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五


  那时候,她是畅销作家、情感专家、两性关系专家,拥有粉丝无数,而现在,她只是雅侯爷身边的一个女人,往后这辈子的生活大概就是相夫教子,闲时再与京中贵妇名媛往来,教她们一些御夫之术。

  其实,也不算坏。

  就算像楚音若那般成为皇后又如何?这个时代,女子的成就终究只能如此。

  “想什么呢?”

  身后忽然传来奚浚远的声音,她吓了一跳,这才发现梳头的婢女已经退去,不知何时换了他,正拿着梳子轻梳着她的长发。

 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?无声无息,像只猫。

  她收起惊讶,对着镜子笑道:“想将来的事。”

  铜镜只能依稀照出模糊的人影,只见他似乎也微微地笑了。

  “有我在,不必害怕。”他道。

  她有说过她害怕吗?他怎么会知晓她此刻的心情……她答道:“我不怕。”

  最糟糕的日子已经过去了,她想,就算将来再不堪,也不会比刚来萧国时更艰难,更别说和那场牢狱之灾相较。

  “浚远,我不会做女红呢。”她忆起在这个时代,她会的东西似乎有些少。

  奚浚远笑道:“府里的衣服都穿不完,哪里要你来做什么女红呢?”

  “我也不会做菜……”她有些颓丧,现代女性的生存能力彷佛是比古代的女性弱些。

  “呵,你还嫌府里的厨子不够多?”他反问道。

  “怕你日后嫌弃,得先说清楚。”她侧过身来,瞧他瞧了好一阵子。

  “盯着我干么?”奚浚远也瞧着她。

  “那什么……”她的脸儿忽然发烫,“等定了亲,你得去帮我买些东西……”

  “放心,聘礼绝对够。”奚浚远蹲下身子,揽住她的腰,“我跟客栈老板娘打听了,你对黄小姐说的那些话。”

  “什么?”她一时不解。

  “把一半田宅予你为聘,如何?”他问道:“算有诚意吗?”

  鞠清子忍俊不禁,原来,他说的是那三个问题。

  “至于你和我母亲掉进水里,该先救谁?”他又道:“我会派懂凫水的丫鬟小子,天天跟着你,绝不让你掉进水里。”

  鞠清子的笑容越来越大,他真会甜言蜜语。

  “还有关于生孩子”这一次,他却顿了一顿。

  “若我生不出孩子,你会纳妾吗?”她心跳漏了半拍,有些紧张。

  “没孩子也行。”他道:“家里亲戚这么多,过继一个都行,就像我并非皇后娘娘所生,但有时候却觉得她比我母亲还要亲呢。”

  他真这么想?还是早就知道了答案,怎么好听怎么说,故意来讨她欢心呢?

  可她此刻的确欢喜,说来她终究也是个傻女人,就爱听男人甜言蜜语,给她需要的安全感,为她带来快乐,为此,她愿意飞蛾扑火。

  这是世界上最值钱的东西,人人都愿意为它倾家荡产。

  “我说的不是这些,”鞠清子终于笑道:“我要置办的,是另一件东西。”

  他不解,“还漏了什么?”

  她吞吞吐吐地道:“那什么……听说有一种画,就是成亲前,要看的那种画……”

  “什么画?”他一愣。

  “就是那种,也不知在哪里有卖,画了许多小人的”她害羞得简直想钻进地底。

  “春宫图?”他瞠目。

  “别这么大声。”她连忙捂住他的嘴。

  “你要春宫图做什么?”奚浚远顿时乐不可支,“难道以前没见过?”

  “是……是没见过。”鞠清子含糊道。

  “不可能啊。”奚浚远道:“你不是有过夫君吗?他没给你看过?”

  “我……”她咬了咬唇,“他是想给我看来着,我没看,那时候因为夏蓉的事,我与他闹别扭,成亲以后一直没让他亲近,所以……我一直好奇,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……”

  “你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他不由错愕,“开玩笑吧?好歹,你们也成亲半年了!”

  “我都是独居,”鞠清子道:“他和夏蓉一直住在外边,所以最终恼了我、休了我。”

  “他休你,原来是因为这个?”奚浚远诧异。

  “这算犯了七出之罪吗?”她歪着头问道。

  奚浚远沉默片刻,朗声笑起来,“算啊,这么大的罪,怎么不算?”他看上去心情顿时变得极好极好,“要是我,也休了你!”

  鞠清子嘟嘟嘴,呵,她就知道,男人都一样,终归介意这种事,哪怕他再爱她,婚前有过别的男人,也算不合格了,所以她故意这么说,好让他知道她还是完璧之身。

  看来,他真的很受用,这个傻瓜。

  说时迟那时快,奚浚远忽然将她一把抱了起来,直抱到卧榻之上。

  她的心骤然跳得很快,彷佛也能听见他胸中抨然的声音,这一刻,她有种晕眩的感觉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