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九


  “你这话说的,人家青楼女子就不能从良了?嫁的都是鸡男?”奚浚远反驳道。

  鞠清子镇定道:“这三个问题呢,是叫你在比较之后做出的选择,你选择了什么,你就是哪一类人,就像把各色珠子扔进各色的盘子里,大致如此,偶尔有些盘中掺杂了别的颜色的珠子,但红盘子依然是红盘子啊。”

  这么说,他会明白吗?就像司徒功,虽然纳了青楼女子为妾,但他并不是鸡男,而是一只老虎,因为如果把这三种女子摆在他面前,只让他挑一个,他绝对会选第一种。

  “我懂了。”奚浚远倒很聪慧,一点就通。

  “所以,你选了哪一种?”鞠清子问道。

  “滩开你的手看看。”他莞尔道。

  鞠清子借着篝火垂眸望去,她的掌中,写着一行小字——跟你相似的第二种,我选你。

  也不知为何,四周顿时变得很宁静很宁静,她的泪花渗满眼眸,心酸酸的、暖融融的,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,想要的东西、渴盼的人就站在她面前,唾手可得。

  心中的紧张烟消云散,彷佛积攒了所有的好运气只为能够换来一个他,难怪她之前那么倒霉。

  “这句话不通啊……”她听见自己哽咽道。

  “哪里不通?”他挑眉道。

  “反正看着奇怪……怎么念都不通顺。”她道:“何况,我脾气这么好。”

  “说走就走,独自跑到这隋县来,算不算闹小脾气?”他道:“从前喜欢过的人,不就是司徒功吗?”

  呵,原来他是这般解读的。鞠清子忍俊不禁,她该跟他解释,自己从来不曾爱过司徒功,甚至从来不曾与司徒功亲近吗?算了,有些话还是留着以后再说吧,来日方长。

  “看,孔明灯!”奚浚远忽然道。

  鞠清子抬头,看见河堤上的渔夫将一盏盏纸灯笼点亮,彷佛放飞了一颗颗星星,飘飘晃晃,扶摇而上,霎时间,一方天空便红了。

  “好美啊。”她有些迷醉了。

  “听说放孔明灯,是为了许愿。”奚浚远望着她道:“你也许一个吧。”

  “我没什么愿望。”鞠清子道。

  “那就替我许一个。”他却道。

  “替你?”她有些不解。

  “希望我们一生一世都能如此。”他忽然握紧她的手。

  方才冷得有些发抖,此刻周身却骤然热了,鞠清子忍不住问:“今天究竟是什么日子,你真的不知道?”

  “我哪里知道呢。”他狡猾地笑道:“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天罢了,但我想,要放孔明灯,总得有些缘由。”

  鞠清子一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,他把她骗到这河畔上,的确需要些缘由,所谓制造浪漫便是如此吧?这些放孔明灯的渔夫,都是他雇的?呵,他一个棒子男,还如此懂得浪漫,而且有时候霸道得又像是老虎男,他其实是个异类吧I就像她从前说的,千载难遇的那种人。

  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遇到了,这也不知修了几世的福分,或许正因为处在这异界时空,所以才会有奇遇。

  看来一切不能依她从前的理论行事了,所以,她只有放弃从前的执着。

  “你答应过的,若我答对了,就跟我回去。”他道。

  她嫣然一笑,默默点头,没做任何挣扎。

  鱼离了水才被迫要挣扎,此刻她如鱼得水,十分自在。

  她想,这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一刻,四周满是华彩四溢、银河闪耀的感觉,天空越黑,灯光越亮,而他的眼眸里,有着星辰璀灿……

  “鞠娘子——侯公子——”似乎是老板娘在唤他们。

  鞠清子从沉醉中回过神来,一回眸,果然见到客栈的老板娘匆匆跑来。

  “鞠娘子,出大事了!”老板娘气喘吁吁地道。

  “怎么了?”鞠清子和奚浚远皆是一怔。

  “黄小姐中毒了!”老板娘道:“方才官差去客栈寻你,我抄小路赶来报信。”

  “中毒了?”鞠清子不由大骇。

  她在作梦吗?方才还是浪漫美梦,突如其来,变成噩耗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奚浚远倒算镇静,“好端端的,怎么会中毒?”

  “对啊,我下午从黄府回来的时候,黄小姐还好端端的。”翰清子道。

  老板娘安抚道:“鞠娘子,现在县衙要把人都带回去问话呢,我知道你不过是个过路

  的,肯定不关你的事,先别怕。”

  “是中了什么毒呢?”鞠清子疑惑地问道:“这半日我与黄小姐在一起,午膳吃的都是一样的,我都好好的。”

  “或许是你走后才中的毒?”老板娘亦猜测。

  鞠清子好不忧心,自己的身分有些麻烦,若被县衙查出她是司徒功的前妻,那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  “别怕,”奚浚远彷佛看出了她忐忑,抚了抚她的衣袖道:“等会儿去县衙,我随你一起。”

  有他在,她倒是无所畏惧的,只不过方才的快乐太过短暂,只一刹那就消失了。

  就像这祈福的孔明灯,高高飘入天际,燃尽了,又重重摔落下来,一切又回归于黑暗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