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一


  允麒颇为不悦的挑了下眉峰。“来人,去看看是什么人这么大胆,居然敢在议事厅外喧哗!”

  “一定是哪个独守空闹的东宫侍寝,为了吸引你的注意才偷偷溜出掖庭……老大你也不要太生气……”允璟一脸看好戏的兴味。

  允麒的脸色却在悠扬激越的琵琶声中,越来越铁青。

  没有等到下人们回禀,他出人意料的从座位上站起,大步走出门外。

  允炽与允璟带着好奇的目光对视一眼后,赶紧跟在允麒身后。

  “殿下,在花园里弹琴的是……”

  允麒脚步不停,与前来禀报的刘志擦身而过。

  他疾速步下台阶,朝琴声传来的方向快步走去。

  这首磅薄中带着婉转低吟的琵琶曲,是他永生难忘的曲子!

  二年前,在一个桂花飘香的月夜,他曾听一个女子弹奏过。

  而那个女子……是他这一生都不想再见到,甚至不愿再忆起的女子!

  然而,此刻的琵琶声与那一晚的琵琶声,却在他的脑海里混成了同一个,一样的如泣如诉,一样的撼动人心,一样撩拨了他心里的某根细弦……他急促的脚步随着琴声的停止而停止。

  远处的假山石上,坐着一个怀抱琵琶的宫装女子。

  清亮的月光,淡淡洒在她身上,照出了她如玉般白皙的容颜。

  允麒的五官却在这温柔的月色里,变得无比凌厉,黑眸里更是燃烧着冷酷的凶狠。

  他绝对不会认错眼前的这个女子。

  但她怎么会出现在他的永丽宫?又怎么会坐在他的庭院里?

 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!

  坐在假山上的女子仿佛感受到了他冰冷的眼神,缓缓抬起眼,带着一丝诧异与好奇,望向了他的方向。

  刹那间,她的身体摇晃,脸色煞白,手里的琵琶也应声掉在地上。

  四目相视,他眼里的冷漠更加深了几分,五官也显得更为棱角分明。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女子轻启朱唇,语声破碎而颤抖。

  允麒迈开脚步,继续向她走去。

  “太子妃,这位是太子殿下!”女子身边突然窜出一个宫女,低喊一声后,仓促下跪,“奴婢拜见太子殿下。”

  太子妃?

  稍纵即逝的惊讶从允麒冷冽的眼里掠过,但他依旧面无表情的朝着惊慌失措的她笔直走去。

  “太子?”女子剧烈的抖动了一下,不知所措的扬起水眸,定定然凝视着他。

  “怎么会……太子殿下?”

  “我正是允麒,当朝太子。”允麒已然走到她面前,凛冽的眼里闪过讥刺的光芒。“见了本太子,为何不下跪?”

  “我……拜见太子殿下。”她慌乱的行礼,差一点跌倒在地。

  “你是谁,为何会出现在东宫里?”允麒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苍白的脸色。

  他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,望着她的眼神也充满了鄙视与轻蔑。

  微微厢膝的她顿时身体僵硬,抬起娇小的面庞,对他投以惊惧的一瞥。

  “我……你不认得我了吗?”在最初的怔忡过后,她声音颤抖。

  “我应该要认得你吗?”允麒冷冷的回答,挑高的眉宁间盛满睥睨。

  “因为……我们……曾经见过面。在二年前……”她的声音颤抖而虚弱,嘴唇发紫,面无血色,显得仓惶无措。

  “就算我们见过,本太子也已经不记得了。”他眨动了一下眼帘,眼神冰冷的注视着她。

  那一刻,允麒的心里掠过前所未有的深深愤怒!

  眼前的这个女子,他为什么要认得?

  关于江晚晴的一切,都已经被他封印在心底深处,打算永久的遗忘。

  所以,他完全不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子,到底是谁,又到底为何要出现在他的东宫里?

  “殿下,奴才正要向您禀报,在花园里弹琴的,正是太子妃。”

  刘志气喘吁吁的赶到,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对视。

  允麒慢条斯理的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。“我当是谁,原来你就是我未来的太子妃啊。”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讥诮与嘲讽。“难怪我在东宫没见过你。”

  二年前,被她拒绝后,他几乎是从她的身边落荒而逃。

  那是他一生中受到最大的耻辱与蔑视,也是他最不愿被唤起的记忆。

  这一生一世,她都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!

  可是二年后,她竟然以太子妃的身份出现在他面前。

  这世上岂会有如此好笑之事?

  “殿下,你真的……不认得我了?”面对他的冷漠,江晚晴不断的深呼吸,努办平复心底的惊涛骇浪,想要对他表明自己的身份。“我……我是江晚晴。当年在劲州,你曾经在我家住过一段……”

  “本太子日理万机,二年前的事,我早就忘记了。”他目光讥讽的扫了她一眼后,傲慢的转过身去。

  她竟还敢站在他面前,提醒他二年前所发生的一切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