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三


  奚浚远骑着马,也一直在身后不远处跟着。按制,他本不能随行,但押解的官员多少会卖他一些人情,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由着他了。

  奚浚远策马上前,建议道:“各位,前面有个食肆,不如去那儿歇歇脚吧。”

  “也好。”押解的官员道:“想来,县主也饿了吧?”

  县主这个称呼,鞠清子听来一时还未习惯,微愣了下。

  “我倒不打紧,赶路重要。”她生怕奚浚远为了自己给别人添了麻烦。

  “已经到十里亭了,马上可以进京。”押解的官员却很好说话,反过来劝她,“县主,一会儿你也进食肆里喝些热汤吧,不过手铐不能摘,还望见谅。”

  “没关系,我喂你。”奚浚远凑近囚车,轻声笑道。

  鞠清子瞪了他一眼,随即也笑了,这哪里像押送犯人,简直像是郊游了。

  很快,囚车开了锁,鞠清子终于可以活动活动腿脚,眼前的食肆像是郊区农人闲时所开,并不太热闹,除了他们一行人,再无其他食客。

  “几位想吃些什么?”坐定之后,掌柜瞅了瞅鞠清子,看着她的手铐,多少猜到了她的身分,但见官差对她十分客气,还有一贵公子陪伴在侧,又有些奇怪。

  “掌柜的,你们这里有什么招牌菜?”奚浚远问道。

  掌柜连忙道:“小店刚从南边带了些‘见手青’过来,在这个季节是很难得的。”

  “见手青?!”

  此语一出,四下皆惊。

  “这是毒物啊!”刑部官员立刻惊讶地道:“你这如何吃得?”

  掌柜却道:“草民从小在南边长大,从小就吃这个,哪里是什么毒物呢?”

  “可确实有人吃它中毒了啊。”奚浚远道。

  “那是煮的时间不够久吧?”掌柜笑道:“须得以大油、大火、大葱、大蒜烹煮,方可食得,若是热炒,最好能炒两遍,若是炖汤啊、涮锅啊,至少得煮两刻以上方才吃得。”

  “两刻以上?”奚浚远瞧着鞠清子,“你们那日吃火锅,煮了多久?”

  “不记得了,”鞠清子凝眸想了想,“好像……没多久。”

  “那难怪了!”奚浚远追问掌柜,“这东西是煮得越久,毒性便越小吗?”

  “没错。”掌柜点头道。

  “这么说来,县主是被冤枉的?”刑部官员道:“黄小姐会中毒,大概是那见手青煮得不够久,但为何县主当时吃了没事,偏偏黄小姐中了毒?”

  鞠清子与奚浚远对视一眼,皆是茫然。

  那掌柜道:“恕草民多嘴,敢问中毒者有没有吃过别的东西?”

  “怎么,这见手青还与别的东西犯冲不成?”奚浚远忙问道。

  “又或者,没中毒者当时还吃过点别的什么?”掌柜又道:“草民只是猜测,毕竟有些食物本无害,但混在一起却常常混出个好歹来。”

  “黄小姐吃过什么我不知道……”鞠清子回忆道:“可那天……我是喝过祛风寒的感冒茶。”

  “县主,你喝的那茶是药铺开的?”刑部官员问道。

  “也算不得药吧。”鞠清子道:“不过,我喝了以后,当天身子着实清爽了许多。”

  “茶里究竟有什么?”奚浚远问道。

  “金银花、野菊花、板蓝根、甘草……”鞠清子记起客栈老板娘对她说过的话。

  “这就对了!”掌揠一拍桌子,“这正是解毒的良药啊!”

  “就这?”鞠清子诧异,“可这都是寻常之物啊?”

  “用来解见手青的毒也是足够了。”掌柜道:“有一年,我有个伙计误食了未煮熟的见手青,我便给他灌了一壶板蓝根,结果什么事也没有。”

  诸人面面相觑,绞尽脑汁也想不出的答案忽然就摆在眼前了,彷佛有些难以置信。见这掌柜对见手青如此熟悉,鞠清子不由问那掌柜道:“如今中毒者仍昏迷不醒,可有性命之忧?”

  掌柜摇头,“这见手青就是这般,中毒者常会睡上好几天,不省人事,但一般以药洗胃后,都没有大碍,迟早会醒来的。”

  “为何?”奚浚远道:“既没事,又不醒,着实奇怪啊。”

  掌柜答道:“因为这见手青能让人产生幻觉,中毒者沉迷在自己的梦境中,有人甚至都不愿意醒来。”

  这说得跟吸毒似的?鞠清子听说过云南有一种吃了会产生幻觉的蘑菇,中毒者会看到闪烁的光、漂浮在空中的小人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,难道,就是这见手青?她还以为自己这次将历大劫、生死未卜,但忽然得到转机,化险为夷。

  人生真是奇妙,难怪会说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希望,因为你不知道下一秒会遇到什么好事。

  她亦感念奚浚远对她的不离不弃,在山穷水尽之际,遇到了真心爱她的人,彷佛上天垂怜,在重重艰难中给了她一点小幸运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