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好。”出乎雪葵意料的,祈尧峰很爽快地应允,精烁的鹰眸漾着诡谲。“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没有本事治好太子?只要你可以医治他,我会答应你所有的条件,你要离开皇宫,我还会派马车和护卫护送你出宫。”哼,这女人越是不把他当一回事,就越是激起他浓浓的斗志。他会让她逐渐臣服在他的魅力下,徹徹底底成为他的女人,让她死心塌地地爱着他,舍不得离开他半步的!

  “东宫殿”烛火通明,御医们低声地讨论病情,空气中弥漫着不安又焦虑的气氛。

  “大王驾到。”

  “微臣恭迎大王。”御医们神情紧张地起身接驾。

  “全部滚出去。”祈尧峰懒得看这群饭桶一眼。“留下一名值班医官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闲杂人等全退出后,祈尧峰示意雪葵接近太子。

  雪葵望着躺在病榻上昏睡的太子,惊讶地发现他年纪好小,大概只有六、七岁,双眸紧闭,脸色很苍白,不时发出难受的低吟。她伸手探探他的额头,果然发烧了,再检查皮诊的部位,发现太子的脸上没有半颗疹子,全部集中在胸前和腹部。

  太子小小的脸紧皱着,喃喃呓语道:“娘、娘,我好冷……娘,抱我……”

  细嫩又脆弱的嗓音让雪葵好心疼,她低声询问陪在一旁的琴儿。“太子的母亲呢?”

  琴儿也低声回答:“皇后娘娘在产下太子没几个月,就病逝了。”

  啊?他才这么小,居然已经推动母亲?雪葵的心更是揪痛。恍惚中,她好像看到幼年的自己。小时候她的身体很差,经常生病,每次一发高烧躺在床上,就哭喊着要妈妈、要爸爸,流着泪渴望能见到那对根本不曾谋面的双亲。

  孤儿院的修女有限,每个修女都要负责照顾很多很多幼童,所以院长或修女只能按时喂她吃药,拥抱她之后又要忙着照顾更幼小的孩童,无法一直守在她的身边。有时,她会在高烧中痛苦地醒过来,看着一室的黑暗冷清,觉得诡异的夜色中好像潜藏着恐怖的野兽,要将她吞噬,所以她总是紧紧抓住被单,流着泪啜泣到天亮。

  幼年的她常常一千遍、一万遍地自问:为什么?为什么爸爸、妈妈不要我?为什么我一呱呱坠地就把我丢弃在孤独院门口?你们都不怕我冻死、饿死吗?我的死活都没人在乎吗?你们一点都不爱我吗?爸、妈,你们可知道我现在好乖好乖,我常常考第一名,是个好听话的孩子,我还会做好多好多家事,我绝对不会顽皮的,求求你们回来看我一眼好不好,只要一次就好,求求你们……

  不要想了!雪葵用力摇头,摇掉那突然涌上胸膛的愁绪,眼前最重要的就是救救这个孩子。看到他盛满痛苦的小脸,她的心也好难过,就算没有跟祈尧峰达成那个协议,最喜欢小孩的她,也无法放任太子不管。雪葵非常仔细地检查皮疹的形状,转头询问值班医官。“请问太医,太子可曾喊痛?”

  “倒是没有。”值班医官摇头。“太子的症状就是发烧和昏睡,并迅速出现皮疹。通常得天花的人会一直喊痛,想要动手抓破皮疹,不过太子尚未出现这种状况。”值班医官迟疑地望着她,在心底揣测着。听说这位姑娘是大王的新欢,还听说大王要封她为贵妃,不过,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为太子治病呢?而且瞧她眼底的笃定神采,仿佛胸有成竹,已经知道治病良方了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雪葵点头。“太医,我需要你的协助,请你多开一些散热剂,让太子降温。还有,琴儿、棋儿。”

  “奴婢在。”两名贴身的婢女立刻上前一步。“请问娘娘有何吩咐?”

  “用不着把门户关得紧紧的,先去把窗户打开,让空气流通,然后轮流以巾子冰敷太子的额头,让他忙降温,还要不断替太子补充水分。另外,要特别注意太子有没有手脚僵直喊痛的情况。倘若有,立刻告诉我。”发高烧可能会引起热性痉峦,也就是抽筋,若有就代表体温偏高,要马上想办法降温。

  “是。”琴儿和棋儿分别去张罗要用的物品。

  值班医官疑惑地道:“敢问娘娘,太子可以罹患天花?”

  雪葵沉吟半晌后道:“我还不敢确定,不过,我认为应该不是天花,因为出疹的位置大不相同,他脸上连一粒疹子都没有。而且太子也不会觉得疼痛、想抓痒,所以我觉得,这可能只是病毒感染引起的突发性出疹。”

  雪葵这时很庆幸,自己在医院的小儿科实习的时候,曾经亲自照顾过一名五岁的幼童,他得的就是突发性出疹。跟太子一模一样,疹子全部集中在胸前和腹部,胯骨一传十不断发高烧、昏睡,偶尔还会抽筋。

  不过,幸运的是,这种病只是一般的病毒感染,无须特别用药,人体有自我痊愈的能力,大约出疹后四、五天,疹子就会慢慢消失,体温也会跟着下降。

  跟曾经夺走很多人性命的天花相较,突发性出疹只算是比较难缠的感冒症状罢了,也不需要特效药,雪葵有信心可以医治好。

  突发性出疹?那是什么东西?值班医官根本听不懂。“娘娘,您认为真的不是天花?这症状跟天花太类似了,太子发烧、昏睡,还出现疹子……”虽然说目前疹子只出现在身体,还没蔓延到脸部,不过太医院的人都认为应该是天花。天花可是无药可救的绝症,不知夺走了多少人的宝贵性命,尤其是抵抗力最差的幼童。御医们全都战战兢兢,深怕太子有个万一,届时可真是要太医院的人全部陪葬了!

  “我不认为是,当然,我会很仔细地继续观察,看看有没有任何变化。”

  “是,谨遵娘娘吩咐。大王、娘娘,请恕小的先行退下,去准备太子需要的散热汤剂。”

  御医出去后,祈尧峰面色凝重地坐在床沿,紧紧握住儿子的手,忧虑与担心全写在脸上,他沉声问“你应该知道天花的可怕,去年还曾经酿成大祸,使得我朝很多人死于天花。”原本以为已经控制住疫情了,没想到,今年的疫情好像又开始蔓延了,甚至波及到太子。

  祈尧峰幼年的时候也感染过天花,很幸运地,他痊愈了,不过跟他感情最好的皇妹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,小小年纪就夭折了。

  他的表情更加凝重。“天花无药可治,只能靠运气。倘若医治不当,就算抢回性命,也有可能留下可怕的后遗症,例如——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