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真受不了你们……”江晚晴回头狠狠瞪了她们一眼。“你们好歹也有点女子的矜持与修养……”

  “江小姐,像你这样的大忙人,就赶紧继续打扫清洁,勤练修养,不必在意我们。”允麒的眼里闪过挑衅的笑意。

  从她嘴里说出什么“女子的修养与矜持”,还真会让人笑到捧腹呢。

  “谁会在意你啊?”她咬紧牙关。

  “几位小姐,晚上我会派人亲自去接你们……”转过身,允麒继续无视她的存在,径自与其它三人说话。

  “无礼的家伙!”江晚晴跺了跺脚。

  虽然她很讨厌他那嚣张傲慢的态度,但被他如此轻视,却令她感到郁闷不快。

  恼怒下,她用力抖了下手里的鸡毛掸子,谁知却扬起一大片灰尘,惹得自己不住的咳嗽。

  允麒带着好整以暇的表情横瞥向她,嘴角挂起一抹似笑非笑的揶揄。

  “小心点,江小姐。好大的灰尘啊……”说着,他还装模作样的拂动袖子。

  “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,怕什么灰尘……咳咳……咳咳咳咳……”又一阵急促的咳嗽,完全削弱了她原本轻蔑的表情与凌厉的气势。

  狠狠瞪了允麒一眼后,她带着愤怒的神色大步走开。

  她并没有发现在允麒那明显的嘲讽表情之下,还有着一抹更深沉的兴味盎然。

  他慵懒的眼神一直跟随着她的身影,直到她婀娜的背影消失不见。

  她那娇憨蛮横的倔强,与生动灵活的脸部表情,让他不得不承认,她虽然不似一般女子那么温文有礼,但也有惹人发笑、让人轻松的特别的一面。

  有她陪着他斗嘴,在太守府的日子,也不会太无聊了。

  允麒刚跨进太守府的后院,就听到了一阵急风细雨般的琵琶声。

  带着几分好奇,他寻着乐声而去。

  那琵琶声忽而又如泣如诉,婉转低吟,传出扣人心弦的淡淡忧伤。

  什么人会有如此精湛的琴技?

  这劲州太守府还真是个让人吃惊的地方。既有像江晚晴那样无视礼俗、我行我素的粗鲁女子,也有精通琴音的细腻女子……

  沉浸在美妙的琵琶声中,他在一处镂花的院墙外站定。

  定睛望去,令他错愕的是——坐在庭院中间,弹奏琵琶的女子,居然就是江晚晴!

  只见她白衣胜雪,皓腕凝霜,十指轻弹间秋波流转,随着那优美的琴音,竟有柔情万种。

  眼前如月光仙子般轻灵飘逸的女子,怎么会是那个活泼好动,倔强任性的江晚晴呢?

  允麒的心中蓦地浮现出一丝悸动。彷佛从未被人触动过的心弦,在那一刻,被她的纤纤玉手所撩拨,因而震荡出强烈的心音。

  他跨过月洞,走进庭院之中。一阵微风吹过,吹落了满院的桂花,片片落在她的素衣之上。

  真是佳人如玉,美景如画……

  “哎哟。”琴音戛然而止,传来江晚晴懊恼的低嗔。

  原来,一片桂花花瓣居然落在她的右眼上,挡住了她的视线。

  用力摇头后,她将琵琶放在一边,立刻起身蹦跳着,抖落身上的花瓣。

  眼前的美景与佳人,刹那间在允麒的心里崩塌。他带着戏谑与无奈,看着她又是跳脚,又是叹气,那随意的举止丝毫与优雅温柔无缘。

  “原来,你还会弹琵琶,真是让人大开眼界。”想到她白天手拿鸡毛掸子的强悍模样,他不禁莞尔。

  “你又在嘲笑我了,是不是?”发现他嘴角的那抹窃笑,她很不悦的嘟起嘴。“你不是陪人夜游长河去了吗?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  “嘲笑?这是哪里的话?我难道……不是在赞美你?”他走到她身边,将她肩膀上一枚顽固的花瓣拿下,轻柔的捏在手心。“收到京城里来的急函,所以我就先回来处理一下。”

  不知不觉间,他发现自己居然那么自然的对她解释了回来的原因。但她似乎没有知道的必要……

  “怎么还有啊?讨厌死了!”她气呼呼的看向自己的肩膀。“我就说不要在我的院子里种桂花嘛,每年都会吹得到处都是花瓣……”

  “桂花飘香,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,你居然讨厌?”她还真是特别!

  “我可没说我讨厌桂花飘香,我讨厌的是满地花瓣!”噘起红唇,她带着几分惋惜的心情看向地面。“多可惜啊……这么美丽的花朵,风一吹就凋谢了。”

  “丫头。”他伸手弹了一下她的脑袋。“赶紧给我醒来!你不适合伤花弄月这类的风雅之事,看起来怪怪的。”

  “人家好歹也是太守府的千金,你不会真的把我当成村姑看了吧?”她俏丽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不服气。“对了,我又没有邀请你来我的院子,你干嘛偷听我弹琵琶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