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九


  “起码我没有像你那么卑鄙。那么不择手段……欺压弱小,强迫别人按照你的意愿行事,冷酷无情到从不顾忌别人的心情与感受……”

  “卑鄙?原来在你心里,我是这样子的人。”怒气在他体内高涨,他的双眸里毫无温度。“恭喜你,终于认清了我的为人。”

  对她来说,他真的从来都不算什么……江晚晴定定然凝视着他,因为他眼里突然迸射出的凶狠,而感到不知所措。

  对于她的指责,他没有辩解,也没有否认。

  她明明应该感到失望与伤心,为何却反而有一股剧烈的心痛升腾而起,在身体里徘徊不去?

  那股心痛让她突然意识到,自己的话,可能深深伤害了他。

  “允麒,我……”她怎么会说出那样伤人的话?

  她想要对他伸出乎,想要对他说抱歉……但紧绷的喉咙,却无法发出声音。

  “看来,我们之间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。你大概不想再看到我同样的,我也不想再看到你。”

 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痕,五官轮廓显得更加深刻与清晰。

  他没有理由再站在这里,与她继续胡搅蛮缠,或者听她将更多莫须有的罪名安在他的头上!

  冷冽的眼神缓缓扫过她怅然若失、泪流满面的脸庞,他带着坚毅的表情转身。

  他已经受够了她无理的指责,也受够了那个为了她而变得无比窝囊,甚至心如刀割的自己!

  她到底有什么魅力,可以一再践踏他的自尊,践踏他的真心呢?

  他可是允麒,是天玄国未来的王!

  怎么能够为了一个女人,变得如此卑微……跨出大步,他目光如炬的凝视着远方。

  这一次,他在心里发誓,绝不会再回头!

  江晚晴宛如化石般,看着允麒离去的背影,冰冷的感觉麻痹了她的四肢,也让她全身不住的颤抖。

  她……是不是做错了什么?是不是在冲动之下,说了不该说的话?

  虽然想要追上他,但是双脚却仿佛被钉在原地,一步也无法移动。

  他离去时的眼神……冰冷到她根本无法直视,也不敢直视!

  “太子妃,你应该误会太子殿下了!若他知道卫恺没死,又怎么会让属下帮你调查真相呢?”

  耳边传来陶汉一针见血的声音。

  如雷击般,一股剧痛,从身体里爆发而出。

  她误会允麒了!

  她怎么会犯下那么愚蠢的错误,怎么会听信卫恺的片面之词,就认定允麒是这场骗局的始作俑者?

  转过身,咬着牙,她望着站在屋内的卫恺。“根本就不是皇太子的安排,他其实毫不知情,对不对?”

  不用等到卫恺的刚答,只是看到他眼里的心虚与害怕,她就已终知道了答案。

  转过身,她加快脚步向门外跑去。

  然而,迎接她的却只是空荡荡的街道,早已没了允麒的踪影……“没错,本宫的确知道全部的事实。”徐皇后面对眼前表情冰冷的大儿子,神态平静的说道:“但是绝对没有强迫过江晚晴的家人和那个卫恺,本宫只是写过密函,找江太守商议这件事。之后,他们就给了本宫这个计划。”

  “您是皇后娘娘,您的信函,他们怎么会不给您所希望的回应?”允麒深邃的眼里掠过讥刺。“就算这个骗局是他们想的,他们也只是为了讨好皇室。”

  从这一点看来,也许江晚晴的指责并没有错。这一切,非他所设计,却也与他有关。

  是他将她带入了痛苦的深渊!

  “还有一件事,儿臣很想知晓答案,请母后明示。”他紧绷的下颚微微向里缩起。“关于江晚晴的事,母后是怎么知道的?又为何一定要接她入宫,成为儿臣的太子妃?”

  他早就该问清楚江晚晴人宫的前因后果,但他却因为一些私念与自尊,拒绝去关注!

  如果早日得知这一切真相,他是否还会视若无睹的将她留在宫里,任凭自己的情感再度陷落,造成今日混乱的局面?

  徐皇后的神情有刹那的尴尬。“麒儿,如果母后不想说呢?”

  允麒的目光更加锐利。“关于江晚晴,儿臣从不曾对任何人说起过。母后为何会得知,让儿臣十分在意。难道说……二年前,儿臣微服出宫时,父皇与母后,一直派人监视着儿臣吗?”

  这是他可以想到的唯一解释!

  “那个……”徐皇后清了清喉咙。“关于此事,母后的做法的确有失妥当。不过当年你执意要微服出宫,母后和你父皇,真的非常担心你的安危,所以一路上,的确有派人保护你……”

  “儿臣说过,想要独自一人出外历练。”他俊美的面庞显得更为棱角分明。“为了不让父皇与母后担心,所到之地,也都通知了各地官府。没想到,父皇母后还是对儿臣不放心。”

  “不是不放心……”徐皇后深深叹气。“你向来喜怒不形于色,我与你父皇根本就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。二年多前,你突然说要离宫出巡,我们也很惊讶,生怕你想要将太子之位让给你的弟弟们……”

  允麒眼神一敛。“儿臣的确有过那样的想法,但是在游历四方后才知道,自己要担负的责任有多巨大,也绝不会再有任何逃避的心思。”

  “当母后得知你决定住进劲州太守府时,更加觉得忧心忡忡,以为你不想回宫了。”得到他的答案后,徐皇后的表情也更为凝肃。“于是下了密旨给劲州太守江勤,让他略中注意你的一举一动,但那绝不是因为不信任你,只是害怕你会离开我们。”

  允麒紧绷的神情有了刹那的动容。“母后,儿臣就算再不想当太子,也绝不会离开您和父皇。”

  听完母亲的话后,他的内心再无任何芥蒂与责备。

  因为那时的自己,的确感到迷惘。直到遇到了江晚晴,她的活力打开了他紧锁的心扉……

  “没想到,你会喜欢上江勤的女儿江晚晴,这也让母后深感欣慰。一直以来,你都深藏起自己的情感,关上心门,不让任何人进入……你有了心上人,母后比谁都高兴。”

  “所以您就瞒着我,设下了这个骗局?”他浓眉微蹙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