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九


  “看到你们如此和睦恩爱,真乃我天玄之大幸,也是我皇室之福。”徐皇后满意的颔首。“晚晴,你是个聪明孩子,一定会时时刻刻记得本宫昨日对你的教导。那样的话,不只你自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连你的家人也是一样。”

  她表情苍白的瞥向徐皇后,从那双温柔的双眸里看到的,却是严厉与残忍。

  如果她再有所抗拒,那么受到威胁的,还有她的家人!

  她轻启朱唇,发现自己完全发不出声音。

  难道,这一切真的已经无法回头了吗?一进宫门,就真的深似海了吗?

  “儿臣会好好教导她的,母后请别担心。”允麒的手掌坚定的握紧她的腰肢,对她投以充满“关切”的一瞥。

  乌云笼罩在她白皙的脸颊上,也遮盖了她眼里的光芒。

  她失神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看来,本宫真的可以安心的为你们筹备大典了。”徐皇后眼里的厉光隐去,剩下一片和煦。

  江晚晴沉下眼帘,既痛恨自己的懦弱,也痛恨自己当初将事情想得太简单,才会选择人宫。她进宫的真正理由,就是为了查明卫恺死亡的真相!

  对于卫恺的死,她一直都觉得事有蹊跷。

  从死汛传来,到丧礼出殡,家人都对她遮遮掩掩,含糊其辞。

  每当她问起病因或者细节,也会发现他们脸色异常,县至对她三缄其口。

  终于有一次,她在父母门外偷听时,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。

  卫恺绝对不是因为生病过世,他的死因与京城世的一些权贵有关,甚至还牵涉到皇亲同戚……为了查明真相,她选择入宫,以为当上了太子妃,就可以拥有无上的权力,也才能有机会解开心头的层层疑云。

  如果,真是有人害死了卫恺,她要亲手为他报仇……为此,就算牺牲她自己的终生幸福,她山在所不惜!

  可她却没想到,自己想要报仇的目的,却会变成如今这么复杂的局面。

  允麒,那个在二年前曾经扰乱过她心神的男子,居然就是她所要嫁的夫君!

  二年前,自己曾经因为他,动摇过对于卫恺的心意。

  二年后,她难道又要为了他,放弃可以为卫恺报仇的机会吗?

  江晚晴,你怎么可以那样辜负一直以来,都对你一心一意的卫恺哥哥呢?

  “爱妃,我们陪母后一起游览御花园,你看怎么样?”耳边,传来了允麒温柔亲切的声音。

  她抬起茫然的双眸,定定然凝视着眼的那张轮廓鲜明的男性脸庞。

  允麒……既然他不打算赶她出宫,她是不是应该配合他的建议,保有太子妃的地位呢?

  也许,为了卫恺,她应该坚持自己一开始入宫来的心意,那是她,唯一可以为他做的事!

  “好啊。”江晚晴抬起下颚,氤氲的眼里闪烁过义无反顾的光芒,唇畔更是牵出一抹淡淡的笑容。

  决定了的事,就绝不动摇!

  爽朗秋日,永丽宫的三位皇子,带着自己的美娇娘,来到京城郊外的潋湖宫狩猎。

  “爱妃,半个月后我们的大典就要正式举行了。趁着这次秋狩,你可要好好放松一下。日后,你一定会忙得晕头转向,绝无空闲。”

  “多谢殿下关心,殿下,你也切勿惦记朝廷大事,而影响了狩猎的成绩,也好让臣妾见识一下殿下追逐猎物的功力。”

  一路上,允麒与江晚晴坐在马车里有说有笑,看在旁人眼里,俨然是一对相敬如宾的未婚夫妇。

  只是,二人对视的目光里,却是相见如冰,毫无温度。

  到了潋湖宫后,男子们立刻整装准备出发狩猎。

  江晚晴静静的站在一身戎装的允麒身边。

  午后的阳光照射在校场上,更加衬托出他凛然出众的王者之气,那股睥睨天下的气魄浑然天成,不怒而威。

  难怪在二年前,即使他脾气傲慢,性格狂妄,却还是轻易就撩拨了她的心房。

  “大嫂,你怎么没有换骑马装?”允璟的王妃月楚楚牵着一匹血色宝马走来。

  “我们不打猎,就在围场里跑跑马,可有意思了呢!”

  “她不会骑马,就别难为她了。”允麒带着浅笑看向江晚晴。

  “不会骑马也没关系啦,我就打算让王爷带着我骑。”允炽的王妃罗蝶儿摩拳擦掌,一脸兴奋的看向允炽的坐骑飞龙。

  “你们看看,哪有这样的娘,把几个月大的宝宝扔在家里,自己却出来逍遥自在的……”允炽抓起罗蝶儿的纤腰,轻易将她抱到了坐骑上。

  “我已经被关在王府里有一个多月了,难道你想闷死我?”

  罗蝶儿负气的推了几下夫君的胸膛。

  “我说老四,你也不必每日都把宝宝挂在嘴边,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当了爹!”

  允璟撇了下嘴角。“楚楚,看来我们也要赶紧努力,免得落在人后……”

  “谁要和你一起努力了!”月楚楚狠狠瞪了允璟一眼,双颊羞红。

  江晚晴带着几分欣羡的目光,看着他们两对恩爱夫妻,心里掠过一丝怅然。

  今生今世,她大概不会拥有这样的幸福了吧……“大嫂,你赶紧去换骑马装,我们在这里等你,一起出发!”月楚楚骑上了马匹,俏脸上洋溢着快乐的光晕。

  “真的不必了。”江晚晴轻轻挥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