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二


  江晚晴原本苍白的脸上闪过更深的恐慌,黑白分明的眼珠也立刻蒙上一层浓浓的无助。

  “你……忘记了?”她眨动眼帘,缓缓直起身子,眼里闪烁出氤氲的水气。“是啊!你的确没有记得我的理由……”

  此时此刻,她心底所受到的冲击绝不会少于允麒。

  她怎么也没想到,二年前在劲州城的那个允麒,居然就是眼前高高在上的皇太子!

  怎么也没想到,在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进宫后,居然会遇到如此让人措手不及的状况。

  她未来的夫君,不是别人,竟是他!

  深藏在心底的记忆,瞬间开始啃噬内心,让她恨不得立刻从他的眼前消失。

  “刘总管,你到底是怎么管教下人的?”允麒微挑剑眉,冷冷扫过站在身旁的刘志。“闲人不得靠近议事厅!难道我的吩咐,你们全都当成了耳边风?”

  “奴才们该死!”刘志以及一干宫女太监。立刻惊恐的跪下。

  江晚晴混乱的思绪被眼前的景象一下子拉回,感受到允麒的责备后,她带着愕然的表情看着他挺直的背影。

  “新来的太子妃不懂规矩,你们也不懂规矩吗?这样的事如果再发生第二次,绝不轻饶!”他投以严厉的一瞥后,不再理睬怔忡在一旁的江晚晴,抬步就走。

  “殿下,请你等一下!”背后,传来她仓促的解释。“是我的琴声打扰到殿下了吗?但这不是他们的错,是我坚持要在这里弹琴的,是我觉得这里景致幽美,所以才会……”

  “我若是你,就一句话也不会再多说。与其继续耍心机,不如就此离开。”他的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后,又继续前进。“记得,这样的事以后不必再做,对你也不会有任何的好处。”

  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江晚晴诧异的眨动眼睛,迈开大步追上他。“你说得好像我在这里弹琵琶,是有什么用心似的。”

  “你的用心,应该不用我点破明说吧。”被她挡住了去路,他冷冷的讥笑着。

  “快让开,本太子的耐心有限,没兴致陪你玩这些无聊的游戏……”

  “我怎么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啊!”他那充满轻视与讥嘲的态度,冲淡了她内心的惶恐与紧张,引起了她的疑惑与不满。

  “如果是我的琵琶声打扰到你,我可以道歉。可是你的话好像还有别的意思,让人摸不着头脑……”

  “还在装傻?”一抹轻蔑的讥笑从他嘴角漾开。“在这宫里,人人都知道议事厅是我的书房重地,我每晚都会在这里办公。而你在外面弹奏琵琶,不只会打扰到我,还会让我发现你的存在,这难道不是你的目的?”

  二年不见,她居然也学会了装模作样,还是她原本就是这样的女子?

  只是他没有发现罢了……“你是说……”她倒抽一口冷气。“我为了引起你的注意,才故意在这里弹琵琶的?”

  他俊美无瑕的脸上,掠过更深的不屑与厌恶。

  江晚晴的头脑里突然一声轰然巨响,驱散了她所有的慌张与无措。

  “允麒,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自以为是!在你妄下结论前,最好先听一听别人的解释。”她大喊一声,站在他面前,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看着她昂起的下巴,他微微挑眉。“又想玩什么花样……”

  “你先听我说。”他的话再次掀起了她内心强烈的反感。“二年前,你就是这样子,喜欢自作主张。二年后,你也还是一样喜欢自说自话!告诉你,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这里,更没兴趣来引起你的注意……”

  “住嘴!你以为你是谁,胆敢站在这里,妄想教训本太子?”允麒厉声打断她激动的声音。

  江晚睛的心里掠过震颤,神色微微发白的同时,却还是露出不屈的眼神。

  “你的用心昭然若揭,还需要我下结论?你所居住的郁秀雅筑离这里有多远,可以让你抱着琵琶,穿越大半个东宫到我这里来弹琴吗?”

  他拧紧浓眉,目光冰冷的掠过她苍白的脸蛋。

  她居然还敢和他提起二年前!居然还敢和他呛声,和他争辩!

  她以为她是谁?

  她以为,他还是二年前那个被她迷惑的男子吗?

  “没错!我住的地方的确离这里很远!可是,我来到宫里十几日,总不能每天都困在那什么雅筑里吧?”他的喝斥并未将她吓倒,反而挑起她心底更多的愤怒与不满。

  “今夜月色很好,我带几个宫女出来散步,想弹弹琵琶,抒解一下心底的乡愁而已。你可以指责我打扰到你,但绝不能给我定下莫须有的罪名。”她完全放开了内心的爪抑与束缚,怒气腾腾的直视着他的眼。

  没错,他的出现的确让地方寸大乱,甚至恐惧得全身发抖……但这不代表,他可以胡乱的毁谤她。

  “你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?怎敢如此无礼……”他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,挑起了眉。

  东宫岂是她可以无礼叫嚣的地方?

  “我就是在和你说话,太子殿下!”她咬紧红唇,倔傲的昂起头。

  一旁的太监宫女与侍卫们,全都流露出胆怯的目光。

  谁都知道,太子殿下是多么冷酷无悄的人。眼前这个初来乍到的太子妃,恐怕立刻就要被遣送回去了……“那假山和我家的有些相像,所以我才想要坐在那里弹一曲。

  我再说一遍,我不知道这里是你的议事厅,也不知道你在里面办公,更不知道我在这里弹琴会是别有用心。”瞪起双眸,她固执的与他对视。

  她干嘛一见到他,就要不知所措、慌张不安,甚至觉得抱歉呢?

  二十前,她的确是拒绝了他,但她有正当的理由。

  所以,她不应该对他怀有什么愧疚感啊。毕竟,从头到尾都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……“说够了没?”允麒并未如众人所预料的那样勃然大怒,他只是冷冷扬起眉。

  “果然能说会道、伶牙俐齿。但是,我不会再被你迷惑,也不会相信你的话。”

  “你……我要迷惑你什么?”她越发气恼的皱紧秀眉。“我也不需要你相信我的话,反正我说的是事实。”

  “事实就是,你的确引起了我的注意。也让我知道,我未来的太子妃,是多么任性妄为,无理取闹,毫无教养,更不要谈什么妇德妇言,温良恭俭!”他轻蔑的对她抿了抿嘴角,表情更是不屑。

  “允麒,你真是一点也没变。还是那么傲慢自大,唯我独尊,虽然我终于知道了你为什么会这样的理由,不过,就算你是太子,还是不能这样随意指责我,诬赖我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