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六十


  夏蓉走后很久很久,她依旧这般,一动不动。

  “郡主——”秋月担心地步上前来,又不敢打扰她,只轻轻地替她披上一件轻裘。

  “你们都在背地里笑话我吧?”高兰郡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“像嫁不出去似的,为了一个男人,百般折腾。”

  “郡主是太痴情了。”秋月道:“奴婢们看在眼里,也是心疼。”

  “我该怎么办?”高兰郡主一脸茫然,“你说说,我究竟该怎么办……”

  “郡主,那夏蓉都能看开了,郡主又何必执着?”秋月劝道:“别人两女共事一夫,那是没有办法,可郡主你一未婚,二未嫁,想找个怎样的如意郎君不行?何必吊死在一棵树上?”

  “可我……”高兰郡主不由泪如雨下,“我就喜欢浚远哥哥,从小就喜欢他……”

  “再喜欢又如何?他心里没有你,也不会待你好。”秋月劝道:“就算侯爷真的娶了郡主,郡主看着他天天跟别的女子恩爱,只会更难过吧?”

  高兰郡主闭上双眼,半晌不语。

  秋月道:“趁着现在不晚,郡主就放手吧。”

  说着,秋月仔细观察高兰郡主的神色,却见她面无表情,也不知心里在想什么,她这番话是否真的触动郡主心弦,令她悬崖勒马了?

  “你去一趟雅侯府。”高兰郡主忽然道.?“你把皇后娘娘赐的那些点心给鞠清子送去,我不爱吃甜的,听闻上次的莲心酥,她倒吃得香甜。”

  “郡主这是打算与她和解了?”秋月不由惊喜。

  “点心就在里屋,你进去拿吧。”高兰郡主淡淡道:“想来,她不会不领情吧?”

  “不会、不会的!”秋月连声道:“鞠娘子不,慧清郡主通情达理,将来一定能与咱们郡主情同姊妹的。”

  高兰郡主扭过头去,异常缄默。

  这或许是她最后的机会,她决定放手一搏。世人笑她傻也罢、疯也罢,她只知道,自己心里难过得要命,再也不想受这样的煎熬。

  也许一切能做得不留痕迹?她不知道但若成功瞒天过海,她就能重拾她的所爱,圆她从小到大一直的梦。

  ***

  肚子有些隐隐发疼,鞠清子猜测难道是月事要来了?

  今日宫里送来了大婚的礼服,是楚音若特意吩咐尚服局为她制的,看着那万缕金丝线绣出的凤穿牡丹图样,她心里煞是赞叹,不曾想过,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穿上如此华贵的衣裳。奚浚远刚从宫中谢恩回来,站在门坎处,笑盈盈地瞧着她,弄得她颇不好意思。

  “怎么,”鞠清子有些忐忑地道:“不好看吗?”

  “像换了一个人。”奚浚远笑道:“方才都不敢认了。”

  “嫌我从前太寒碜了?”辅清子噘嘴,“那我以后要天天穿尚服局制的衣服。”

  “这可有些难了,”奚浚远蹙眉道:“按仪制,尚服局只给宫里的娘娘做衣服,如今这套已破了例。”

  “那你就别嫌弃我穿得寒碜。”她浅笑着戳了戳他的胸口。

  “不过,制衣的尚宫们如果告老还乡,本侯倒是可以把她们请到府里来。”奚浚远彷佛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,“到时候,让她们天天专门为你做衣服。”

  呵,她开个玩笑而已,他这么认真干么?别看他平素油嘴滑舌,犯起傻来,也是老实巴交的。不过,她喜欢听他说这样的话,彷佛把她捧在手心里宠上了天,这段话不论他做不做得到,都已经令她感动不已。

  所谓的浪漫,就是如此。

  鞠清子问:“今日入宫,皇上说了什么?听闻皇上把你叫到御书房里好一阵子?”

  “几时你在宫里有这么多耳目了?”奚浚远莞尔道:“可不得了。”

  鞠清子瞪了他一眼,“不过是想等你回来吃饭,但皇后娘娘说叫我别等了,皇上有事要和你讲。”

  “皇上说要赏我个官做。”奚浚远也不卖关子。

  “做官?”鞠清子不由一怔。

  “对啊,皇上说我都是快成亲的人了,不能整天不务正业,好歹朝中有些闲职,能让我历练历练。”

  说来,萧皇真的待他不错,深知男人没有事业不成器,赐了他一些雄竞资本。假如,奚浚远生在现代,他能做什么呢?似乎不太适<尸从政。

  鞠清子想着这些,忽然问道:“浚远,若你不是侯爷,又非皇亲国戚,你想做什么营生?”

  她一直好奇他有什么志向,总不至于一辈子逍遥快活,吃祖产,追女孩子吧?

  “我?”他思忖片刻,“也许能做做小生意?”

  “什么生意?”鞠清子追问。

  “比如,古玩生意?”他道:“反正我就喜欢在古玩街转悠,在那儿做个小贩也挺好的。”

  鞠清子皱了皱眉,这算大志向吗?似乎有些没出息,不过能做自己喜欢的事,并以此维生,也是一种幸福吧。

  “你们都下去吧,”奚浚远忽然对四周伺候的婢女道:“本侯与郡主还有要紧事要说。”

  “是。”婢女们垂阵退去,轻轻地替他俩掩上屋门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