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五


  看到她如此兴奋的表情,他虽然努力想要表现出不在乎的样子,但心底还是泛起一股酸意。

  他可不想她和那个卫恺,再有半点牵扯……“我知道你这么做,都是为了我。”她伸出双手,含情脉脉的搂住他的颈项。

  “你不想我有任何遗憾,对小对?谢谢你愿意支持我。”

  她眼里的浓情密意,瞬间融化了他心头的不快。

  她与卫恺之间的过去,不会再影响到他们的未来。

  这一点,他很有信心!

  “以后,你的眼里只准看着我。”他霸道的宣布。

  “是,殿下。”她回以灿烂的笑靥。

  允麒回抱住她杨柳般的腰肢,将她紧紧拥在身前。

  永丽宫内,人来人往。

  他们却旁若无人的深情对视,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多么甜蜜,难分难舍……

  随着册妃大典的日子越来越近,江晚晴每日变得异常繁忙。

  除了练习大礼时的礼仪之外,她还要学习各种宫廷用语,训练仪态举止,背诵祖训规制……除了这些以外,更让她头痛不已的是,她还要时时刻刻准备应付那个,因为她太忙而不断抱怨没空见面的皇太子。

  她那未来的夫君允麒,要求她每日三餐都必须回东宫向他报到。

  不仅如此,每日他下朝后,她得陪他在花园散步半个时辰,他每日午后要听她弹琵琶,她还得陪他看奏章,每日晚膳后,则必须一起吟风弄月或者看书淡心……一日才多少个时辰?她有那么多的事要做,怎么可能会按照他的要求去办?

  于是,她也只能顶着他的抱怨甚至是怒气,悄悄从他身边开溜,回去后再好好安抚他的黑脸……“宛儿,你没有告诉太子殿下,我在祖庙里练习祭神的礼节吧?”一看到脸色凝重的朝着自己跑来的侍女,江晚晴第一个反应就是,允麒又在找她了!

  真是的,她也是为了大礼那同不要犯错,才会这样反覆练习的啊。他就不能多体贴她一点吗……“太子妃,奴婢怎么敢说呢?”宛儿一边喘气,一边来到她身边。

  虽然心里有着无奈,但更多的还是甜蜜的感觉。“你去告诉太子殿下,我最后再走一遍,就会回宫了。”

  他会找她,不就是在乎她的表现吗?

  “太子妃,小是殿下在找您,而是陶汉回来了!”宛儿将她拉到一旁。

  “陶汉?”江晚晴的双眸倏地一亮。“他在哪里?叫他立刻来见我……不是,我立刻就去见他!”

  前几日陶汉回来禀报说,调查卫恺死因一事有了眉目,他要再离开京城几天,回来后可能就会有结果了。

  一想到长久以来心头的疑云就要被解开,江晚晴的心跳立刻变得急促,心情也莫名紧张起来。

  “他就在外面候着。祖庙重地,没有通传,他不敢进来。”宛儿犹豫了刹那,才又开口,“太子妃,我看他的表情十分凝重,好像是什么坏清息……”

  “李嬷嬷,今同就到这里吧,我有些急事要处理。”江晚晴急匆匆的吩咐了一句,朝殿外走去。

  “陶汉,你快告诉我,你是不是已经查出结果了?”屏住呼吸,她快步走向陶汉。

  “太子妃!”陶汉屈膝行礼,神情紧绷。“可否借一步说话?在这里……不太方便向您禀报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江晚晴微微皱起秀眉。“你没有查出原因吗?

  还是遇到了什么阻挠……”

  “属下已经查清真相。”陶汉恭敬的低首。“但恐怕太子妃知道真相后,会非常震惊。”

  江晚晴的脸色立刻一片苍白。“他的死,果真如我所预料的那样,另有隐情是不是?难道他真是被人害死的?”

  卫恺平素并无仇家,若真有人要害他,父母家人又何必对她那样遮遮掩掩……是怕她受不了刺激?

  “的确另有隐情,不过也不是为人所害。”陶汉目光警觉的看了下四周。

  “你跟我来。”宫内隔墙有耳,为了允麒,就算她此刻已经开始六神无主,也要保持起码的镇定。

  只是,看陶汉那欲言又止的样子,她的心早已波涛起伏了!

  到底……发生了什么事?

  江晚晴决定出宫。

  陶汉对她所说的话,她一个字也不相信!

  “小样子,给我你的外衣,让陶汉在门外等着,我要和他一起出宫。”不理睬任何人的劝阻,江晚晴一意孤行。

  无奈之下,宛儿只得伺候她更衣。

  眼看拦不住,小样子跑到门后,一把抓住陶汉。

  “如果让太子知道娘娘擅自出宫的话,那真的是兹事体大了!

  你到底和太子妃说了些什么啊!”

  “我不能告诉你。”陶汉也是一脸为难。“太子要我对太子妃唯命是从,所以。

  太子妃的命令,我不能不听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