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六


  没有想到他会如此单刀直入,一时间,她无言以对。

  “不是?”他斜睨着她,目光冷冽中还带着一丝残忍。“那你最好对我解释清楚,你到底为什么会在这里。还有你那伟大的亲事,又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江晚晴一瞬也不瞬的看着他毫无表情的脸庞,心脏的跳动不断加速。

  怎么办?她要对他坦白吗?

  要坦白她为何会进宫的原因,坦白她在过去的二年里所遭遇的那些事吗?

  “如果我知道你是太子的话,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。”看着他那样冷漠的眼睛,她喃喃自语。

  如果知道他是太子的话,她绝对不会入宫。

  “现在说这些,是不是太迟了?”他挑高一边剑眉,心里掠过一抹深深的厌恶感。

  自己过去怎么会以为她与众不同呢?比起他东宫里的所有女子,也许她才是最野心勃勃的那一个。而她当年的拒绝,也变得无比讽刺。

  如果她早就知道他的身份,她的答案大概就不同了吧?

  “如果你可以想办法送我出宫的活,我愿意离开这里。”低下头,这是她在这一刻想到的唯一办法。“不再打扰你……”

  其实,当她知道他是谁以后,就应陔知道,自己进宫来的决定是多么错误和荒谬了!但她却没有勇气面对他,更不知道要如何向他解释自己的行为。

  “你也听到皇后的话了,从今以后,你生是东宫的人,死是东宫的鬼。想要离开?”他的眼神越发冰冷。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
  放她离开?也许是个解决的方法,但却不是他想要的方法!

  既然她有这个胆量进宫来,那么就应该承担眼前的后果。

  他不会给她任何逃避的机会!

  江晚晴心慌意乱的垂不屑眼。“哪你认为,我该怎么办呢?”

  “先回答我的问题!”

  “我……”低着头,她紧抿住红唇,倔强的昂起头。“我为何会进宫的理由,到了现在,还有什么重要的吗?反正,我已经在这里了!”

  她进宫来的理由……在见到他以后,就更加不能让他知道了!如果他不是那个允麒,或许有一天,她会说出口。

  然而,他却是那个她最不能坦白的人。

  不管他会怎么想她,她既不想撒谎,也不想说出真相。

  “江晚晴,你既然有这样的野心入宫,刚才又怎么会让自己陷人那么狼狈的境地里?”他冷笑了一声。“你难道会不知道在宫里的生存之道,难道会不知道,我母后想要的是什么吗?”

  她的话更让他肯定了心里的答案!

  就算当他这样看着她时,心里还是会冒出浓浓的苦涩。但他还是会将她留在宫里,让她明白,她选择的是一条多么艰难且绝不会有结果的道路!

  “我即使知道,也不能撒谎答应她。”她的胸口掠过一阵紧缩。

  “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变成她所希望的样子,我根本没能力做好她的儿媳,做好你的妻子……”

  “你胆怯了?这倒是稀奇。”他的嘴角弯出一抹讥讽的笑痕。

  “那个在劲州城气势汹汹的女子去哪里了?你应该对自己很有自信才对。毕竟二年前,你差一点就成功了……”

  那却成为他生命里最大的一次耻辱!

  二年后,她又以这样讥讽的方式重新站在他的面前,就更让他无法接受了。

  “你能不能不要再提起二年前的事?你不是说已经把我忘了吗?据我所知,你的东宫里有无数的女人,所以……”

  他以为二年前的事,她就完全不在意吗?但事情已经发生了,谁也没有办法让寸光倒流。

  “我当然不在乎你,只是——”她的话再度挑起了他心底的伤口。“你的出现提醒了我罢了。”

  “我明白现在的你有多么讨厌我。”她收拾起自己慌乱的心情,决定面对眼前的现实。“所以我更不能在皇后面前给出什么承诺。我没有信心能与你和平共处,更别说是做一个皇后所期望的好妻子、贤内助……”

  “是因为发现我是太子的缘故吗?原本你应该信心满满才是。”他嘲讽的抿了下薄唇。

  “我从来没有自信满满过!”她扬起秀丽的眉毛,直视着他的眼。“你不必总是对我冷嘲热讽,如果你这么讨厌我,刚才为何要帮我?不管皇后娘娘她怎么责罚我,那都是我的事,不是吗?”

  她强打起精神,就算眼前的形势一片漆黑,她也不想让自己变得软弱!

  允麒眼里的讥笑被一抹凌厉所取代。“谁说我是在帮你?”

  那一刻,他出手的理由,绝对不是因为不忍心看到她被母后责罚。

  “那你为何要那么做?”

  是啊。他为何会不自觉的出乎救她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