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七


  “我懂了!你们为了自己,出卖了我。”泪水沿颊滚落。

  那一刻,她觉得自己像是坠人冰窖,身体里的热气一寸寸的被抽离。

  家人的集体背叛,在她的心里刻下深深的伤口。

  “也不能说是出卖……仔细想想,这样也算是各取所需了。”

  卫恺紧皱眉头。

  “如果不是我装死来成全你,你能拥有现在的地位吗?所以那些利益,也是我应得的……”

  “卫恺,原来你是这样的人。”江晚晴倏地从椅子上站起,握紧的粉拳不断颤抖。“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利益,你显然不会在乎其他事。”

  “你没资格谴责我!”卫恺带着恼羞成怒的目光看着她。“你应该要感激我!在我死后,你不也心甘情愿入宫了吗?可见你也知道,入宫有百利而无一害……”

  “我入宫的理由,根本就不是你所想的那样!”她咬紧牙关高喊。“我是为了调查你死亡的真相,才会选择人宫的。你死得那么突然,你的死因,大家对我三缄其口……这让我不得不怀疑……但我却无从调查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什么死亡的真相?”他怔住了。

  “你所说的荣华富贵,你所说的地位和权势……我根本就不在乎。我只是想要利用太子妃的身份去搞清楚。为什么你会在京城猝死,为什么你的家人和我的家人要对你的死亡含糊其辞……”

  悲恸的泪水滚落,她的思绪也陷入了混乱的边缘。

  “当时我只想着,不管嫁给准,对我来说都无所谓。如果你的死亡真有蹊跷、真有内情的话,我一定要为你报仇,为你时回公道。因为,那是我唯一可以为你做的事了……”

  可原来,事实的真相是如此小堪。

  “你……你不可能会这么做……”卫恺惊诧的瞪着她。“你怎么会是为了我?我们之间的感情,没有深刻到这样的地步。毕竟只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的一门亲事……”

  “对你来说,那桩亲事是可以轻易被解除的,但对我来说……它却是一个不能违背的诺言。”

  即便她的心已经喜欢上了允麒,但她却从小曾想过要背弃和他的婚约!

  可谁能想到,这也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……他不但背弃了他们的婚约,还设下这样的骗局!

  江晚晴再也无法忍受他虚伪的面容,再也无法承受心里那些排山倒海而来的痛楚。

  联手欺骗她的。不只有他,还有她的家人,甚至还有允麒…一任何人都可以欺骗她,但是允麒……他在这个骗局里,扮演什么样的角色?

  她不敢去想,也不能去想!

  一把拉开房门,江晚晴只想快速的离开这个让她不堪负荷的地方!

  门外,却站着一个她最不想见到……却也最想见到的人。

  抬起头,她与他四目相视,泪水立刻模糊了视线。

  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,正是皇太子允麒!

  允麒原本在御书房里与父皇议政,直到离开御书房,小样子才将陶汉的信函送到他手坐。

  看完内容后,他立刻召集了几个贴身侍卫,快马加鞭的出宫。

  所以,他来晚了一步。

  所以,当他踏进这个院子时,听到了江晚晴愤怒的高喊。

  直到那一刻,他才明白,她欺骗了他!

  她进宫的真正理由,不是什么皇命不可违,而是为了卫恺。

  紧握住身侧的拳头,一股冰冷从身体里爆发而出。

  他不但相信了她的话,甚至还愚蠢的帮她调查!

  看着跟前一脸泪水、悲痛欲绝的女子,他一贯强硬的心,突然间变得虚弱。

  她除了隐瞒进宫的理由外,还有其他谎言吗?

  那些她说过的情话与告白……会不会也只是为了达到目的而耍的手段?

  “你……怎么会在这里?”江晚晴好小容易才压抑住内心的剧烈颤抖,开口质问。

  “这个问题,应该由我来问你。擅自出宫,你知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?”他的嘴角掠过严厉的纹路。

  “把我赶出宫去吗?”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,她的心突然间疼了起来;看到他就在眼前,难道她还能不认清现实吗?

  江晚晴,不要再逃避真相了……难道你想一辈子都被蒙蔽、被欺骗吗?

  “其实我干嘛要问你……我怎么会没想到……你一定早就知道这个地方,早就知道我生活在怎样的一个大骗局里了……”

  眼泪再一次疯狂的滚落。

  江晚晴赫然发现,卫恺的背叛只让她气愤,却没让她痛苦。

  让她最最在意的,只有允麒!

  他会知道这个地方,只有一个解释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