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二


  想来,她现在已经走进了奚浚远的内心,所以才会时常嫌弃他幼稚。

  奚逡远道:“眼下当务之急是把你救出去再说,不能待在这阴冷冰寒的鬼地方,你风寒未愈,不能再犯病。”

  “逡远,”她忽然道:“我想,有一个人能救我出去。”

  “谁?”他连声问。

  就算救不了她出大牢,至少能替她换一所好一点的监狱,在这萧国,除了那个人,还有几个人比她的权力更大?

  ***

  “求皇后娘娘成全——”奚浚远跪在楚音若面前,久久不肯起身。

  楚音若苦恼地道:“本宫也想帮你们,可是,怎么帮呢?”

  “求娘娘令刑部审理此案。”奚浚远道:“如此就可让清子回京,就算关押在刑部大牢里,也比在隋县好啊。”

  楚音若道:“可是案子发生在隋县,也不是牵涉朝廷的大案,刑部就算有权过问,又有何理由把犯人带回京城?”

  奚浚远道:“黄家是隋县首富,臣怕他们与县尹私交过深,故意为难清子。”

  楚音若点点头,想了一下,“本来呢,可以特派一名官员到那县上去监审,不过说来终究是桩民事小案,黄小姐听闻也只是昏迷,并未丧命,大张旗鼓地派官员去,反倒显得突兀了。”

  “那怎么办?”奚浚远急切道:“难道就让清子一直在那鬼地方受苦?”

  “你也是读过法典的,”楚音若问道:“你想一想,法典上可有说过,在什么情况下,犯人可得不同的待遇?”

  “除非……”奚浚远凝眉,“她是皇亲国戚!”

  此言一出,楚音若眸中有什么闪了闪,彷佛与奚浚远想到了同一件事。

  “臣这就去向皇上请旨,求皇上为我和清子赐婚!”奚浚远灵机一动。

  “这样高兰和你母亲怕是会气得发疯了。”楚音若摇头道。

  “为了救清子的性命,也顾不得这许多了。”奚浚远再度叩首道:“求娘娘成全——”

  楚音若却道:“事情得一步一步的来,婚姻大事,不能草率。”

  “娘娘,是清子叫臣来求您的,”奚浚远连忙道:“她说娘娘一定会帮她的,虽然臣不太懂得这是什么意思,但看在上次入宫她与娘娘一见如故的分上,还请娘娘怜惜。”

  楚音若微微一笑,她自然知道鞠清子的意思。“你放心,本宫会帮你们的。只是叫你不要太心急,凡事得一步一步的来。”

  “眼下火烧眉毛,臣也顾不得了。”奚浚远道。

  “与你成婚的女子首先得有身分。”楚音若叮嘱道:“若是一介民女,大概只能为妾了。”

  “臣不在乎这些。”奚浚远道。

  “你不在乎,朝野上下会在乎。”楚音若道:“到时候清子会饱受流言蜚语,你也忍心?”

  “我……”奚浚远一时被问住了。

  “这样吧,本宫认她为义妹,如何?”楚音若道:“本宫求求皇上封她为县主,日后你俩定了亲,再晋封为郡主,如此一来,你们便身分相当,也免了多余的议论。”

  “娘娘!”奚浚远万万没想到,楚音若竟会如此慷慨,“娘娘大仁,臣不知如何谢恩才好!”

  楚音若道:“她做了县主,又是本宫义妹,也算皇亲国戚了,如此便可派刑部官员前往隋县,接她回京候审。”

  奚浚远俯下身子,深深施礼,这一刻他有些哽咽,什么话也说不出来。

  “浚远,你真的想明白了?”楚音若问道:“真的要与她携手一生?”

  “娘娘,”奚浚远道:“臣自幼羡慕皇上与娘娘鹣鲽情深,只盼也能遇到一个女子,生死相许,所幸,遇到了清子。”

  “若你发现,她并非寻常女子呢?”楚音若话中有话地道。

  “对啊,她的确不寻常。”奚浚远浅浅一笑,“她有很多新鲜的想法,与臣见过的所有女子都不同。”

  “若她是鬼魅而化,你还会这么喜欢她吗?”楚音若再度问道。

  “鬼魅?”他一怔,“她会害臣吗?吸血还是摄魂?”

  “本宫只是随便说说,举个例子而已。”楚音若道:“清子是个善良的女孩,就算是鬼魅所化,也不会害人的。”

  “那就无妨了。”奚浚远声音无比坚定,“既然不会害我,只会爱我,管她是什么呢?是谪仙下凡,或者山中妖魅,臣都无所谓。”

  他答得爽快,倒叫楚音若有些意外,不由叹道:“浚远,你与皇上真有些相像,当年他似乎也说过这样的话——”

  “娘娘这么说,在浚远听来,便是天底下最大的称赞了。”奚浚远笑道。

  他羡慕一生一世一双人,也立志要成为这样的人,不论所爱的女子是魑魅还是魍魉,他亦无悔。

  囚车押到京郊十里亭处,便停下休息。

  坐在囚车里,鞠清子倒不觉得自己像个囚犯,天气如此晴朗,难得的蓝天白云,她的心情十分惬意。

  萧皇颁旨封她为县主,令刑部亲审黄小姐中毒一案,她终于可以回京。

  押送她的官员很客气,一路上对她照顾周到,让她免受许多辛苦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