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六


  “我来是要告诉你,你可以在潋湖宫多休息一些日子,我要先回京城去。”他表情冷淡,甚至透出一股冰冷的气息。

  “你要走了?”她的眼里立刻流露出不舍的光芒。“不是说要待三天才回去的吗?”

  “有些事要尽快处理。”他面无表情,“真的是这样吗?”看着他紧绷的脸色,她敏感的咬紧下唇。

  “是不是……因为昨天发生的事,你才刻意要避开我?”

  昨夜他眼里曾经浮现出的热情,与他此刻的冷漠,形成了天壤之别,刹那间刺痛了她旁徨的心。

  他的唇紧抿。“昨天的事,你最好忘记。那只是个意外,不会改变我们之间的任何关系。”

  她面色如纸的扬起脸,带着指责的目光看着他。“意外?你是说,那根本不算什么?”

  “你认为呢?”他漠然的眨动眼帘。

  “你为什么要那么对我?”她咬紧牙关,喉间紧缩。

  “你是女人,我是男人,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。”他轻描淡写的说道:“如果你不喜欢的话,以后我不会再碰你。”

  他漆黑如墨的双眸里,掠过一抹让人难测的幽光。

  他不会向她承认,更不会向自己承认,他竟然再一次被她深深吸引!

  所以,昨夜的事,只能是一个必须忘记的意外。

  他的每一句话都宛如利剑,刺进她的心口,划出一道道淌血的伤口。

  昂起头,她带着骄傲与自尊,屏住呼吸。“请你离开,我要休息了!”

  既然他已经否认了发生的一切,她又何必再苦苦追问?

  只有她一个人烦恼不休,而他却丝毫不在意,岂不可笑?

  他不动声色的点头,旋即转身。

  “你最好记得你今日所说的话,以后,绝不要再发生这样的意外了!”看着他冷酷的背影,她大声的喊道。

  “你放心,绝不会再发生第二次!”他平静的眼里闪过紧绷,身侧的双手也紧握了一下。

  在他身后,江晚晴的身体微微摇晃,布满愤怒的双瞳里,渐渐涌上了晶莹的水珠。

  允麒,他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!

  而她又怎么能总是被他的一举一动所牵绊,一再的自我折磨与挣扎,就是无法将他逐出自己的心房呢?

  回到永丽宫后,江晚晴并没有再见过允麒,她一心投入调查卫恺的死因,多方打听的结果,发现卫家并没有一个叔父在京为官,也没能查到卫恺身葬何处。

  这让她深感疑惑,也更加深了她对卫恺死因的怀疑。

  同时她也发现,自己太子妃的身份,对于追查飞卫恺的死因根本毫无作用。所有的官府衙门对她的要求,都只是敷衍了事,并未当真。

  “太子妃,奴婢觉得,还是请太子殿下帮忙吧。”为她传递消息的宫女宛儿如此建议。“如果是殿下的吩咐,便没有人敢推诿塞责,一定会彻查到底的。”

  江晚晴犹豫了一下。

  在经历了潋湖宫所发生的那些事后,现在她最不想见到的人,就是允麒,她甚至在心里发誓,日后,如非必要,她再也不要和他见面了!

  她发现,只要一见到他,自己的内心就会被深深扰乱,更让她感到害怕的是,她越来越无法把持住对他的那份情感。

  二年来,这个秘密一直深藏在心底,就连自己也极度否认这份情感。

  可是,自从与他重逢后,她的内心就不断煎熬,即便她想要忽略心头的悸动,却无能为力。

  “宛儿,替我更衣吧,我去见太子殿下。”江晚晴面色苍白,双眸里却闪烁出坚定的目光。

  如果说她的心早在二年前,就已经为允麒而动播,那么现在,她应该更努力的查出卫恺死亡的真相。

  这是她赎罪的机会,也是她最后可以为卫恺所做的事了!

  稍稍装扮一番后,江晚晴走出了郁秀雅筑。

  天空飘着许多纸鸢,吸引了她的注意,远处传来女子的嬉笑声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她问了身边的小样子。“今天是什么喜庆节日吗?东宫的宫女们都在放纸鸢?”

  “绝对不是!我们怎么敢啊!”宛儿立刻回答。

  “那她们是谁?”她来到东宫的这段日子,很少遇到这样热闹的时候,“奴才这就去打听。”小样子立刻警告的看了宛儿一眼。

  “不用了,我们过去看看,不就知道了吗?”看着满天飞舞的各色纸鸢,勾起了她的一丝兴味。

  她迳自向着声音的来源走去。

  在她身后,宛儿与小样子却交换了忧心忡忡的一瞥。

  那些在东宫花园里嬉闹的女子,应该就是东宫侍寝。

  宛儿与小样子都知道,这些侍寝们,平日里都住在东宫外的掖庭里,是不能随意正东宫走动的。

  除非……她们获得太子的传召。

  但是这么多的侍寝在东宫里放纸鸢,在过去从未发生过。

  二人不安的跟在江晚晴身边,犹豫若是否该阻止初来乍到的太子妃前往……江晚晴大步穿越竹林后,走上一处布满青草的高坡。

  她从来不知道,在东宫里还有这么一处开阔的地方。

  “殿下,您看妾身的纸鸢飞得多高啊。”

  “殿下,要不要妾身替你按摩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