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


  她不甘心,真的不甘心,为何上苍存心不给她好日子过?

  一时间,情绪起伏,她也顾不得多想,官差已经提灯而来,她无处可躲,亦无路可退。

  本以为今天会是美满的一天,然而竟比最最倒霉的时候还要不走运,她到底在作一个怎样光怪陆离的梦?或者堕入的这个时空,本就是来历劫的?

  她好困惑。

  ***

  县尹高高在堂,错愕道:“你就是司徒功的前妻,鞠清子?”

  不只县尹,四周诸人皆是惊讶。

  “是。”她如实答道:“正是民女。”

  司徒功就跪在公堂的另一侧,她不敢多看他一眼,有些巧合,百口莫辩,此刻的情形还真像是她在玩弄诡计,故意要害黄小姐的性命。

  “你为何会到隋县来?”县尹又问道。

  “我不过是想南下,路过而已。”鞠清子答道。

  “好端端的,你不在京城待着,为何要南下?”县尹追问道。

  若说了实话,大概奚浚远又会不信任她了吧?她只恨自己为何要撒这么多谎,这一刻,圆也圆不回去。

  “民女是做卖婆的,”鞠清子道:“想南下看看,有什么生意可做。”

  “这么说,你在隋县落脚,只是凑巧?”县尹问。

  “对,因误了船期,只得多待两天。”她答道。

  县尹道:“又正好那么巧,遇到了黄家小姐,而她,又正好是你前夫意欲聘娶的对象。”

  “是……”鞠清子都不知该如何回答了,这一连串的巧合,连她自己听着都觉得荒唐。

  “黄小姐竟与你一见如故,邀你到她府中做客?”县尹摇着头,“你觉得本官会相信你的鬼话?”

  “大人,可事实确实是如此。”鞠清子道:“黄小姐身边的丫鬟墨玉,她再清楚不过,还有客栈的老板娘都可以做证啊。”

  “墨玉,你说说。”县尹道。

  “那日我与我家小姐去客栈算八字,这位鞠娘子就在那里。”墨玉道:“也不知有没有跟老板娘串通好。”

  “冤枉啊!”客栈老板娘连忙道:“这位鞠娘子确实是路过此地,恰巧来投宿的,之前真的不认识。”

  “大人”鞠清子壮起胆子道:“民女想问一问,黄小姐中的究竟是什么毒?”

  “刚刚查明是你们同食的蘑菇里有毒。”县尹道。

  “蘑菇?”鞠清子不由愣住。

  墨玉道:“对啊,她与我家小姐同食一个火锅,我家小姐如今危在旦夕,她却没事,定是她趁小姐不备,往蘑菇里下了毒!”

  “大人,冤枉啊!”鞠清子道:“民女与黄小姐共享午膳之时,四周皆是黄府婢女,我如何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下毒?”

  “我们都忙着伺候,你趁我们不备顺手下毒,谁能发现?”墨玉道。

  “我为何要害黄小姐性命?”鞠清子反驳道:“我与司徒功早已和离,他几次欲与我复合我都没答应。司徒功,你倒是说句话!”

  “司徒功,你怎么说?”县尹问道。

  “回大人,”司徒功在旁低声道:“草民确实想过要与前妻重修旧好,不过她没答应,也就没下文了。”

  “或许是欲擒故纵呢?”墨玉道:“这鞠清子大概早想跟前夫破镜重圆,却又听闻我家小姐也有意于司徒公子,于是见机来到隋县,接近我家小姐,暗施毒手!”

  鞠清子就知道人人都会这样想,她大概是真的要背这个黑锅了。

  “大人!”奚淡远在公堂下旁听了甚久,此时朗声道:“或许是那蘑薛本身就有毒。”

  “你是何人?”县尹蹙眉道。

  客栈老板娘回答道:“大人,他是与鞠娘子一同从京城来的,也住在我们那儿。”

  奚浚远接着道:“大人,世间蘑菇各异,种类繁多,这些年来,吃蘑菇致死的事情也屡有发生,望大人明查。”

  “这话倒是不错。”县尹微微颔首,“墨玉,你家小姐吃的那是什么蘑菇?从何而来?”

  墨玉道:“是家里的伙计从南边买来的,不可能有毒!因为头天晚上小姐还吃过一回。”

  “已经吃过一回了?”县尹诧异道。

  “对啊,”墨玉道:“所以根本不可能是蘑菇本身有毒,定是她下的毒!”

  堂下一片哗然,鞠清子霎时无言以对,她无奈地看着奚浚远,就算他是侯爷,此刻也救不了她了吧?她有作案动机,也有作案的时机,就算在刑侦手段十分发达的现代,估计她也会被带入警局,列为嫌疑人,她该怎么办?

  然而比起从前的恐惧,此时此刻,她心中却满满都是后悔,后悔为何没能早点与奚浚远心意相通,白白浪费了这许多大好时光……

  §第十五章 落难后荣升县主

  天气很冷,黄昏的时候下了冰粒子,打在县衙牢狱的窗棂上,一阵一阵响个不停,鞠清子不由得瑟瑟发抖。

  已经过了放饭时间,狱卒仍没有出现。她已经分不清自己是饿还是冷,虚弱得像是要晕过去,只可惜还有意识,被迫受这饥寒交迫的煎熬,她真想就此闭上双眼,再度离魂,该去哪儿就去哪儿,总之离开这个鬼地方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