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三


  “走得动的话,你就不会连站也站不稳了。”他一放开她的手,她的身体就摇晃起来。

  允麒严厉的抿紧薄唇,她面无血色的样子让他心生愤怒。

  “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?为了躲开我,居然把自己开到这种地方来!”

  “不是的,我不是想要躲开你,我一时好奇,才会想要一探究竟。”她委屈的嘟起嘴角。“你不要随便冤枉我……”

  “是我冤枉你吗?”他将烛台放在地上,双手插腰。“如果你跟着我去打猎,就不会被困在这个迷宫里了。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被他点中心事后,她仓惶的咬紧双唇。

  “我说对了吧?”她心虚的模样,更加深了他心底的怒火。

  “既然你这么讨厌和我在一起,那我现在走开的话,是不是更称你心意?”

  她那虚弱胆小的模样,与他印象里活力十足、盛气凌人的江晚晴,相差甚远。

  “好啊。你如果不想管我的话,你就先走好了!”他的威胁勾起了她心底的反弹。“反正现在不是在人前,你大可不必理我,我又不是你真正的太子妃……”

  莫名的,因为想起他们现在的关系,她胸口微痛。

  她多么希望,他一直都是二年前的那个允麒……她可以在他面前肆意的笑闹,随意的斗嘴。

  “如果我不管你,可没人会发现你在这里。”他的脸色阴沉,挑衅的看着她。

  “但我也没有义务要救你出去。”

  “那你不要救我!你想走的话,就走好了!”她负气的低下头,肩膀却不断的抽搐着。

  因为想起了过去,让她觉得眼前的他,十分陌生,心底的疼痛也越来越加重。

  允麒静静凝视着她低垂的小脸,那一刻,胸膛因为愤怒而起伏。跟里突然掠过冷漠的光芒,他蓦地转身。

  她说得没错,他干嘛那么好心的救她呢?

  反正她丝毫不会感激,更不需要他的好心……他脚下的步伐,越发的坚定起来。

  听到离去的脚步声后,江晚晴慌张失措的抬起头。

  允麒的身影,眼看就要消失在一处转角。

  “你真的打算这么走掉?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?”在他身后,传来她指责的声音。“好啊,你要走就走,反正我知道你很讨厌我。你会讨厌我,不就是因为二年前的那件事吗?”

  二年前……那如魔咒一般,将她完全捆绑住的二年前!

  咬紧红唇,江晚晴不顾一切的大喊。“但那难道都是我的错?你有没有想过,你就一点错也没有?”

  这种时候,她居然还敢对他提起二年前?

  “难道,那是本太子的错?”允麒愤怒的咬牙。

  他本不想理会她,却又忍不住停下脚步。

  “二年前,在那种毫无准备的情况下,突然听到你那么对我说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你怎么会喜欢我呢……”

  他怎么能够把所有的过错,都算在她的头上?

  “谁说我喜欢你了?”他的身体僵硬,脸上的每根线条都变得冷硬,“你也太自大了,那时候我只是一时糊涂,一时迷惑罢了。”

  早在被她拒绝的那一刻,他就决定将她遗忘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两行泪水很不争气的悄然涌出眼眶。“你对我并不是真心的,你也没那么在意我,说什么要娶我,也只是想将我变成这东宫里的女人之一吧?既然如此,为什么到了现在,你还要用厌恶的表情看着我呢?”

  他的话,宛如针般刺痛了她。

  当年的他虽是无心的冲动,她却一直、一直将他放在心底最深处。

  因此,让她对卫恺深感愧疚。

  “我没有。”允麒本能的反驳、“我为什么要厌恶你?你没那么伟大,值得让本太子放在心上……”

  “你没有厌恶我?”她愤愤然看着他。“你根本就无视我的存在。”

  他神情冷冽的横瞥着她。

  “好像我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样……拒绝你是我当时唯一的选择,不然我应该怎么办?你倒是告诉我啊……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,又怎么可能为了你,变成水性杨花的女人呢?”

  二年来郁积在心底的感受,在瞬间爆发了出来,一时间,她悲伤与愤怒的情绪无法收拾。

  过去的这二年,她从来没有真正的开心过。

  当年他不告而别以后,她既担心自己伤了他的心,又因为自己对他的怦然心动而深深自责……午夜梦回,常常突然间想起他,因而心悸到大亮……可是他呢?

  “也许你是高高在上的皇太子,所有的女子都该匍匐在你的脚下,恳求你的眷顾。你也说过,你看上我,是我的福气……可见你根本就没考虑过我的心情,我的惊慌,和我当时的感受!”

  允麒回过头来,看到她痛哭的样子,胸口倏地紧缩。

  “从没女人拒绝过我,你是第一个。”他定定然凝视着她。“你也是第一个让我尝到什么叫失败的女子,我受损的自尊都没人理会,我又怎么会有心情去想到你的感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