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一


  “什么事啊?”鞠清子有些紧张,“皇上还说了什么?”

  “今日我入宫,去了御前的画师那里。”奚浚远神秘地笑道:“我弄到了一件好东西。”

  “什么?”她好奇。

  他不语,只递过来一本册子。

  鞠清子翻看了一眼,只一眼,便吓得将那画册扔在地上,“这……什么啊!”她背过脸去,满面红潮。

  “你要的东西啊。”他一脸坏笑。

  “我……我什么时候要这个东西啊……”她死不认账。

  “不是你那天叫我去买的吗?”奚浚远故作诧异,“这宫中画师画的,比一般市面上的好。”

  呸,依她看是更加色情吧?就是她这个现代女人也受不了,她听见自己有些结巴,“这什么奇奇怪怪的姿势……太不正常了……”难怪自古宫中淫乱!

  “好好好,那就不要看了。”他扶着她的肩膀,缓缓诱她转过身来,“反正有我。”

  “你懂吗?”她想到了什么,不由得大大吃醋,“你已经有过别的女人了?”

  “就算有过又如何?”他故意逗她,“从小这么多丫头服侍我,有什么奇怪的吗?”

  “你……”她心中一片酸涩,险些泛出泪花。

  原来她还是介意,没办法,专一的棒子女眼里揉不得沙子。

  将来他若纳妾,她会难过得想死吧?

  “不过呢——”他再度笑道:“我从小就看我那些丫鬟不太顺眼,我母亲都给我找了些什么丫鬟啊,没一个好看的。”

  “啊?”她咬唇疑惑道:“不好看吗?我觉得都挺漂亮的。”

  “反正没有你好看。”他捧着她的脸摩挲。

  鞠清子睨他一眼,呸,还以为他又要说什么鬼话,原来……又是在调情?

  “所以我都不太喜欢她们来服侍,宁可小厮们伺候。”他话中有话地道。

  这……什么意思啊?略微疑惑后,她如醍醐灌顶一般,霎时领悟了。

  “所以……”她不由瞪大眼睛,“你什么也不懂?”

  他不会还是处男之身吧?

  天啊,好丢脸,这在古代,而且是在有诸多通房丫头的名门贵公子里,简直脸都要丢光了!

  鞠清子忍俊不禁,简直想哈哈大笑。

  “就知道你要笑话我。”他伸手捏她的鼻子,“不许笑!”

  “既然你什么也不懂,那怎么教我呢?”她看了一眼地上的春宫图,乐不可支,“不如,把那个捡起来瞧瞧?”

  “扔了就扔了,没必要捡。”他却道:“咱们俩,一步一步,慢慢琢磨。”

  “怎么琢磨?”她故意问道。

  “比如,先亲一亲。”他贴近她的左脸,“像这样——”

  绵软的唇印在她的颊上,彷佛一条暖暖的小鱼。

  鞠清子笑着,心底似乎渗出了蜜。

  “再亲一亲,像这样——”他又凑近她的右脸,吮吸着她的似雪肌肤。

  这一刻,鞠清子觉得自己就像与他一同浸在蜜罐子一般美好的世界里,四周都是晶莹的色泽。

  不过,为什么她的肚子隐隐作痛呢?

  真倒霉,什么时候月事不来,偏偏这个时候……

  她强作镇静,却感到越来越痛。

  这究竟是怎么了?不对啊,她的月事不会提前这么多天啊,是吃坏了肚子吗?

  鞠清子发现,她的额前居然有冷汗渗出,身子微颤,手脚冰凉……

  “怎么了?”奚浚远感受到她的不对劲,“别紧张啊,这才刚开始呢,就这么紧张了?”

  “浚远……”她想唤他,可声音却虚弱无力。

  “清子,你到底怎么了?”奚浚远终于发觉她的不对劲,意识到问题的严重,急问: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好痛……我的肚子……”她弯下腰,紧紧地捂着自己的小腹。

  到底怎么了?她也不知道……只觉得眼前忽然一黑,什么知觉都没了。

  §第十八章 不再分开

  好累啊,鞠清子感觉自己彷佛独自走了很远很远的路,穿过漫漫长河,她都快虚脱了。

  天地间,只剩下她一个人。

  她时而匆忙奔跑,时而又茫然地踯躅。

  四周凝聚着一团白雾,任她怎么寻找方向,都毫无头绪,彷佛深陷没有出口的泥淖。

  这是哪里?浚远呢?

  他说过会一直陪着她的,可她走了好久好久,都依然孤独无助,不见他的踪影。

  哔——哔——哔!

  她彷佛听见了什么声音,单调的音符,像现代电子仪器的声响。

  猛然之间,她睁开了眼睛,眼前是一片白色。

  这是哪里?

  她躺在白色的床上,窗外是微亮的晨曦。

  “倩倩姊、倩倩姊,你醒了?”有人在唤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