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三


  她哪有他说的那么不堪?二年前,他可不是这样说的!

  “大胆!你以为自己是母后选定的太子妃,就可以对我无礼?”他眼里蔑视的表情,终于被愤怒所取代。“信不信只要我一句话,就可以让你万劫不复!”

  他干嘛还要站在这里听她废话?他应该立刻将她遣出宫去才对!

  “我相信。”她回给他轻蔑的一眼。“你原本就是这么爱斤斤计较的男人,不过我才不怕你呢!”

  他以为她是心甘情愿来到这里的吗?

  如果不是有不得已的理由,她又怎么会远离家乡,住到这仿佛牢笼一样的皇宫里来?还要嫁给完全陌生的男子。虽然她现在发现,原来他就是皇太子,可是,这只是让她原本就很低落的心情,变得更加低落。

  允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斤斤计较,她说的是他吗?

  “要怎么样随便你,我才不稀罕留在这里呢!”她冲着他大喊一声后,在他怒气冲冲的目光下,旁若无人的转过身。

  “江晚晴,你还是一样胆大妄为,无法无天!你以为这里是劲州吗?容得你嚣张跋扈。”允麒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将她拖到一旁。

  他自傲的自制力在她面前瞬间崩塌。

  “还说你不认识我,想不起来我是谁?”被他握住的手腕传来阵阵疼痛,她却咬紧牙关,昂起头,目光清亮的直视着他。

  他更加用力的握住她纤细的手腕。“想起来又如何?有什么不同?到最后又有什么差别?你现在还是成了我东宫里的女人!”

  江晚晴的眼里掠过稍纵即逝的哀愁。

  到最后,她还是成了他的女人……允麒的眼神更为狂暴,也更为冷冽。“你最好给我汜住!这东宫里的女人多的是,多你一个不多,缺你一个也不少!”

  以为他会对她比较特别的话,那她就完全想错了!现在的他,对她根本就毫不在乎!

  “所以二年前你说的话,也只是说说而已,是不是?”她依然一眨也不眨的直视着他没有温度的双眸。

  不知为何,她心口倏地紧缩,莫名的仙痛着。

  亏她一直觉得对他有所亏欠,一直对他感到抱歉,因为他,她总是觉得心口疼痛……“没错。”他撇了下嘴角。眼神里的寒冰让人颤栗。“难道你以为自己有多特别?”

  “当然水是!”她倔强的屏住呼吸,毫不畏惧的回视他眼里的冰冷。

  “来人啊!送太子妃回去。”甩开了她的手腕,允麒凶狠的眯了下双眸。“从今日起,没有我的命令,不要让她出现在我面前!都听清楚了吗?”

  “你放心,我也不想盯看到你。”她恶狠狠的咬紧红唇。

  二人愤怒的目光在空中交会,迸射出电光火石般的冲击,吓得周遭的人全都噤若寒蝉。

  允麒的眉宇挑了一下后,首先转身高开,他脸上的轮廓变得更加清晰深刻,眼里的怒火也有增无减。

  一直站在一旁的两兄弟正睁着愕然的双眸,呆呆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。

  “老二老二,你看到了吗?我们未来的大嫂,居然敢直呼老大的名讳啊!”允炽拉着允璟的袖子,心情亢奋。

  “太精彩了!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老大对一个姑娘家大吼大叫的样子……我去御书房找父皇,你快去通知母后。”允璟的眼里也充满了兴味盎然。“未来,应该会有更多好戏可以看,错过就可惜了!”

  “老大的东宫,也会热闹起来厂吧……”允炽紧握双手,一脸期待。

  X东宫并没有因此变得热闹,反而被一股沉沉的死气所笼罩。

  虽然允麒一如既往的不苟言笑,他的生活起居一切照旧,但不知为何,东宫里的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一股压抑的氛围,莫名在蔓延。

  太子与未来的太子妃彼此避不见面,互不理睬,这件事传人了正在筹备婚礼大典的徐皇后耳里。

  一大早,她就带着大批人马,光临了江晚晴的郁秀雅筑。

  “给我跪下!”徐皇后在屏退了左右以后,厉声说道。

  江晚晴战战兢兢的跪在徐皇后面前,一时间不知所措,脸色惨白。

  “你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?”徐皇后坐在太妃椅上,用力拍了下扶手。

  “妾身不知。”她吓得不敢抬头。

  “本宫听说你不但顶撞我大皇儿,还在奴才们向前公然与他作对!”徐皇后温婉的脸上浮现出冰冷的神情。“先别说你还没有被正式册封为太子妃,就算日后真的册封了你,你也要这样对待你的丈夫吗?”

  “妾身……”仓促间,江晚晴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  她的确对允麒不太友好,但事情的起因并不是因为她啊!

  “你好歹也是劲州太守的女儿,难道在家里的时候,父母没有教导你女子应该遵守三从四德,应该温良谦让吗?”徐皇后挑了下眉梢。

  “皇后娘娘!妾身的父母向来有教导妾身礼义廉耻、礼教德化。只是……只是妾身生性顽劣,才会辱没了父母的名声。”她深深的磕头。“妾身的错是妾身一人所犯,请皇后娘娘责罚。”

  “你的确非常顽劣!”徐皇后佴次拍打扶手。“要怎么处罚你,让本宫好好想想。现在,我要问你,日后你有什么打算?是不是准备继续不把你的夫君放在眼里呢?”

  “妾身绝对不敢看不起太子殿下!这一次是事出有因,请皇后娘娘明察。”江晚晴心如乱麻,却倔强的抬起头。

  虽然明明知道,面对皇后的权威。她应该承担全部的责罚。

  然而,如果说她对待允麒的态度不妥,那也是因为他的无理指责。

  “事出有因?本宫有的是耐心,你慢慢说给我听吧。”徐皇后冷哼一声后,神情冷冽的俯视着她。

  深吸口气,江晚晴毫不退缩的直视着徐皇后。

  “请皇后娘娘听妾身从头说起……”

 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江晚晴打算向皇后坦承所有的事。

  “殿下,皇后娘娘驾临东宫,正在郁秀雅筑。”刘志恭敬的站在寝殿内,向刚下朝回宫,正准备换下朝服的允麒禀报。

  “母后?”允麒倏地眯了下双眸。“母后来多久了,一直都待在郁秀雅筑?”

  “是,皇后一大早就来了。”刘志偷偷查看他的脸色。“太子您要不要到郁秀雅筑看看?”

  “没这个必要。”允麒冷漠的摇头。“我要看一下各部的奏章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