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棠芯 > 妃子难缠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楔子


  “哎呀,我的鞋不见了,怎么办?!”

  劲州城外,长河河畔,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惊呼。

  赤着脚在河里戏水的江晚晴伸手不及,眼看着河水卷走了她的绣花鞋。

  “表妹,都叫你不要随便下水去玩了!你快上来吧,如果被人看见,那就糟糕了……”

  “是啊是啊,天色渐晚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”

  河岸上,还有几个神色忧虑的年轻女子在不断的唤着她。

  “你们先回去啦,我还想再待一会。”江晚晴带着忿忿不平的表情看着已经飘远的绣花鞋,对她们挥了挥手。“和你们一起回去,反而会引起我娘的注意!”

  “那倒也是……”看着她被河水浸湿了的裙裾,还有被风吹乱的秀发,岸上的女子们连连称是。“可是你的鞋……”

  “没关系啦!我等天色暗一点了再进城,可以从后门偷偷溜进去。”一抹狡黠的笑容从她脸上绽开。“如果我娘找我,你们就说我还在学堂里念书。”

  “表妹,你也不要待得太久,听说今日有贵客要来我们劲州城呢!”

  似乎早就习惯了江晚晴的叛逆与我行我素,其它女孩在她灿烂的微笑中,转身离开。

  她们一走,江晚晴越发肆无忌惮地踩着河水里的鹅卵石,四处游走,直到夕阳西斜,她才恋恋不舍的走回河畔。

  稍稍整理了一下仪容,看了眼远处火红的夕阳,她带着惬意轻松的表情,缓缓走向身后的树林。

  一路上,她欣赏着两旁参天的大树,倾听着婉转的鸟鸣,沉浸在大自然的美丽景色之中,丝毫没注意到那朝她逼近的马蹄声。

  一声马啸惊动了走在路中央的江晚晴,让她倏地停下脚步。

  “是什么人挡在路中间?快给我让开!”高大的骏马上,坐着一个神情冷漠的年轻公子。

  江晚晴带着几许歉意扬起头,刚想让开路,却发现对方正用一种轻蔑的眼神扫过她赤裸的双脚。

  她的心里升起些许不满,并未立刻移动。

  “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?没听到我的话?”对方的口气越发嚣张。

  “听到了。”江晚晴眨动了一下清澈的水眸,茫然的直视着他。“不过,这条路是你家开的吗?为什么要我让你,而不是你让我呢?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年轻公子微微眯起双眸,傲慢的昂起下巴。“本公子没空和你胡扯,快让开!”

  “我不让开,你又能把我怎么样?”她从容不迫的微微一笑。“如若你是个君子,就应该先让我过去!”

  他用嘲讽的目光扫过她赤裸的双脚与微湿的裙裾。“难道你是个淑女?凭什么要我让你先走?”

  “好吧,你不是君子,我也不是淑女,那我们谁也不必让谁。”她的嘴角挂着一抹甜美的笑容。

  她倒要看看,这个无礼的男子打算怎么过去?

  “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。”他眼里掠过冷冽的光,作势要扬起马鞭。

  “你来啊,我才不怕你。”撇了下嘴角,她毫不畏惧的瞪着他。“劲州可是有王法的地方,你若把我踩死,一定会有官府为我做主的。”

  “你还懂王法?”他挑起凌厉的眉毛,眼里掠过讥刺。“放心,我不会要你的命。”

  “你也没这个能耐!”她依然一脸的凛然与倔强,甚至还有一些淡淡的挑衅。

  “是吗?”一抹冰冷的笑意从他深邃的眼里掠过,让她瞬间感受到一股不寒而栗的压迫感。

  “是、是啊。我才不信你真的敢……”直视着他的眼,她的声音莫名抖动了一下。

  “那我们就试试看。”他张狂的昂起头,扬起的马鞭瞬间落下。

  江晚晴被他突然的举动吓得面色惨白,心跳猝停。

  只见在她面前的骏马扬起前蹄,朝着她飞奔而来。她整个人呆立在当场,定定然与马上的狂妄男子对视。

  骏马飞奔到面前的刹那,她才终于尖叫起来。

  “啊……救命啊……”她本能的抱住脑袋,蹲下身体,颤抖得宛如被风吹落的秋叶。

  骏马载着那名骑士,从她头顶一跃而过,一股强劲的风吹起漫天风沙与树叶,也吹得江晚晴几乎神魂俱碎。

  骏马漂亮的落地后,男子拉动缰绳,调转马头,带着轻蔑与傲慢,凝视着依然蹲在地上不住发抖的她。

  “怎么样?现在知道怕了吗?”

  “我才没有……害怕……”即便身体还在无法遏制的颤栗,双眸紧闭,她却咬紧牙关,迸出破碎的语句。

  “那你现在连眼睛也不敢睁开,还不停打颤,是为什么?”男子从容的翻身下马,脚步优雅的向她走近。

  “谁……不敢睁开眼睛了?我发抖是因为……是因为太冷了!”心跳的速度超越了她可以负荷的极限,她企图平息心中的恐惧,却只能徒劳无功的继续颤抖。

  “这位姑娘。”她的肩膀被人轻拍了一下。“我可以保证你现在完好无缺,也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。所以,你可以起来,走你的路了。”

  男子孤傲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,吓得江晚晴差点跌倒在地。

  “小心!”一只坚实的大手拉住了她的手。

  她瞪圆惊魂未定的双眼,直勾勾的看着他,脑袋里一片空白。那双深邃而冷漠的眼瞳里,散发出些许揶揄的笑意,让她紊乱的心跳再度漏跳了一拍。

  他,真是个古怪的人!

  “不要你假好心,你快放开我的手!”仓皇低头间,发现自己的右手居然被他牢牢的握住。

  挣脱他的掌握——他也立刻松开了手,她低头凝眉,不明白自己的双颊为何渐渐发热。

  “村姑,以后走路可要小心些。不要心不在焉,更不要随便逞强。”直起身,他的神情依然带着浓浓的优越感。“今日没事,不代表你次次都会没事。”

  “村姑?”双腿依然软绵无力,但她还是强迫自己站起来。“我像村姑吗?”

  她可是劲州城远近驰名的大美女,太守的掌上明珠,居然被眼前这个傲慢无礼的家伙叫成村姑?

  他很傲慢的斜睨了她的双脚一眼。“你本来就是村姑,不是吗?”

  会在这荒郊野外赤脚走路的,除了村姑,还会有什么人?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她被他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我先走了。”微眯双眸,他神情冷漠的转身。

  看着他宽阔的背脊与沉稳的步伐,讥讽的话语就在嘴边,可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刚才的惊惧画面还历历在目,考验着她脆弱的神经。

  他飞速的翻身上马,策马离去。留下站在原地的江晚晴,用力握紧不断痉挛的粉拳,只能懊恼地看着他渐渐消失。

  今日……实在是太倒霉了!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