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是。”

  训练有素的宫女立刻各司其职,两名宫女一左一右地搀扶她站起来,一名宫女拿来雪白包巾包裹住她湿润的身体,温柔仔细地轻拍干后,扶着她坐在一旁的软榻上,另两人忙不迭地以泛着茉莉香的香油为她滋润全身肌肤,还有两名小丫鬟则拿着宫扇为她搧风。

  长相清秀讨喜的宫女捧着托盘,问:“娘娘,这是可以清新润肺、滋补养颜的百花酿,请娘娘服用。”

  雪葵端起来轻啜几口,嗯,果然温凉适口,甜甜的,非常好喝,她感激地道:“谢谢。”

  “娘娘千万别这么说,能服侍娘娘,是小的最大的荣幸。我叫做琴儿,这是棋儿、书儿、画儿。大王吩咐过,以后就由我们担任娘娘的贴身宫女,有什么需要,请娘娘尽管吩咐。”

  “喔,好的。”被这么多人团团服侍,雪葵很不习惯。“那个野人……呃,我是说大王,他要我以后住在这里吗?”天啊,这座宫殿又大、又华丽,飞梁跨阁,弯弯曲曲的回廊一堆,她根本不知要如何逃出去啊!

  “是的。”琴儿口齿伶俐地道:“这座‘揽月宫’是上个月才落成的,是皇宫内最精雕细琢的宫殿,在皇宫所有的宫殿中,距离大王所居住的‘朝阳宫’也最近。”

  琴儿明白,大王把这座最华美的宫殿赐给这位雪葵娘娘,而不是赐给目前最得宠的梅妃或丽妃,可见雪葵娘娘在大王心底的分量非比寻常,她可得小心伺候着,千万不能怠慢。

  “娘娘,请让我们为您着衣。”

  宫女们捧来丝罗绸缎,先替雪葵披上一件雪白丝绸单衣,再穿上绣着粉蝶戏花图案的宫纱。琴儿为她薄施脂粉,以胭脂花细来妆点她的姿容;棋儿为她绾起美丽的云髻;书儿在一盘首饰上挑选出如意造型的琉璃耳环为她配戴;画儿则拿来一双很精致、点缀着珍珠的丝绸绣鞋为她穿上。

  装扮妥当后,琴棋书画四位宫女簇拥着雪葵,领她进入纱幔飞扬、香烛摇曳的寝宫。

  祈尧峰一派悠闲地斜倚在卧榻上,慵懒地伸直长腿,身边有太监及宫女殷勤地为他倒酒、张罗食物,矮几上摆满了珍馐玉馔,一旁还有乐师为他演奏小曲。

  一看到雪葵娉婷婀娜地步入寝宫,祈尧峰的嘴角缓缓扬起惊艳的笑容。呵,他早知道这个女人容貌娇媚,不过倒没料到经过一番梳妆打扮后,居然会如此艳光四射、倾城倾国。

  她乌黑的秀发被梳成一个弧度完美的云髻,简单地别上紫玉发钗;芙白的小脸眉似新黛,眼如秋水,眼波流转间尽是妩媚风情,两眉中央贴上绯红色梅花形状的花钿,更显得肌肤晶莹剔透;细致的耳环随着她的步伐盈盈晃动,晃啊晃的,撩拨着他的心湖。

  她穿着一件紫雾色泽的宫纱,薄如蝉翼的宫纱下可以窥见那雪白细薄的丝绸单衣,单衣的领口偏低,露出一截雪白粉腻的冰肌玉肤。

  他的眼瞳跳跃着更激赏的火焰,呵呵,他根本不在乎这一回的围狩到底猎到了多少珍禽异兽,连世间罕见的纯白雪狐他也不放在眼底,他只知道——自己猎到了无价之宝!

  他举起手,所有的宫女、太监都很识趣地垂首退下,并仔细地关上门扉。

  听到背后门扉被关紧的声音,雪葵吓得倒抽一口气,紧张地东看看、西看看。天啊,这……这么大的寝宫只有他们两个人吗?那他……他马上就要对她……

  不!她恐惧地悄悄往后退。

  祈尧峰沉声命令。“过来。”

  承受着他强悍如豹的锐利目光,雪葵吓得说不出话来,只能一直摇头,一直往后退。

  祈尧峰似笑非笑地挑着浓眉。“女人,你真的很不听话。”

  下一瞬间,他已拔身而起,飞窜到她的身边,大手一揽,将她打横抱起来,又身形如箭地回到卧榻,将她丢下。

  “啊啊——”雪葵大叫,整个人在满是丝绸软垫的卧榻上翻滚,并惊骇地发现,因为连续翻滚,她贴身的单衣已微微倾斜,露出一大片丰腴饱满的酥胸!天啊,真是羞死人了!

  她慌得立刻用两手遮住胸口。真不明白自己为何老在这个男人面前出糗?

  “别遮了。”她像是被猛兽盯住的小动物般,祈尧峰一寸寸地逼近她,狂野的气息袭向她,性感沙哑地道:“乖,过来,到本王的身边。”

  “不行,我……啊——”雪葵的话都还没说完,整个人已经被那高大伟岸的身躯给箝制住!她的双手被扣住了,双脚也被他以长腿制服住,他把她困在他的胸膛与卧榻之间,俯下俊脸,坏坏地邪笑着。

  “小丫头,你很喜欢玩游戏啊!没问题,反正皇宫够大,我可以陪你到处玩。你喜欢在哪里‘进行’呢?白玉浴池,还是外面的露台?号角台、东暖阁、西暖阁,或是你想到我所居住的‘朝阳宫’?要在议事堂,还是躺在我批阅奏折的檀木桌上?”王宫极大,绝对可以让他们玩得很尽兴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