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一


  雪葵沉静地接话。“例如眼盲、侵蚀肺部,或是在脸上留下丑陋的疤痕。这些我都知道,我会尽力医治的。而且,我真的觉得太子罹患的不是天花,只是突发性出疹。”她知道在这个朝代,天花根本无药可医,只能尽力抢救。如果她没记错,历史上的皇帝包括古埃及的拉美西斯五世、中国清朝的顺治帝、法国的路易十五都是死于天花。甚至曾患天花而幸运痊愈的,则有清朝的康熙皇帝、美国总统华盛顿、林肯等人。

  她郑重地允诺。“请你相信我,我不会拿任何人的性命开玩笑,我有把握治好太子。”他脸上的浓浓愁绪让雪葵意识到,他很爱这个孩子。瞧他那副心疼的模样,似乎巴不得生病的是自己而不是太子,这个认知让她对这个野兽般的男人稍稍地涌起一些好感,他原来也不是那么霸道嚣张嘛!不过,雪葵马上提醒自己,不管他是不是霸道嚣张的昏君,都与她无关。反正,眼前最重要的就是把太子治好,再完成任务。然后,她就可以重获自由,赶快去找丝绮和甜甜,回到属于她的时空了。

  她转头,不客气地下逐客令。“大王,请你回宫,你在这里会让我们分心,无法专心照顾太子。”

  “你说什么?你居然胆敢嫌弃本王,认为本王碍手碍脚?”要不是这女人说可以治好儿子,他还真想掐死她!

  “雪葵不敢。”她甜甜一笑,笑得很狡黠。“只不过,接下来这几天是很重要的关键期,我要更进一步地判断太子是否真的没有罹患天花?天花具传染性,倘若传染给大王——”

  “我不怕!”他豪气干云地道:“这是我的儿子,我怕什么?更何况,我幼年已经得过天花了,有抵抗力。”

  “就算大王不怕,还是请大王先离开‘东宫殿’,且在太子痊愈之前都不要让闲杂人等进入,进出的人越多,越有可能带来细菌,倘若把细菌传染给抵抗力已经很微弱的太子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”她的意思就是不希望他出现,离得越远越好。

  细菌?祈尧峰没多加追问那是什么,只是瞪着雪葵冷冰冰的俏脸,可他没有发火,仅是魔魅地微笑,而后突然向前一步逼近她,在她来不及尖叫之前扣住她的下巴,堵住她的唇。

  “唔唔……”雪葵又气又恼,这男人是精虫冲脑啊?居然就在这里,而且还是在自己儿子面前?

  给了她一个火辣辣又嚣张的吻之后,祈尧峰才满意地放开她,猖狂地宣告。“无妨,你这个胆小鬼想躲在这里,就尽量躲吧!”

  “我不是胆小鬼!”雪葵气愤地以手臂抹去唇上那抹灼热的气息,怒瞪他。“请你不要再随便碰我!还有,你会遵守诺言吧?只要我可以让太子痊愈,日后等我想离开皇宫时,你就会放我自由。”她真讨厌他唇畔那抹浪荡不羁的笑意,真是邪恶。

  他毫不犹豫地答道:“当然,本王乃是统领天下的一国之君,君无戏言。”说完,他倨傲地转身,命令太监。“传令下去,今后医治太子的工作就由雪葵娘娘负责,任何人没有她的允许,都不准进入‘东宫殿’,太医院的御医也全听她的指挥。”哼,就知道这小女人使出浑身解数想摆脱他!等着瞧吧,他倒要看看,届时是谁舍不得离开谁!

  “谨遵圣旨。”太监恭敬地点头。

  他命令。“回宫。”

  “大王回宫。”一群人浩浩荡荡地护送大王回去“朝阳宫”。

  这时琴儿和棋儿也回来了,雪葵突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,连忙赶到走廊上挡住她们。

  “等等,方才我忘了问一件事,你们两人曾经得过天花吗?虽然说,我有九成的把握确定太子不是罹患天花,但我还是必须预防万一。倘若病情超乎我的估计,太子得的是天花,那么照顾他的人很可能会被传染,严重的话甚至有性命危险。如果你们心里有疑虑,大可现在退出,我不会怪你们的,我一个人也可以照顾太子。大王那边,我会负责解释,不用担心。”雪葵觉得自己毕竟不是医生,不敢断言太子真的不是得到天花。因此,她不希望别人处在危险的环境中。至于她自己,因为小时候已经接受过疫苗接种了,所以不怕被感染。

  琴儿和棋儿异口同声地道:“感谢娘娘的关心,我们幼年已经得过天花,不怕被感染。”金枝玉叶的娘娘居然会关心她们这些奴婢的安危,而不是视她们如蝼蚁般轻贱,姐妹俩很感激,心底也更加喜欢这位主子了。

  “那就好。”雪葵松了一口气。“来,跟我进来,我们先帮太子降温。”她主动接过水盆,往房里走去。

  四日后

  “娘娘,温水来了。”琴儿和棋儿捧着水盆进来。

  “好,来,我们帮太子擦拭身体吧!”雪葵拧了条手绢,擦拭太子的脸蛋,婢女则负责为他擦拭身体。这几天太子都处于半昏睡状态,睡睡醒醒的,醒来时只能喝点清粥,元气不佳,因此无法沐浴。

  帮太子擦拭全身,并为他换了套干净的衣裳后,雪葵忧虑地望着他昏睡的脸。已经第四天了,虽然说,发烧的状况已经控制住,但是身体的疹子却还没消失,太子的精神也很差,大多时间都处于昏睡之中。

  值班御医固定时间会进来看诊,他们虽然嘴巴上不敢说,可都以怀疑的眼神看着她,尤其是一些资深的老御医,更是打从心里不相信她这个年轻女子居然会医术,而且还一口断定太子罹患的绝不是天花。而且,私底下人人都在谣传,说大王真是被美色蒙蔽了,才会把太子的性命交给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,任她胡作非为。

  雪葵轻探太子的额头,再度确定温度没有攀升。秀眉轻锁着,她知道御医们全都不服她,认为她耽误了太子的病情,迟早会出乱子。她心里也很焦急,可是,在护校所学的专业知识和实习的经验告诉她——这个病急不得,皮疹必须五、六天才会完全消退,只要皮疹一消退,病情就好了大半,整个人也会慢慢恢复活力的。

  “娘娘……”一旁的琴儿忿忿不平地道:“娘娘这么辛苦,每天衣不解带,不分日夜地亲自照顾太子,睡也没睡好,吃也没吃好,可是那些御医却在娘娘背后乱编派谣言,说娘娘是什么……不懂医术的妖女,打算害死太子,再来就要迷惑大王,让祈国灭亡了!听到这么可恶的谣言,真是令人气愤!”

  “我知道他们不服我。”雪葵淡淡一笑。“无所谓,反正我现在只想赶快让太子痊愈,没有心思去想其他的事。”幸好太子的病情已经获得控制,他不再发烧,脸上连一颗疹子都没有,再度证明他绝对不是罹患天花。“太子今天一直在昏睡,差不多待会儿就会醒来,醒来后一定会肚子饿。琴儿,你先去御膳房,交代他们为太子准备清粥和清淡的小菜。还有,请太医院继续送调理身体的汤剂过来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琴儿退下后,雪葵感慨地望着因病而消瘦的太子。“这孩子真可怜,这么小就失去了娘亲。棋儿,太子有其他的手足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棋儿摇头。“太子的母后——长孙王后生下太子之后,因为身体虚弱而得了大病,没几个月就去世了,太子是她唯一的亲生骨肉。娘娘,您知道吗?大王虽然看起来粗犷不羁,但其实是个很重情义的男人呢!”

  “是吗?”一想起那男人的灼热逼人的视线,雪葵的心跳又乱了。她强迫自己收敛心思,故做冷漠。

  “是啊!”一提起最崇拜的大王,棋儿眼底全是爱慕。“长孙王后是本国大臣的掌上明珠,听说也是大王的初恋情人呢!虽然大王后来拥有许多嫔妃,可是最爱的人还是长孙王后。长孙王后病危时,大王非常悲痛,他召来最厉害的太医,不惜花费巨资也要挽救王后的性命。只可惜,王后的状况却日薄西山,她知道自己来日无多,再加上娘家在朝中的势力已趋薄弱,担心自己倘若一走,襁褓中的太子更是无依无靠了,可能会被虎视眈眈的旁人加害,所以,她哀切地恳求大王善待太子,并要大王不管发生任何事,都要保护太子的安危。大王郑重地允诺了,还告诉王后,这辈子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,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太子的,太子是‘东宫殿’的主人,也是王位唯一的继承人,病入膏肓的王后这才放心地含笑九泉。”

  雪葵怔怔地听着,很难想像那个看似霸道无理的男人居然会有如此深情的一面。

  棋儿继续道:“大王真的是一言九鼎呢,王后仙逝多年了,可大王却不再立后,后位一直虚悬着,为的就是要巩固太子的地位。很多嫔妃想尽办法争宠,希望能夺得后座,然后废掉太子,转立自己的儿子为王储。只不过,她们没有任何人得逞,大王依旧信守对长孙王后的誓言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