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八


  延国夫人愣住,一时间无言以对。

  “夫人——”鞠清子低声道:“有一件事,我想,该先对你讲讲。”

  “什么?”延国夫人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“老太爷……”鞠清子道:“前几日老太爷对浚远说,他要与你和离。”

  延国夫人睁大眼睛,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。

  她大概从没想过,那老实巴交的丈夫竟会动这个念头。

  她以为,他会永远宠着她、包容她,哪怕她对他再嫌弃,他也会视她为天仙一般,任她为所欲为。

  “不可能……”延国夫人道:“浚远他父亲……他那日还来看过我。”

  “这便是要与你道别了,”鞠清子问道:“夫人,你没瞧出来?”

  “不可能!”延国夫人仍旧坚持道:“这么多年来,他都不曾管束过我,怎会突然如此?”

  鞠清子对她的话不以为然,这哪里是突然呢?这是棒子男退到无路可退的境地,才做出的决绝选择。

  男人跟女人不同,女人说分手通常都是说说而已,而男人说分手,一般都痛下了决心。

  女人若对不起一个男人,男人会在心里默默扣分,直到扣掉最后一分,就是他跟你说再见的时候,而你永远不知道,这最后一分究竟是什么时候扣完的,分明他之前还对你很好。

  “夫人,假如老太爷真与你和离……”鞠清子缓缓道:“你可想明白了,真的打算与袁先生一同归隐山林?”

  “我……”这一问倒把延国夫人问住了。

  “夫人过了这么多年锦衣玉食的生活,粗茶淡饭,可吃得下?”鞠清子又道。

  “这就不劳费心了,我有自己的体己钱。”延国夫人佯装镇定道。

  “夫人真这么看得开,是我多虑了。我也是关心夫人,才多说几句。”

  延国夫人脸色倏忽有些发青,显然她也知道袁怀山其实靠不住,做情人可以,但做丈夫,实在太危险。

  鞠清子觉得,应该让她自己去仔细想想是否得不偿失,只希望当她幡然醒悟时,为时还不算太晚,还能挽回一些损失……

  ***

  “你那未来婆婆最近如何了?”楚音若问道。

  鞠清子回答,“大概有些后悔了,不过,终究覆水难收。”

  自从封为郡主后,鞠清子入宫的次数也多了起来,楚音若常常邀她在闲暇的午后一同喝茶聊天,这个世上彷佛也只剩她俩对彼此知根知底,于是越发亲密。

  “说起来,我以前看过你好几本书呢。”楚音若笑道:“可惜那本代表作《棒子、老虎、鸡》没来得及读完。”

  “也算我的粉丝?”鞠清子亦笑道。

  “路人粉。”楚音若道:“有些话说了你可别生气啊,其实你书里的一些观点,我并不是很赞同。”

  “不要紧,从前骂我的人多了,脸书上天天都有。”鞠清子笑道:“你别骂我就行了。”

  “假如,你是棒子女,浚远是棒子男,你们在一起,不会打架吗?”楚音若却问道。

  其实她也想过这个问题,所幸奚浚远算个异类。鞠清子答道:“打架倒不会,大概会无聊吧,棒子都不擅长照顾别人的情绪,就像浚远的父亲那般,若再娶一个笨嘴笨舌的老婆,

  生活可想而知,一定很枯燥。”

  “你和浚远都能言善道,不太像棒子。”楚音若瞧着她道。

  “我们都是外表像鸡,内心是棒子。”鞠清子道:“浚远还有老虎男的特征,有时候比较霸道。”

  “所以啊,人不能一概而论,”楚音若道:“单纯分为棒子、老虎、鸡,似乎以偏概全了,这就是我从前不太赞同你的地方。”

  “还有呢?”鞠清子莞尔道。

  “还有——”楚音若思忖道:“你的书里,似乎缺乏勇气。”

  “勇气?”鞠清子一怔。

  “我知道,你是为了读者好,希望她们能首先保护自己,然后再去谈恋爱。”楚音若道.?“可凡事若都这般分析,过于理性,瞻前顾后,也许会丧失宝贵的缘分。”

  会吗?鞠清子颇惊讶。

  她说,结婚、恋爱其实是为了延续自己的基因,所以要尽量找供养者结婚,而不要只想着找情人。

  她说,为了保证结婚、恋爱不失败,千万别高攀,否则必然没有好结果。

  她说的许多话,现在回想起来,的确有些怯懦。

  “我倒是更赞同吸引力法则。”楚音若道:“你要相信自己能吸引到美妙的事物,你就一定能做到。”

  真的吗?吸引力法则……她并没有好好研究过。鞠清子有些被她说动了。

  楚音若道:“人虽然要正视现实,但也要相信奇迹,但凡成功者,肯定是敢想敢做的,假如踯躅不前,将大好机会拱手送给别人,就永远只能在平庸的境地里妥协。”

  鞠清子点点头,假如不是遇到奚浚远,不是他不懈追求,或许她就永远是个卑贱的卖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