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六


  “不如我现在就告诉你,那些画上都画了些什么吧——”他在她耳边低沉地道。

  她抿唇不语,只看到他俯下身子,离她很近很近,彷佛就要吻着她了,却又迟迟不见动静,一刻钟比一个世纪还要漫长,她周身绵软无力,只想着若要沉溺就随他沉溺,虽然此刻她真的很紧张……

  “侯爷!”突然,外面响起婢女的敲门声。

  奚浚远与鞠清子皆是一怔,忙坐起身来,彷佛做错事被抓包的小孩,他俩面面相觑,一个比一个脸红得厉害。

  “什、什么事?”奚浚远的声音有些打结。

  “侯爷,”婢女道:“老太爷回府了,说要见你。”

  奚浚远的父亲?而且这么晚了,叫他去做什么?

  “我去去就回。”奚浚远看到了她眼里的担忧,轻轻地笑道:“等着我,别睡着了。”还以为他被吓破胆了呢,原来,还是这么不正经……鞠清子努了努嘴,随后亦是莞尔,伸手推了他一把。

  ***

  鞠清子披了件大氅坐在灯下,有些坐立不安,不知过了多久,她刚打了一个呵欠,奚浚远就回来。

  她立刻站起来,想问问他,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,只能杵在那儿。

  “还以为你睡了呢。”奚浚远浅浅笑道。

  他脸上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好,也不知是被冻着了还是怎么着,四肢都僵了一般。

  鞠清子连忙上前,伸手焐住他的手,就发现他掌心冰凉,“怎么了?”她不由有些着急,“快,快喝口热茶。”

  “别担心,不是你的事。”他缓缓坐下,依旧笑道。

  这笑容也是勉强,她猜测,方才他与父亲之间的谈话肯定是不欢而散的。

  “或许我不该问……”鞠清子斟酌道:“是否,与你母亲有关?”

  除了她的事,想来就是延国夫人的事,不可能还有别的事。

  他点了点头,看来她猜的不错。

  “奚老太爷去了杏霖街?”她继续推测。

  “你真聪明。”奚浚远的笑容变得苦涩。

  鞠清子道:“想来,奚老太爷与延国夫人做了一番长谈,但延国夫人还是不肯搬回来,对吗?”

  “如今,怕是十匹马儿也不能把母亲拉回来了。”奚浚远长叹一口气。

  鞠清子凝眉,一直以来,她都希望能帮这对父子找到解决难题的办法,可凭她是再老道的情感专家也罢,都没想出什么策略。

  “方才,父亲对我说……”奚浚远忽然有些哽咽,“对我说……”

  他最害怕的事终于发生了,这一刻因为心悸,所以他全身发凉。

  “奚老太爷,打算与延国夫人……和离?”鞠清子代他言道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奚浚远吃了一惊。

  “因为奚老太爷是棒子男。”鞠清子道:“棒子男是单偶的,假如他觉得这段婚姻实在维持不下去,他会和离。”

  奚浚远凝眸,“假如是老虎男或者鸡男呢,就不会和离了?”

  “多偶男脚踏多条船,和不和离,他们无所谓。”鞠清子答道。

  “可是……袁先生他不也跟妻子和离了?”奚浚远反问。

  “想来是袁先生的妻子提出和离的吧。”鞠清子笃定道。

  “你这话的意思……”奚浚远始终无法相信,“是说……我父亲再也不可能跟我母亲和好了?”

  “老太爷一旦铁了心,就不会再回头了。”鞠清子道:“这就是棒子男,爱你的时候实心实意的,可一旦绝望了,他也不会再错下去。”

  就像曾经的她,无论多爱从前的未婚夫,现在早已把他抛诸脑后,所以她曾经劝过许多人,遇到棒子要好好珍惜啊,否则过了这一村就没有这个店了。

  奚浚远靠在椅背上,彷佛所有的气力尽失,他久久缄默,离了魂一般。

  “真的没有办法?”他呢喃道:“清子,凭你的聪明,也没有办法了?我从前以为父亲很爱母亲,不论母亲做错了什么,他都会原谅……为什么他就不能再原谅一次?”

  “这与爱不爱无关,”鞠清子道:“再爱、再善良,也终归熬不了永远。”

  “若我将来一时胡涂,与别的女人有染,你也不原谅我吗?”他忽然问道:“你说过,你是棒子女——你也会像我父亲这样吗?”

  “也许不会。”她答道:“在我心里没有绝望之前,大概不会。”

  就像她曾经原谅过她的未婚夫很多次,很多很多次一样。

  “所以,我父母亲还是有机会和好的,对吗?”他似乎想抓住最后一线希望。

  鞠清子不知该如何对他解释,艰难地道:“男人跟女人不同,在这件事上,男人会绝情一些,女人则会宽容些许。”

  “有何不同?”奚浚远道:“如果深爱对方,就该一样啊……”

  假如婚姻是为了基因的延续,女人为了孩子会忍受这一切,但男人不同,妻子如果出轨,则意味着他的基因将失去传承了,所以男人对于这件事的反应远比女人要激烈得多。

  她曾经看过一份调查资料,社会上的杀妻案远比杀夫案要多得多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