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唐欢 > 金口小娘子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八


  “最后一个问题,”黄小姐道:“若我与令堂同时掉进水里,公子是先救她,还是救我?”

  司徒功笑了,彷佛这是最让他感到轻松的一个问题。

  “实不相瞒,我不会凫水,不过我母亲倒是会的。”他道:“不知黄小姐水性如何?若也不会凫水,想来我母亲会先救黄小姐再救我,毕竟我是男人,在水里能多撑一会儿。”

  这个回答如此巧妙,黄小姐几乎要心花怒放。

  连鞠清子也觉得司徒功的情商实在高,这个答案意味着黄小姐根本不必担心婆媳关系,甚至当儿子与儿媳妇产生矛盾时,婆婆会帮着儿媳妇。

  鞠清子发现从前她真是错看司徒功了,原来他可以当一个好丈夫,他俩的婚姻之所以没有善果,只因为,原主并非像黄小姐这般适合他。

  站在屏风后,鞠清子发现,此刻黄小姐正往她的方向张望,隔着屏风的缝隙,她给黄小姐打了个手势。

  其实不必多言,黄小姐也该知道今天的测试令人十分满意,鞠清子亦吁了一口气,彷佛了却一桩心中的大事,前尘的种种羁绊,谁亏欠过谁,谁负了谁,都似乎不值一提了。

  一两宽,她与司徒功,至此各生欢喜。

  §第十四章 无辜惹官司

  鞠清子回到客栈的时候,天已经黑了。

  “回来了?”老板娘招呼道。

  “那位侯公子可用了晚膳?”离开这半日,她心里始终牵挂着他。

  “侯公子在河畔等你呢,”老板娘笑着催促,“快去吧。”

  鞠清子愣了愣,河畔?这么晚了,外面风那么大,他去河畔做什么?她转身奔出门去,所幸很快就看到他了,还好他身披大氅,站在河畔的篝火旁,并不会十分寒冷。

  “侯爷——”鞠清子有些气喘吁吁的,“你如何在这里?快回客栈用晚膳吧。”

  奚浚远却不慌不忙地笑道:“他们说今天是个好日子。今晚在河畔有个祈福的仪式,我想着来看看。”

  “是吗?”鞠清子凝眉疑惑道:“没听老板娘说啊,究竟什么好日子?”

  “当地的特殊节日吧,像是菩萨的圣诞?”奚浚远道:“我也不知道,来凑凑热闹而已,听说一会儿会放孔明灯呢。”

  “真的?”鞠清子抬头看看天空,“我曾经见过别人放孔明灯,可漂亮了,满天璀灿,像数不清的星星。”

  “就知道你们女子喜欢这些。”奚浚远莞尔道。

  “什么时候开始啊?”鞠清子倒有些迫不急待了。

  “不急,等一等吧。”奚浚远道:“趁着这空闲,我来回答你的问题。”

  啊?鞠清子一愣,她都忘了昨日自己提过的三个问题,亏他还记挂在心,此刻他脸上的神色如此郑重,可见他答应过她的事,便是一诺千金。

  “方才路过县里的胭脂铺子,觉得有一种胭脂不错,与我母亲用的大致相仿,想来也不是什么劣等货。”他忽然道。

  “啊?”他说这个有何用意?

  “我给你买了一盒,”他伸出手来,“闻闻,可喜欢?”

  莫名其妙的,他给她买什么胭脂啊?鞠清子看着他掌心那小小的白瓷罐,掀开盖儿,嗅到浓郁的蔷薇香。

  “闭上眼睛。”他又道。

  “呃?”鞠清子实在疑惑,这男人究竟要搞什么鬼?

  他道:“我先用胭脂在你掌心写下答案,你先别看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她不解,“直接说就好了啊。”

  “不,我要听你先说。”他说完,便问道:“昨日你举例的那三个女子,她们每个人代表了什么,我想听听。”

  呵,他好聪明,知道她的问题必有深意,他想知道背后的奥妙。

  “好吧。”鞠清子微微闭上眼睛,“你写吧。”

  他用食指沾了胭脂,在她手里轻轻划着,彷佛写了很多字,过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行了。”

  他替她合上掌,不让她看到其中的究竟。

  “现在你可以说说看了。”奚浚远道:“这三种女子,我该选哪一种,才能让你满意?”

  “选择第一种女子的男人,通常是老虎男。”鞠清子道:“因为第一种女子,她们贤慧听话,相貌平平,老虎男觉得这样的女人容易掌控,她们管不了他,哪怕他三妻四妾,在外面花天酒地。”

  “哦。”奚浚远抿抿唇,“那么,第二种呢?”

  鞠清子道:“选第二种的男人,是棒子男,因为他会选择一个性价比最高的女子。”

  “性价比是什么?”奚浚远不解。

  “就是比如一件货品,它的质量要好,但价格要低。”鞠清子道。

  “这么说,第二种男人还挺精明的嘛。”奚浚远不由得笑道。

  “对啊,因为棒子男此生只娶一个妻子,他当然要挑一个性价比最高的。”鞠清子道,“这个女子除了偶尔闹些小脾气,或许从前喜欢过别人之外,她真的没得挑剔,但就因为这些缺陷,她才会嫁给棒子男,否则就成天仙了,那棒子男也不会放心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。”奚浚远意味深长地道,又问:“那么,第三种呢?”

  “鸡男。”衡清子斩钉截铁地道:“看中青楼女子的美貌和财富,愿意被妻子供养,吃软饭,当小白脸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