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住口!你不要胡说!”雪葵羞到无地自容,天啊,这个变态真的是祈国的国君吗?为何他满脑子都是一些卑鄙下流又肮脏龌龊的画面啊?

  惊觉他的手已经不安分地拉扯她的宫纱,她赶紧道:“等一下、等一下!你必须听我说,我真的不是这个时代的人,我很快就会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,所以,我不能成为你的妃子!”

  祈尧峰根本懒得理会。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,反正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祈国的贵妃娘娘。近期内我就会择一佳日向文武百官宣告,并正式册封你为贵妃,我会赐给你很多黄金珠宝,让你享尽荣华富贵。”

  自从皇后病逝后,皇宫一直无主,他没有再立任何女人为后,因此,贵妃已经是皇宫的最高权力者,这也代表他对这小女人的另眼相看。

  雪葵气得头都昏了。“你还是听不懂吗?我不能当你的王妃——啊!”

  尖叫中,她发现他已经剥除她那薄如蝉翼的宫纱,黑眸闪着期待的火焰,很感兴趣地盯着只着一件雪白单衣的她。单衣的材质轻软薄透,在胸前打了个蝴蝶结,雪葵非常讨厌那个蝴蝶结,感觉自己好像一个礼物,躺在床上等待男人拆开蝴蝶结似的。

  祈尧峰的黑眸炽热炯亮,他非常非常喜欢这个蝴蝶结,蝴蝶结的带子紧紧抵住酥胸,让那两团浑圆显得更加高耸饱满。这女人有着妖娆丰满的身躯,却有一双不听话的倔强美眸,揉合成一股非常特殊的女性魅力。呵呵,他会好好征服这只小野猫的。

  他以单手轻松地扣住她的双手手腕,将之固定在头上。英挺俊脸渲染上更深沉的情欲,以折磨人的缓慢步调慢慢拉开白色蝴蝶结,衣料往两旁滑落,那对饱满丰腴的凝乳也慢慢暴露在空气中,两朵绯樱在雪白山头羞怯地战慄着,惹人怜爱。

  “不可以。”

  不理会她惊愕的尖叫,祈尧峰滚烫的唇已经落在她敏感的颈窝处,落下一连串的亲吻,很有技巧地舔吻她小小的耳垂。在她酥痒到喘不过气时,绵密的吻来到纤细的锁骨,以舌尖挑逗、熨暖那充满香气的肌肤……

  就在这时,门外传来御医焦急的声音——

  “启禀大王,微臣有急事求见。”

  祈尧峰不理会,以手、以贪婪的唇继续进攻那半裸的美人,勃发的男性欲望也毫不客气地抵住她两腿间最柔软的地带!

  御医喊得更加急切了。“大王!大王!太子得了急病,情况危急啊!”

  太子?

  这一喊,总算让野兽般的男人恢复了理智。他的俊脸蒙上阴霾,拿起丝被轻轻覆盖在雪葵身上,转身放下大床上的帷幕,随便披了件长袍就下床,喝令道:“滚进来!”

  太监领着御医进来,两个人恭敬地匍匐跪地。“大王。”

  “太子怎么了?说清楚,他得了什么病?”他沉声命令。

  “大王息怒!”他不怒而威的气势已把御医吓得浑身发抖。“臣惶恐,太子似乎……似乎得了天花……”

  “什么?!”祈尧峰暴喝,气势骇人地抓起御医,用力摇晃他已经狂抖的身躯。“你再说一次!”

  “大王饶命、饶命啊!”御医吓到快晕眩了,脖子好像要被摇断了。“太子他……他在今天早上说头痛,有点发烧,微臣认为只是感染风寒,便开了汤剂让太子服用。没想到,服下汤剂后,太子却高烧不退,而且一直昏睡。”

  他不敢再多拖延,听说大王已经结束狩猎回宫,便立刻奔来禀告。

  祈尧峰脸上的表情极为凝重。“出现皮疹了吗?”

  “有……有一点,在胸前及腹部。”

  “混帐!没用的东西!”祈尧峰怒吼。“倘若太子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要你们全体太医院的人跟着陪葬!”

  天花无特效药可医,且死亡的可能性极高。去年,天花由乡野一路蔓延到京城,死了很多人,很多王宫贵族家的幼童也因抵抗力差而难逃一劫。

  而且,就算保住小命,很多幼童后来却发生眼盲或是严重肺疾等后遗症,也会在脸上或身上留下难看的疤痕,是令全天下父母闻之色变的重症。

  太子祈浩濬今年七岁,是祈尧峰与元配长孙皇后唯一的子嗣,也是他器重的江山传人,听闻太子居然感染天花,他简直怒不可遏。

  “大王饶命啊……”御医吓到面色如土。“微臣领着太医院的御医们不眠不休地在抢救太子,可是,太子这回的病症非常奇怪,像是天花,很多细节又不太像。例如太子有发高烧、昏睡的症状,这是天花患者的典型症状。可是,得天花的患者,大部分的皮疹都是出现在脸部,但太子的皮疹却只出现在胸部和腹部,脸部并没有出现疹子。因此,我们目前还无法确定真的是天花,也无法对症下药……”

  “混帐!”祈尧峰狂怒地摔毁一只香炉,浑身迸射出腾腾杀气。“你们这群御医月领国家的高薪俸禄,居然有脸说出这么不负责任的话?我警告你,立刻把太子治好,否则,你们这群昏庸无能的笨蛋就等着脑袋搬家,诛连九族!”

  “大王饶命!饶命啊!”御医吓得更是魂飞魄散,匍匐跪地,不住地点头。他知道来禀报此事一定会惹得龙颜大怒,但就算他有九条命,也万万不敢隐瞒太子的病情啊!

  眼前最糟糕的是——群医束手无策,根本不知太子罹患了什么疾病!真的是天花吗?

  雪葵躲在厚厚的帷幕内整理好衣襟,把两人的对话全听在耳里。她是护校毕业的,毕业前经由学校的安排,到过大型教学医院的内科、外科、妇产科和小儿科实习过,甚至连急诊室都待过,要顺利通过这些实习才能领到毕业证书。

  凭着本身专业的护理背景,她听出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,她也听得出那个御医非常惶恐,一个不小心,他就会肝脑涂地。可是,在这种情况下,她突然跑出来发表意见好像也很怪异,毕竟他们未必相信她真的拥有护理方面的知识。但……她又很想找个机会赶快远离这个邪恶男人,至少,绝对不能再留在他的床上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