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九


  人有时候的确要相信奇迹,特别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,幸运从你眼前经过就要一把抓住它的小尾巴,反正你也不会有损失,因为你本来就一无所有。

  鞠清子想,有朝一日也许她会修改一下她写过的书,可惜在这个朝代,她没有机会了。

  “清子,你想不想回家?”楚音若忽然问道。

  “什么?”她一愣。

  “我知道可以回家的办法。”楚音若换上郑重的脸色,“你,想不想回去呢?”

  她说的“回家”……是指回到现代去吗?鞠清子不由脱口道:“什么办法?真有办法?”

  “十多年前,有一个人曾经用这办法成功回了家。”楚音若道:“这些年来,我在朝中遍寻玄学家、星相学家,终于熟练掌握此法,等彗星到来的时候,你就可以回家了。”

  “真的?”鞠清子难以置信。

  “你想回去吗?”楚音若再度问道。

  “我……”她顿了顿,反问道:“音若,你呢?你自己想回去吗?”

  楚音若摇摇头,“十多年前,我已下了决心不再回去,现在更不可能回去了。”

  鞠清子能明白楚音若的心情,有夫有子在此,怎么舍得?就算不为皇后,大概也舍不得吧。

  而她呢,她舍得奚浚远呢?

  若在现代,她还能遇到像奚浚远这般爱她的人吗?抛开身分相貌,光是那颗赤诚之心,她这一世大概也不会再遇到……

  “我不走。”她摇头笃定地道:“要做新娘了,我怎么会走?”

  “不后悔?”楚音若再度问道:“毕竟你在现代那么有名气,可以做很多事。”

  鞠清子承认,在现代,她的生活要精彩得多,不过她觉得自己大概承受不了分离的痛苦……

  有舍,才能有得。

  ***

  “你就是夏蓉?”高兰郡主看着跪在眼前的女子,挑眉问道。

  “正是民妇。”夏蓉垂着眸,小心翼翼地答道。

  “你可知道,今日本郡主召你来所为何事?”高兰郡主问道。

  “民妇不知,还请郡主言明。”

  “听闻近日司徒府上有喜事?”高兰郡主道:“你家相公又要迎娶新的主母了?”

  “是,”夏蓉答:“对方是隋县黄家的大小姐。”

  “听闻不久前,那黄家大小姐中了毒?”高兰郡主故意问道。

  夏蓉道:“回郡主,那桩案子已经了结了,本是一场误会。”

  “呵,不过那涉案女子却是你的前任主母鞠氏,你可知晓?”高兰郡主进一步问道。

  “许是凑巧吧。”

  “哪有这么巧?”高兰郡主反问道:“你信吗?”

  夏蓉只道:“民妇信不信其实无所谓,民妇不想生事。”

  “说来你也是可怜,那鞠氏好不容易与你家相公断了关系,却又来了一位黄小姐。”高兰郡主讽笑道:“你真的甘愿如此?”

  “民妇本是青楼出身,”夏蓉老老实实地答道:“就算没有黄小姐,也会有别人,相公终归还是要娶一房正妻的。”

  “我还以为青楼女子皆有些刚烈的气性,没料到你却这般好说话?”高兰郡主颇感意外。

  夏蓉道:“民妇从前确实没什么礼数,不过最近有人好意劝了我许多,我想着,她说的话也有道理,便没那么执拗了。”

  “哦?”高兰郡主道:“什么道理,也说来给我听听。”

  夏蓉回道:“从前民妇只怕主母对我不好,毕竟身为妾室,终有许多顾忌,可那位黄小姐待人十分和善,民妇与黄小姐日前见了一面,她也不大介意民妇的存在,想来民妇以后的日子会过得自在。”这心中郁结一解,她就什么都想通了。

  夏蓉继续道:“我们做妾的,其实没必要与主母置气,只要主母待我们好,生下的子女也一视同仁,还有什么所求呢?民妇出身本就低微,自然更加满足了。”

  “这话是谁劝你的?”高兰凝眸。

  “回郡主,便是民妇的前任主母鞠娘子。”夏蓉道:“从前民妇不懂事,与鞠娘子有许多纷争,现下已经和解,她也给了民妇许多建言。”

  “和解了?”高兰郡主只觉得十分荒谬,“你们不是曾经争得你死我活吗,怎么就能和解呢?”

  “曾经的争执,不过是为了我家相公而已。”夏蓉答道:“如今鞠娘子被皇后娘娘认做义妹,得封郡主,赐婚雅侯爷,她哪里还看得上我家相公?我与她之间,也早就化解了仇怨。”

  高兰郡主错愕不已,本来她把这夏蓉叫来,是想挑拨一二,诱使夏蓉去跟鞠清子作对,想不到双方竟和解了,这大为出乎她的意料。

  “你既然能想开,甚好。”高兰郡主低沉道:“本郡主与雅侯爷亲如兄妹,也是怕新嫂嫂有什么麻烦,所以特意把你叫来,问问。”

  “郡主不必担心。”夏蓉答道。

  高兰郡主单恋雅侯爷的事,京中谁人不知?夏蓉也早猜到她今日的目的,不过出身青楼的她,待人接物一向精明,自然也不会揭穿。

  “你去吧。”高兰郡主挥了挥手,全身泄了气一般,瘫倒在椅背之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