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浣纱 > 倾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别怕,放轻松点,我不会马上杀了你的。”满意地看到她的小脸全染上绯色霞红,更满意指腹下柔嫩得像是丝缎般的绝顶触感。他相信,这小女人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必定都像丝缎般柔滑。

  放轻松?放轻松?雪葵气到七窍生烟!这该死的男人把她钉在树上,还上下其手地乱吃豆腐,现在居然好意思要她放轻松?会不会太过分啊?

  “住手,我警告你不准再摸我的脸——哇!”她的话都还没说完,就见眼前青光一闪。天啊,野人就是野人!他拔刀了,他真的要杀了她!

  认命地闭上眼睛等了许久,却没有传来任何痛楚,她不禁疑惑地又睁开眼瞳,只见眼前的男人手持弯刀,笑得好嚣张。

  祈尧峰坏坏地道:“别紧张,我知道你不喜欢本王的宝石御箭,所以只是好心地想替你把箭身给砍了。”

  雪葵低头一看,发现他确实是用弯刀把箭砍了,可是只砍了一半,箭矢的根部还是牢牢地插在树上,她还是被钉在树上当“标本”啊!

  她更加愤怒了,这该死的男人根本只是想戏弄她,喜欢看她恐惧的模样!算她倒大楣,才会落到他手上任他欺凌!

  她气得大骂:“你根本就是残暴不仁的昏君!这样戏弄我很好玩吗?你你你……你死一千遍都不够!”

  祈尧峰打从一生下来就注定是祈国太子,天资聪颖的他从小尽得父王的宠爱,一帆风顺地登基为王,受尽万人尊崇。从来没有人胆敢这样骂他,而且还骂他是残暴不仁的昏君。照理说,他应该会勃然大怒,直接把这女人给杀了。可是,很奇怪,看到她因气愤而颤抖的身躯,还有眼角那抹晶莹泪光时,他的心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给用力撞击般,一股奇妙的、复杂又兴奋的情愫蓦地弥漫胸膛。

  他的后宫佳丽众多,不过,每个女人都拚命巴结讨好他,曲意承欢。那些女人对他而言都是同一副脸孔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胆率直的女人,她的愤怒、她的惊慌、她的楚楚可怜,在在都强烈地吸引着他。

  这是自从皇后病逝后,第一次,他真正对一个女人兴起怜惜的情愫。

  充满掠夺的眼眸渗入柔情,他动手,轻轻松松地拔起箭矢,儒雅地笑着。“我不应该把你钉在树上,你自由了。”

  雪葵惊疑地看着他一连串的动作。哼,算这暴君良心未泯,懂得尊重别人。她尝试地迈开步伐,双脚却酥软如棉,使不上力气。好糗啊,大概是方才用力奔跑,再加上被钉在树上后紧张过度,她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光了。

  “小心!”

  眼见她差点摔跤,祈尧峰伸手揽住她,她霎时跌入一堵宽阔温暖的胸膛,纯男性的阳刚气味也填满她的呼吸,侵袭她每一个女性感官。

  “我可以自己站好……”雪葵羞得面红耳赤,想要推开他,可她的双脚真是不争气,越想跟他保持距离,她整个人却越是软绵绵地偎入他的怀抱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跟男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,她从不知道,原来男人的胸膛是这么宽阔精壮,结实的肌肉紧贴着衣衫,男性炽热的体温完全包裹住她,当他的大掌用力扣紧她的纤腰时,滚烫的火苗好像也跟着窜入她的肌肤、她的血液,令她的心急速地收缩。

  她羞得手足无措,搞不清楚自己为何这么晕眩无力?抬起水汪汪的眼眸,红唇颤抖着说:“请、请你放开我。”

  怀里的小美人娇羞可人,柔若无骨,秋水盈盈的晶瞳以及花瓣般的红唇似乎散发着强烈的邀请,祈尧峰的阒眸更加深沈,毫不迟疑地俯下脸庞,气势慓悍地压住她的唇。

  他的吻非常霸道,宛如骄傲的城主巡视他所拥有的土地般。他尽情地碾压、熨暖那甜美的蜜唇,以吻煽情地描绘她的唇线,好像在吻一朵盛开的花,舌尖强悍地闯入她的唇腔内,席卷她的如兰馨香,追逐她的丁香小舌。

  老天,他怎么可以吻她?她应该用力地给他一巴掌,而不是这么没出息地任他为所欲为啊!雪葵奋力扭动身躯,一直往后退,可却把自己逼回树干上,背脊都抵住树身了,还是无法挣脱那火辣辣的热吻。

  他的舌尖在她的檀口里恣意嬉戏、翻搅,汲取她的蜜露,不给她半点喘息的机会,焚焚热力燃烧了两人的感官,大手也隔着衣物爱抚她曼妙的曲线,在她的颈窝、胸前、纤腰处洒下一簇又一簇的激情火苗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他终于满意地放开她肿胀的唇,黑瞳熠熠生辉,闪烁着绝对的征服。

  “呼呼呼……”雪葵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空气,差点以为自己要窒息了。瞥见他唇畔得意的笑容,她登时又羞又恼。可恶,她怎么会被他吻到心神荡漾、天旋地转?喔,她真不想承认这个女人是自己!不敢再多看这个魔鬼一眼,她低头想跑,不料却被祈尧峰扣住双手。

  祈尧峰嗓音醇厚地道:“别跑,女人。跟我回皇宫,我会封你为王妃,赐给你数不尽的荣华富贵。”

  经过这一吻,他更加确定自己要这个小女人。他坚信她绝对不是敌国派来的奸细,更何况,就算这女人是奸细,他也不怕。他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主,压根儿不怕任何人,当然更不可能怕个女人。在他眼底,女人只适合躺在床上取悦男人,完全不会造成任何威胁。不管男人或女人,都会乖乖地、谦卑地臣服在他的脚下,他相信,这个小女人也不会例外。

  而且,他喜欢她嘴里的味道,甜甜的,带着蜜桃芬芳,还掺着一股纯净的感觉,激起他更凶猛的欲望。他更喜欢她容易泛红的清艳小脸,喜欢这女人柔媚的肌肤,喜欢她时而嗔怒,时而羞涩的眼神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