会非常宠爱这个婉妃的……

  婉妃望着她,双眸满是崇拜。“我真的好佩服会医术的人呢!五岁那一年,跟我感情最好的小妹妹因为罹患重病而去世,握着她那变得冰冷的小手,我的心好痛好痛,一直在想,倘若我会医术就好了,就可以治好我最心爱的妹妹了……唉呀,我只顾着说话,刚才好像有听到你低叫一声,脚是不是扭到了?来,快坐下,我帮你看看有没有伤口?”

  “不用了……”雪葵想婉拒。

  “没关系的。”婉妃盈盈一笑,弯下身子道:“虽然我不是御医,但也知道如果受伤流血了,要先用手绢包起来,避免伤口感染。我看看……幸好,你的脚踝虽然有被割伤,不过伤口极浅,也没流血,应该不碍事。”

  婉妃欲站起来时,一个东西蓦地由她的宽袖滑出来,雪葵本能地帮她捡起来。“婉妃娘娘,你的东西掉了。”

  啊?看到雪葵手上拿的书信,婉妃的脸先是一白,紧接着,痛苦弥漫她的眉、她的眼,她的鼻头突地泛红,泪滴慢慢地坠落。她面白如纸地接过书信,注视了一会儿后,像是下定决心般,噙着泪,两手一用力,打算撕毁书信。

  雪葵被她的动作吓到了,反射性地大喊:“等一下,不要撕!”她不解地望着婉妃。“由你的表情,我可以猜出你一定很重视这些书信,为什么要撕毁?”

  “重视?”婉妃的表情飘忽,泪滴串串坠落,苦涩地道:“有什么用?留着这些东西只会让我更痛苦、更绝望……”紧紧捏着信纸,婉妃蹲下身子掩面痛哭,藉由不断崩落的泪水来释放她的忧愁、她的绝望。

  “别哭了……”雪葵焦急地轻拍她的背。“你别这么伤心,不管发生任何事,都有办法可以解决啊!要不,你说说看你遇到了什么困难,也许我可以帮你。”

  雪葵发现自己还满喜欢接近这个寒云族的公主,也许是因为她的身上有股很单纯天真的气息,又或者是她那纯净无垢的漂亮眼睛很像江甜甜,楚楚动人的神韵则近似江丝绮。唉……她好想念甜甜和丝绮啊!在婉妃身上,雪葵好像同时看到了自己最要好的两个姊妹,因此很喜欢她。

  闻言,婉妃却哭得更加悲伤,柔肠寸断。“没有人可以帮我,没有人……是我笨,我不该爱上他,爱上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……即便我一点儿都不想嫁给祈王,但为了那个男人,我愿意被送入祈宫来,因为我好想见他,好想好想……我一定要见他一面,问他为什么不回寒云族找我?为何要遗弃我?他不爱我吗?我在他的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吗?”

  雪葵听得心惊胆颤。天啊,这位祈王新纳的妃子,心底爱的竟不是祈王,而是另一个男人?!“你说的男人……到底是谁?”

  婉妃泪流满面,凄楚地望着被泪水渲染的书信,幽幽地道:“他是个将军……”

  “将军?!”雪葵呆住了,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大王的嫔妃居然爱上个将军?老天,这事万一传出去,铁定是满门抄斩啊!

  婉妃流着泪,抓住雪葵的手,悲痛地道:“娘娘,由你这几日衣不解带,尽心尽力地照顾太子的举动看来,我知道你定是个宅心仁厚的好人,你不会害我的。我之所以大胆地告诉你这个秘密,是祈求将来有一天,倘若我服毒自尽,或是被大王赐死后,请你可怜可怜我,将我的遗体送回那遥远的北边高山,送回我的家乡。我希望能静静地长眠在那片山,我的魂魄不愿停留在这座陌生的皇宫里。”她知道,倘若她成为一具尸体,只有身为御医的人可以帮助她,将她的遗体运回故里。

  雪葵更加震惊了。“为什么你要服毒自尽?”

  婉妃凄楚地微笑,笑容无比苍凉。“大约一年前,我们寒云族和其他的少数民族发生冲突暴乱,暴乱越演越烈,为了平定边疆,大王派了大将军前往高山区镇守,在那里,我见到了他,朝夕相处之后,便爱上他了。”婉妃的泪水滑落脸颊。“他是爱我的!离别的时候,他心痛地抱住我,信誓旦旦地说一定会回高山区接我,娶我为妻,我们甚至交换了信物,互许终生。他说,他要回将军府禀告高堂,再来寒云族向我的父亲提亲,让我风风光光地嫁入将军府。我以为一切都会很美好,我等啊等,盼啊盼,但却没有盼到他,反倒盼来了一纸朝廷的诏书,上头说明已届十年,根据约定,我们寒云族必须献上一名公主给祈王,宣示永远效忠的决心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