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一


  “清子、清子——”

  迷迷糊糊的,她听见有人在唤她,是谁呢?声音如此温暖,像冬日投进来的一抹阳光。

  奚浚远吗?彷佛也只有他能给她慰藉,是她在这个时代唯一的羁绊。

  她感到有什么东西轻轻柔柔地裹着她,周身忽然感到舒服,像是谁给她一件大氅,她还能闻到衣物的熏香。

  似乎有谁抚着她的长发,让她靠在他的胸膛上,如同靠着一个羽绒做的枕头,厚厚的、软软的,亦有足够取暖的温度。

  她在作梦吗?难得作如此的美梦。

  她的梦一直光怪陆离,充满了痛苦、追逐,总让她心乱如麻,大汗淋漓。像这如羽毛般的轻舞飞扬,从未曾遇到。

  “清子——”那人又在唤她。

  她努力地睁开眼睛,一片模糊的视野里,她看到奚浚远的容颜,半明半暗,在昏黄的烛光下,他显得憔悴又焦急。

  “浚远……”她想撑起身子,发现自己依偎在他怀里,难怪方才觉得如此踏实。

  “饿了吗?”他轻声道:“我让人特意熬了些热粥来,给你先暖暖胃。”

  “只有粥吗?”她确实饿得紧,胃里都空了。

  他不由莞尔,“不只呢,你想吃什么,就有什么。”说着,他伸手碰了碰她的额,这才放心地微笑道:“嗯,还好,没有发热,就怕你在这个鬼地方感染了风寒。”

  鞠清子喝着他递过来的热粥,几口下去,四肢顿时恢复了知觉,神志也清明了。

  “浚远,你怎么在这里?”她忽然想到这个问题。

  “县尹放我进来的。”奚浚远道。

  “县尹……如何会放你进来?”她又怔了怔。

  “雅侯爷亲临,他小小一个县尹怎敢怠慢?”奚浚远却道。

  为了她,他终归还是亮了他的身分,用了他的特权。鞠清子又追问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黄小姐如何中了毒,可有线索了?”

  奚浚远道:“你们吃的那种蘑菇名唤‘见手青’,采摘时手一触碰,它就会变成青紫色,故得此名。”

  “毒蘑菇?”鞠清子瞠目。

  奚淡远答道:“不算,但少许人吃了确实会中毒,大概视人的体质而异吧。”

  “所以是黄小姐身体弱,所以吃了才中毒,而我的身体好,就安然无恙吗?”鞠清子疑问道。

  “也不对,”奚浚远摇头,“黄小姐的丫鬟说,她之前已经吃过一次这种蘑菇了,却没事。”

  “那到底为什么?”鞠清子越想越迷惑,“浚远,我真的没有害她,你相信我害了她?”

  “怎么可能?”他不由笑道:“有我在,你能看得上那司徒功?”

  好端端的,他忽然调起情来,没个正经……鞠清子努努嘴,瞪他一眼。

  “浚远,我觉得好冤枉,早知如此,就不该到这隋县来。”她叹息道。

  “谁让你乱跑!”他轻轻给了她额头一记栗爆,“看你以后还敢乱跑?”

  “是啊,早知道就该待在京城。”她侧身靠在他的肩上,意味深长地道:“就该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,不要辜负了这许多流光——”

 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?她不会真的就冤死在这狱中了吧?

  “你说什么?”她的表白,他彷佛听着十分享受,低哑笑道:“再说一遍来听听。”

  她乖顺地再次道:“就像星星落下,雪地里开了花,上天忽然给了我这般美妙的缘分,是我高攀了,所以我心下志志,害怕配不上你,又怕贪念生恶果,终有一日,自食其果。浅远,现在你该知道,为什么我一见到你就想逃……”

  她好像从来没有这样坦白,这让他不禁动容,他拢着她道:“我不是棒子吗?既然说了喜欢你,棒子哪有这么容易变心?”

  鞠清子轻轻摇头,不,他不是棒子,他十全十美,不属于她曾经遇到的任何一种男人,她不能用从前的理论来分析他,所以她也迷茫了……

  “你这些稀奇古怪的说词怎么从前没在司徒功那小子身上用过?”他疑问道:“按理说,你这么聪明,不该嫁给老虎男啊。”

  鞠清子被他问住了,呵,她该怎么对他解释?她的奇遇说了他也不会相信,不过,若把司徒功换成她从前的未婚夫,她是该反思一下,为何会跟那样的男人交往?或许是那时候她还很年轻,她对情感理论的了解不像现在这么深,而且还爱慕虚荣。

  于是她遭到了报应,进退两难,就因为她产生了贪念,高攀了不合适的人。

  后来她对自己说,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,可现在遇到奚浚远,她又一次意乱情迷……反正她的人生已经如此混乱了,就再放纵一次又如何?再糟糕的境况,也不会比她堕入陌生的时空更糟糕。

  她决定再冒一次险,拾起年轻时的勇气。

  她故意逗他道:“从前我一时胡涂,不过,现在也很胡涂,假如聪明起来,我可能会后侮哟。”

  “那就胡涂一点吧。”他连忙用手指点了点她的嘴唇,“算我多嘴。”

  他着急的样子真的有点好笑,有时候像个大孩子。

  某位日本着名的女优曾说“男人最大的特点是单纯,就算年纪再大也还是孩子的感觉”,所以说,如果一个男的总让女孩觉得他很成熟,那么这个女孩可能没能走进他的内心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