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


  爱情来得如此不易,所以,她更要屏气凝神,小心翼翼的去确认自己此时此刻的美妙心情。

  “在想什么,想得发呆了?”就在她坐在窗前,托腮傻笑时,身后竟传来了一个熟悉的调侃声。

  “我在想你!”小脸上立刻洋溢幸福的笑容,她飞快起身,扑进允麒的怀里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我还以为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再看到你呢!”

  晚膳后,他去议事厅里批阅奏章,她也只能回到郁秀雅筑,准备更衣安寝。

  允麒淡淡一笑,拉住她的小手。“我想念你的琵琶声,所以就来了。”

  “你不是想念我,而是琵琶声啊?”她立刻噘起小嘴。“我还怕自己会因为太想你而无法入睡呢……”

  “我保证不会让你无法入睡。”他嘴角闪过一抹邪笑。

  “宛儿,把我的琵琶拿过来。”她朝外面喊了一声。“你自己抱着琵琶弹个够好了……”

  “不用叫她了,我已经把所有人都遣退了。”他一把抱住她娇俏玲珑的身躯,让二人的身体完全密合在一起。

  “那就没办法了,没人给您拿琵琶的话,殿下您是不是该回寝宫了?”既然不是想念她,他还来这里干什么?

  江晚晴推了一下他坚硬的胸膛,高高的嘟起红唇。

  “我的傻王妃,你现在是在和你的琵琶吃醋?”他露出叹为观止的揶榆表情。

  “你跟那些侍寝吃醋还不够啊……”

  “谁吃醋了?”她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胸膛。“我才没那么小气!何况,东宫里的女人有那么多,日后大概会有更多……我吃醋的话,哪里吃得完?”

  睁大双眸,她眼里闪过一丝落寞与难过。

  一想到要和那么多的女人一起分享他,她的心就莫名的疼起来。

  看着她被乌云笼罩的脸,他目露深思。“你在意她们吗?”

  “说不在意,那是骗人的。”她扬起羽睫,专注的凝视着他。

  “可你是太子,在你身边注定会有许多女人出现,皇后也对我说过了,一定要认清自己的身份,要成为你的贤内助。要……”

  说着说着,她的服里就浮现出点点水光,声音也越来越小。

  “这样的事,你真的可以做到?”感受到她声音里的不确定,他坚定的收紧手臂。“你真的不在乎我和其他女子在一起?”

  看着他深邃的双瞳,她深深打了个冷颤。“不,我仿不到!我没有信心,我也不想和任何人分享你……只要一想到,我的心就好痛好痛……”

  深吸口气后,她张大氤氲的双眸,一瞬也不瞬的望进他深沉的双眸里。

  就算她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太子妃,她也不想再对他隐瞒自己的真实心意。

  “你觉得我任性也好,觉得我自私也好,反正我就是不喜欢看到你和其他女人在一起。我没有办法忍耐这些,我不要她们在你身边打转。”她愤愤然抿紧双唇。

  她干嘛要喜欢上一个,注定会妻妾成群的男子呢?

  “不准后悔喜欢上我!”他突然紧锁眉宇,双眼里冒出锐利的光。“以前你可以说不知道我是谁,自从入宫以后,你可是很清楚我的身份了!”

  他一眼看穿她的心思。

  每当她犹豫不决寸,目光就会闪烁起来。

  “喜欢也喜欢了,就算想反悔,心意也已经无法收回了啊……”她咬紧牙关,心脏一寸寸的扭搅在一起。“如果要我忍受的话,我会尽量忍受的……”

  谁教她喜欢他呢?她没办法收回自己的心了啊……

  “晚晴。”允麒凝睇着她的双眼。“你不需要忍受什么,我也不要你忍耐。”

  “你说得倒轻松,如果让我看到你和其他女人在一起,我可不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来……我也想表现得大方得体,但你不能对我那么苛求。”她甚感委屈的垂下眼帘。

  “以后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了。”抓起她的手,他与她十指相把。

  “你可以保证不会让我看到?”她挣扎了一下,却还是回握住他的手。“如果真的可以做到那样,那我也会努打让自己去适应的。”她闷闷的说道。

  他炯炯有神的黑眸,自挑起的眉毛下打量着她,嘴角噙着笑意,“你要伤心难过,也要先听我把话说完啊。”

  “你也知道我在伤心难过了?干嘛总是提起我不想听的啦?”她精致的小脸上掠过愤慨。“都说我不会管你了,你还想怎么样……”

  抬起哀怨的眼,她斜睨着他。

  “你只要听完我的话,就不用伤心难过了。”他伸出手,抬起她小巧的下颚,眼里掠过狡点的光。“因为我已经决定解散东宫掖庭,没有被临幸过的女子全都遣散回家,临幸过的也会安排她们嫁人。”

  “什么?”瞪圆了那双原本布满阴霾的双眼,她的心跳仿佛停止了。

  “我要说的话,已经说完了。”他俯下身,暖暖的气息轻拂过她的脸蛋。

  “允麒,你是说……你要解散东宫掖庭?掖庭里所有的女子,都会离开这里吗?”她小嘴大张,惊愕得无以复加。

  然而心口深处,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动在澎湃与发酵。

  “是的。”他笑容灿烂的看着她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