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七


  有人说,因为女人力弱,打不过男人,所以杀夫不易,然而打不过可以下毒啊,但从大多数男人出了轨,妻子总是选择原谅的情况看来,归根究底,女人有了孩子,便确定自己的基因能得到延续,所谓有子万事足,有的女人甚至为了孩子能得到更多更好的照顾,会纵容丈夫的出轨行为。

  而男人,并非如此。

  “清子,你替我去劝劝父亲吧——”奚浚远几乎是哀求地道:“或者,再去劝劝我母亲,如今,我只有你了。”

  他这话说得她心酸,虽然鞠清子知道,就算她会施妖法,估计也无济于事,但她还是愿意替他去试一试,哪怕让他高兴片刻也好。

  §第十七章 衷心苦劝

  鞠清子好久没到杏霖街来了,上一次她还是卑贱的卖婆,此刻她已晋封为郡主,周身华丽,站在延国夫人面前,对方都要给她行礼。

  “郡主金安。”延国夫人显然不太情愿,但碍于礼制,又不得不低头。

  “夫人请起。”鞠清子答道。

  两人相对,终究有些尴尬,不过延国夫人亦无可奈何,恭恭敬敬地将鞠清子迎进屋里。

  “郡主是皇后娘娘的义妹。”延国夫人话中有话地道:“说来与我同辈,倒比浚远长了一辈。”

  呵,她这是在暗指,自己不适合当她的儿媳妇吗?鞠清子心中暗笑,回道:“昨儿进宫谢恩,皇上说,这辈分倒不打紧,昔年御千公主嫁给淮北侯为妻,说来,她还是淮北侯的表姑姑呢。”

  这皇族内部通婚,素来乱得很。

  “皇后娘娘执意赐婚,我也无话可说。”延国夫人叹息道:“只盼郡主婚后能勤加学习,多读书、多识礼,不要丢了皇后娘娘的颜面才好。”

  “夫人教诲的是。”辅清子姿态柔软地道:“日后我这个做儿媳的,还要向母亲多多请教。”

  延国夫人淡淡地回应,“成了亲再说吧,如今还尚早。”

  鞠清子:“今日来此,还有一事,我与浚远大婚在即,浚远说,得替夫人做一套喜宴上用的礼服。”

  “哦,”延国夫人道:“那是应该的,照我之前的尺寸,尽管去做便是。”

  鞠清子道:“浚远说,好久没替母亲量过尺寸,也不知现在是胖是痩了,今日我带了裁缝来,想给夫人好好量量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延国夫人答道。

  鞠清子给婢女递了一个眼色,婢女立刻从门外领进一个布衣妇人,畏畏缩缩地上前与延国夫人量身。

  半晌,这妇人完了事,又由婢女领着下去。

  延国夫人却蹙紧了眉头,“怎么,最近府里用度吃紧吗?”

  “夫人何以如此一问?”鞠清子道。

  “方才那裁缝怎么粗手粗脚的?”延国夫人道:“那模样,也不像是上等裁缝。”

  “哦,确实是外面请来的。”鞠清子道:“侯爷怜她家境可怜,给她些活干。”

  “浚远这是在搞什么鬼?”延国夫人终于觉得蹊跷,“这妇人到底是谁啊?为何要可怜她?”

  “大概,侯爷觉得内疚吧。”鞠清子答道。

  “内疚?”延国夫人一怔,“我那儿子又阅了什么祸?”

  “这妇人的丈夫嗜赌。”鞠清子瞧着延国夫人,意味深长地道:“他积欠赌债,又对母子俩弃之不顾,侯爷觉得对不起他们母子,所以才格外照顾。”

  “她丈夫赌钱,与浚远何干?”延国夫人越听越迷惑。

  “她丈夫不只赌钱,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。”鞠清子淡淡的道:“那个女人呢,与侯爷关系很深,所以侯爷才觉得内疚吧。”

  电光石火之间,延国夫人猛然领悟,瞠目道:“你是说……那妇人是……”

  “那是袁先生的前妻。”鞠清子答道。

  延国夫人踉跄退后一步,许久没有言语。

  “夫人大概没见过袁先生的前妻吧?”鞠清子问。

  “见过的……”好半晌,她才答道:“只是没料到……她变化这么大。”

  “初见时,我还以为,袁先生的前妻比他大十多岁呢。”鞠清子道。

  “他们同岁。”延国夫人声音有些颤抖,“年轻时,我见过两次,她生得也算漂亮,可现在……”

  “女人嫁了什么样的男人,便会成为什么样貌。”鞠清子道:“好比,夫人如此有福气,嫁给老太爷,这么多年来衣食无忧,自然年轻许多。”

  延国夫人垂下眸去,似有羞愧。

  “夫人,你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棒子、老虎、鸡吗?”鞠清子趁机道:“袁先生是典型的鸡男无疑了。”

  “鸡男……其实他知情识趣,也没什么不好。”延国夫人强辩道:“只不过,他不太懂赚钱,不懂营生,才会弄到如此地步。”

  “可对女人而言,他不能顾家,又有何用?”鞠清子道。

  “有些女人不过图个两情相悦罢了。”延国夫人显然在说她自己。

  “夫人如今儿子长大成才,封为侯爵,才会如此说。”鞠清子道:“方才那位夫人可就惨了,还有她的儿子也是,因为得不到丈夫的养育,母子俩成日饥寒交迫,儿子还常常因为父亲欠下的赌债被赌场的人打个半死。夫人,假如浚远过着那样的生活,你还会说,两情相悦最重要吗?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