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四


  §第十六章 他的三个答案

  “求夫人做主—”高兰郡主跪在延国夫人的面前,“夫人是皇后娘娘的表姊,娘娘I定会给夫人面子,收回皇命的!”

  延国夫人不语,只凝着眉,像是也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  “夫人真的允许那贱妇进门?”高兰郡主忿忿道:“别说她残花败柳之身,卑贱无比,就是想着从前她欺骗咱们的事,也不能纵容啊!”

  “我知道……”延国夫人叹了一口气,“你以为我愿意,可那丫头如今封了县主,听说不久之后还会晋封郡主,我有什么办法?”

  “郡主?”高兰郡主气得瑟瑟发抖,“那贱人何以与我拥有相同的地位?皇后娘娘究竟是怎么想的?”

  延国夫人摇头道:“皇后娘娘虽是我表妹,但也只是少时来往密切,她如今像是变了一个人,与我也不太亲近了,我真不知她心中到底如何打算的,或许她太疼浚远了,所以浚远一求她,就心软了吧……”

  高兰郡主道:“听说那贱人在隋县惹了官司,险些闹出人命,浚远这才去求皇后,破例封她为县主,是为了救她的性命。”

  延国夫人道,“那官司据说已经了了,想不到她竟因祸得福,得了这县主的封号。”

  “那案子真与她无关?”高兰郡主急道:“夫人,再派人去查查啊!”

  延国夫人摇摇头,“听说那位黄家小姐已经醒了,并无性命之忧,刑部也结了案,一场误会罢了。”

  高兰郡主道:“我不信,那贱人定是使了什么手段,开脱了罪责!那位黄小姐是她前夫欲娶的新妇,她一定是出于嫉妒之心谋害别人。”

  “就算是,也没证据啊。”延国夫人道:“就连刑部都没有证据,你能奈她何?”

  “那……”高兰郡主道:“奚老太爷呢?也允许那贱人做他未来的儿媳妇?老太爷在朝中为官,不怕同僚笑话?”

  提到奚老太爷,延国夫人不由脸色微变,颇为尴尬。

  “我还没问他父亲的意思,改日再问问。”她答道。

  高兰郡主连忙道:“夫人,该立刻去问才是,这样的大事可拖不得啊。”

  “找个时机……我会问的。”延国夫人有些支支吾吾。

  高兰郡主终究不懂察言观色,想起一事,忽然道:“夫人,夫人最近一直在这杏霖街居住,别怪高兰多嘴,长此以往,背后的议论终是不太好听。”

  延国夫人一怔,随后有些羞恼,“郡主,我们家的事,我自会处理。”她语气骤然变得冷淡,“轻重急缓,我心中也自有分寸,天色晚了,郡主还请回府吧。”

  “夫人——”高兰郡主自知说错了话,却一时不知如何缓和气氛。

  延国夫人又道:“也别怪我坦言,娶谁做儿媳妇,或者不娶,终究是我们奚家自己的事,何劳郡主垂问?”

  “我……”高兰郡主霎时脸儿通红。

  延国夫人道:“知道郡主是关心我们浚远,怕他被坏女人害了,可皇后娘娘都下了旨,我们奚家不能抗旨不遵啊,还请郡主释怀些,若大局已定,终究也没有办法。”

  高兰郡主咬了咬唇,这一刻她才猛然醒悟,延国夫人并没有完全站在她这一边。从前希望她能做奚家的儿媳妇,不过是看在她郡主的身分上,盼着她能给奚浚远带来一些好处。

  然而现在她这个优势已经没有了,鞠清子不日也会被封为郡主,与她平起平坐,皇后娘娘能在危难之中帮助鞠清子,还认她为义妹,朝野上下均觉得奚逡远确实是皇后娘娘最疼爱的外甥,无须靠别人,他也会前途无量。

  而她家江靖王府的势力并不算大,她的父亲之前也只是侯爵而已。

  换句话说,她现在在延国夫人眼中不再像从前那般重要了。

  意识到这一点,高兰郡主顿时全身微颤,彷佛失去了最后的臂膀,心里有什么倏忽溃散了……

  ***

  鞠清子沐浴出来,穿着软软的缎袍,那秋霞般明亮的色泽,衬得整个人肌肤胜雪。

  屋里放着炭盆,暖融融的,湿漉漉的头发很快就烘得半干,在这寒冬的天气里,一点儿也不觉得冷。

  “县主,奴婢来替你梳头吧。”随侍的婢女道:“侯爷吩咐,临睡着要给你梳够一百下,舒经活络。”

  奚浚远说,如今她已封为县主,回姑母家居住甚是委屈,不如就暂住在雅侯府,她知道这明显是个借口,不过是他想日日与她亲近的借口。

  不过,她乐于听他的安排,姑母那里,她暂时不打算回去,毕竟有好多事也不知该怎么跟姑母言明。

  对着镜子,婢女开始为她梳头,她一边恍神,一边在手背上涂抹着羊脂膏子。

  这一刻,心绪终于宁静下来,在这个时空找到了安居之所,她彷佛前所未有的惬意。

  若说彷徨,或许还剩下那么一点点,终究这不是属于她的地方,没有根基,她害怕又发生什么大事,再度伦为浮萍。

  但所幸有他,奚浚远,若他真能一辈子这般爱她、疼惜她,她留在这里未必不是最好的归宿,就算回到现代,想必也不可能得到这样好的归宿。

  有时候她会想家,想念属于她自己的时代,毕竟她在自己的地方能有一番作为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